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9日 星期二

第294篇:《血案》

1989年12月6日,25歲的列賓闖進滿地可大學工學院,向一群女學生瘋狂射殺,14名無辜女子慘死,12人受傷,兇手自戕了斷,不必負任何法律責任。1999年4月20日,是納粹頭子希特勒110歲冥壽,美國科羅拉多州哥倫班中學兩名只有十來歲的學生,竟槍殺12名同學和一名教師,然後吞槍自盡,釀成15條人命的校園血案,震驚全美。1999年7月29日,美國喬治亞州亞特蘭大一名44歲男子因炒股票血本無歸,狂性大發,先殺妻子,後誅兒女,又衝上兩家證券交易所亂槍掃射,9死11傷,最後在警察重重包圍下飲彈自殺,一了百了;這宗13條人命慘案,記憶猶新。

上星期五(4月26日),德國中部圖林根州愛爾福特市谷登堡中學又傳出命案,19歲的斯坦豪斯因偽造醫生簽名請病假,於今年二月被校方開除,心有不服,帶了長短槍到學校報復。先後開槍行刑式射殺了13名教師,一名秘書,兩名女同學和一名警察,最後同歸於盡,連兇手在內共18條人命就這樣喪失在槍聲中了。這座寧靜美麗的12世紀古城,成了世界末日的預演舞台。

據該校的同學和老師描述,兇手是一位非常溫和、理性、循規蹈矩的學生,沒有誰能預料到他會滅絕人性大開殺戒。警察趕來後,兇手從窗口開槍,子彈打中一名警員哥爾斯基頭部,當場斃命,趕不及赴其女兒當天下午的生日會。一名英勇的教師用計誘騙兇手進入無人教室中,將他鎖在課室裏,其他教師才能倖免;困了兩個鐘頭,斯坦豪斯便在這間教室裏了結他的生命。事後警察在廁所中找到500枚未使用過的子彈,可見若不及時制止,不知還有多少人會變成枉死鬼。

兇手一身黑色的服裝,他的手槍和散彈槍都是合法買到,原來他擁有槍會會員資格已九個月。多麼恐怖的人物,他進學校行兇,就不打算活著走出去,令人不寒而慄。試想身邊同學如果有一位像斯坦豪斯,猶如埋了定時炸彈,分分鐘引爆,能不聳人聽聞,誰還敢去上學?可憐十幾名罹難者,他們自己連怎樣死去都來不及覺察到,就倒在血泊中;早上還與家人道別,晚上已見不到丈夫孩子。要讀多少書才能當教師,學識淵博,桃李滿門,那堪慘死得不明不白,死不瞑目!

兇手殺了人後再殺自己,令執法者束手無策。這風氣迅速蔓延,十幾歲孩子有樣學樣,大不了引槍一快,乾淨俐落。於是,只要手上有槍,又肯將生死置諸度外,敢於面對死亡,你就可以為所欲為,肆無忌憚,任意殺個淋漓盡致,反正最後不外一死而已。在死之前轟轟烈烈幹它一番,痛痛快快發洩個夠。美軍憑槍砲橫行無阻,學童耳濡目染,深信只要有槍,就能作威作福;玩具槍玩厭了,槍彈遊戲機玩膩了,巴不得快點長大,真槍實彈在射靶場上一顯身手,最終將悲劇搬上新聞節目,自編自導自演。我感興趣的,是他們槍口朝自己腦門板動的那瞬間,想些甚麼?

這校園血案發生後,引起各方關注和反思,而教師們更是心驚膽戰,陰影相隨。西方教育不重視德育,是最大的隱憂。學校灌輸的,除了新科技、新學識,就是以我為中心的功利意念。老師向畢業生致告別演說,只著重一個「錢」字:「約定十年後,舊生再相聚,到時看誰最成功,誰的薪俸最高,誰能當上醫生、律師,千萬別弄個賺不到錢的詩人、畫家、演奏家回來見我。」老師不厭其詳地列舉荷李活明星財產,小甜甜布蘭妮才20歲,身家一億美元,妮可基嫚和茱麗亞羅伯茲,財產超過一億兩千五百萬美元。我曾到學校與女兒的老師長談幾個鐘頭,對校方不重視學生的道德修養,表示失望;老師則認為,德育是宗教的範疇,要學做好人,去教堂找神父吧。

如今連神聖教堂都傳出性醜聞,試問小小年紀的學童,如何不受暴力、色情引誘?電視、電影中渲染單槍匹馬獨闖龍潭,殺個片甲不留;報章上盡是美軍轟炸他國的威風新聞;加上互聯網資訊包羅萬有,從自製炸彈到肢解死屍,好奇心促使,防不勝防。為求逼真,新聞報導經常見到血淋淋的槍戰實況現場直播,膽子大的孩子,見慣了竟面不改色,視若無睹,似乎有點冷血了。

血案發生後,風聲鶴唳,人心惶惶;擔心校園不安全,孩子仍然要上課。抱著聽天由命的心理,強迫自己「既來之,則安之」,但總要有點措施。雖然管制槍械,是釜底抽薪的惟一辦法;但是德育更重要。大道理不必講了,就由學會關心別人開始吧!有了愛心,才會有惻隱之心,才會有孝心,才會尊師敬老。有了愛心,就不會濫殺無辜,給他們槍也不會派上用場。寫到這裏,又令人想起文革時期紅衛兵小將,他們若有愛心,就不會亂打、砸、搶,就不會把善良的老師當成牛鬼蛇神,欲置之死地而後快。他們天天喊階級鬥爭,時刻提高階級覺悟,劃清階級界線,接受的是殘忍的革命教育,動不動就亂扣帽子,他們需要的德育,不是毛澤東思想,而應該是儒家道德傳統,幸好時過境遷,否則,他們闖出的大禍,肯定比哥倫班中學血案有過之而無不及也!
(2002.05.03《華僑新報》第58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