2008年12月14日 星期日

第251篇:《忌諱》

開車送親戚去機場,電台正報導俄羅斯空難的新聞,我口沒遮攔的將這噩耗翻譯給老人家聽,還詳細告知海參威航機上共有135名旅客和十名機組工作人員全部罹難。在閘口和親戚告別,祝她一路順風,不要因為聽到墜機消息而擔憂。相信任何人聽後都會蒙上陰影,「大吉利是」!

上個月出席友人婚禮,正好是以色列耶路撒冷婚宴舞池塌陷、三百多人死傷後的翌日,誰都不願討論這樂極生悲的慘劇,偏偏聽見來賓在酒席上你一句我一句,繪聲繪影,口沫橫飛,都在形容舞會場地如何下陷,栩栩如生,精彩刺激;然後就開始擔心,謂此刻數百人雲集在豪華酒店廿四樓,不知是否安全云云。舞會開始,一對新人翩翩起舞,在陰影籠罩下眾來賓頗遲疑不決。

因前車可鑒而避忌,是可以理解的。一日被蛇咬,十年怕井繩,釘子碰得多,陷阱踩得深,警惕性也本能地提高,「杯弓蛇影」,「風聲鶴唳」,「草木皆兵」,談虎色變,心有餘悸,眼前虧吃多了,忌諱便相應增多,處世待人,謹言慎行,日子一久,人們就定出了一系列不成文的忌諱來。「虛弦落雁」這成語,點出了「驚弓之鳥」的惶恐,因受過箭傷的雁,一聽到弓弦聲便拼命高飛,結果舊傷復發而墜落;「吳牛喘月」這成語就更形象,吳地炎熱,水牛怕熱,見到月亮以為是太陽,就喘起氣來;也有人用元稹的「曾經滄海難為水」來形容久慣牢成,深於世故。

因風俗習慣、宗教信仰、語言文字發音之不同,諸多禁忌。許多富於迷信色彩的忌諱,千百年一直延伸下來,也成了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份。風水的忌諱最多,先人祖墳,宜請陰陽先生(風水先生)點龍穴安葬,擇基不慎,稍有差池,輕則耗財傷身,重則家破人亡,後果不堪設想,故寧可信其有,儘量避忌。由於人鬼殊途,敬怕鬼魂,不能冒瀆神靈,喪禮之忌諱就更多了。

病人「忌三房」:產房、新房、靈房;生辰八字相沖者,紅白事不宜;楮儀避免重複,若登報拜輓就不能再給冥金,否則將再次奔喪;白頭人忌送黑頭人;死者諱名,切莫將死者名字嵌成鶴頂格輓聯;不應隨便用「七」字,以一週取代七天,因「頭七」、「尾七」招魂超渡;平時不要用「買水」這個詞;忌用麻布做衣;不可將衣服反穿;切莫白巾縛額,如今每逢示威就時尚頭綁白布條,那是給父母帶孝;頭上忌插白花;除了喪家發訃文,忌用綠色墨水寫字;賀禮花籃不能寫成花圈;不要隨便用仙遊、駕鶴等詞,儘管本意可能想說「神遊」、「靈感像神仙漫遊」。

當年在泰國曾為某公壽宴填寫來賓賀禮,收到一封紅包禮金,上面寫著四個大字:「福壽全歸」,不知是故意抑或是誤解,將輓詞當賀詞。另一封賀卡夾了禮券,信封上寫著「福有攸歸」,我還以為是慈善捐款呢!

「壽」字和「靈」不可亂用,若以為祝壽就濫用壽字,有時會令人啼笑皆非,例如:「壽堂」,既是祝壽之禮堂,也可用於停放棺木的祭堂、墓葬靈柩的壽穴。如果是壽衣、壽板、壽木還可以從字面上看得出來,但壽器、壽材、壽宮、壽具、壽藏、壽域這些詞就要注意,不能掉以輕心,像壽域,既是太平盛世之意思,也是墳塋。莊子認為人「上壽百歲,中壽八十,下壽六十」,未滿六十甲子者不宜稱為壽,故賀詞只能用「華誕」不宜用「榮壽」。

因讀音接近而忌諱者,不勝枚舉。泰國人喜用9,取其長久之吉利,潮州人則喜用4這數字,成雙成對也,而廣東話因四和死諧音,卻成了大忌,門牌、車牌若是9413(九死一生),如臨大敵,由於八字和發字諧音,對8字情有獨鍾,18(實發),28(易發),38(生發),168(一路發),嬰兒選在八月八日動手術出生者更成了潮流。送禮不可送鐘,「送終」也,於是有挑剔者創新了許多有趣的粵語諧音詞:結婚(分),結了就分;擺酒(走),擺後就走;註冊(拆),住久便拆。正月不吃苦瓜;通書(輸)改稱通勝;不去書(輸)店買六合彩;霉運的人是「亥」(害)時出生。恰恰相反,台灣小食中有一道炸豆腐,你猜叫什麼名堂:「官才板」,做官的官,天才的才,但一聽到「棺材板」,總有些不祥,正月初一,還是不吃為妙。海外潮州人叫豬大腸做「豬番」,原來潮語「腸」字和「唐」同音,當然不能吃「唐人」,就改為吃「番仔」了。

為了避諱,孔子之名丘,凡古書中有丘字必須改為邱。說到忌諱,中國歷代皇帝最離譜,秦始王嬴政的父親名嬴楚,就把楚國改成了「荊」;漢高祖因名劉邦,《論語》上的「何必去父母之邦」,就成了「何必去父母之國」;漢武帝劉徹與蒯徹同名,蒯徹改名「蒯通」;漢文帝因名劉恒,恒山改為「常山」,姮娥改為「嫦娥」;為避晉司馬懿,「三國志」中并州刺史張懿改張壹;遼統治下的女真改女直(避遼興宗耶律宗真);唐祖諱虎,凡稱虎之地方均改為武;為避唐太宗李世民諱,佛也不例外,觀世音菩薩改觀音菩薩,清乾隆年間,江西舉人王錫侯,因他作的《字貫》一書犯了康熙、雍正的廟諱和乾隆的聖諱,因忌諱而陷文字獄,滿門抄斬,株連九族。

船家吃魚不反魚身,湯匙必須朝上;賭徒忌拍肩膀;住屋進門忌見廁所;農曆七月俗稱鬼月,諸事不宜......,還是「百事無忌」最好!今天,順其自然已逐漸取代林林總總的百般忌諱。老祖母通勝擇吉的最後決定權是在酒樓,十三不祥也好,凶日破月也好,哪一天酒樓能騰出空檔擺酒席,哪一天就是良辰吉日,別無選擇。婚宴來賓一身黑色晚禮服已司空見慣,頸上閃爍的珠光寶氣,把勿穿黑服的禁忌給掩飾了。只有一句話在婚禮上還是忌諱的:「祝您年年有今日!」
(2001.07.06《華僑新報》第54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