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7日 星期日

第395篇:《真相》

澎台濺血,寶島驚魂,族群不堪撕裂。自古輸贏成敗,任君評說。只因選民一票,勝千金、令人腰折。更甚者,奪聲勢、豈顧保全名節?

多少髒言污衊。風煽火,干戈代之唇舌。怒燄燃燒,滾滾沸騰紅熱。龍頭坐山觀虎,笑談間、政權更迭。衝突後,恨淚水、無故飲啜。

聲聲慢──台灣「4.10」流血衝突有感

台灣大選已將近一個月,泛藍陣營發起「3.27」、「4.03」、「4.10」集會,從要求重新驗票,要求陳水扁交代「3.19」槍擊案真相,到要求阿扁下台,最後演變成流血衝突,有八十多名警員受傷。情勢繼續惡化,又傳出有幫派份子加入搗亂,國民黨秘書長林豐正甚至信口開河,謂暴動是民進黨所為,並揚言不怕吃官司。台北市長馬英九面臨罷免之危機,左右為難,究竟誰應該對流血衝突負全責?揮舞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的人群中,哪些才是國、親聯盟的真正支持者?

國際知名的李昌鈺博士結束了對「3.19」槍擊案的實地鑑證,認為子彈的確是從外面朝吉普車發射,並無可疑。當然,這答案肯定不能滿足泛藍支持者,不管專家如何下結論,他們一口咬定是阿扁「自導自演」,一定要追究到底,非徹底查個「水落石出」、「真相大白」絕不罷休!

真相,永遠是謎一樣,沒有絕對的答案,因為,不管謎底如何一清二楚,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觀點,就有不同的解讀。歷史上多少無頭懸案,多少千古奇冤,都因為無法找出各方都滿意的答案而不了了之,沒有下文。遠的不說,15年前的「六、四」,到底多少人死?袁木說23人,你說呢?要查真相,還要等多幾個15年。因為,到目前為止,還有人天真的說,是西方媒體利用剪輯技術,炮製謊言,天安門廣場根本沒有人死,信不信由你!再說文革,究竟死了多少人?林彪摔死在溫都爾汗,真相是怎樣?江青真的厭世而自殺嗎?蘇區肅反,多少冤案,死無對證,王實味的野百合,真相大白嗎?胡風真的平反了嗎?陳希同案子真相是《天怒》寫的那樣嗎?

包青天的虎頭鍘難道沒有斬錯無辜?可見「真相大白」還是相對的。最可恨的,是昧著良心的搖筆桿御用文人,混淆黑白,顛倒是非,令真相永遠埋藏。請看大陸一系列辭典,對殺人不眨眼的赤柬政權,除了美化、吹捧,就是掩飾其滔天罪行。《世界知識大辭典》「柬埔寨共產黨」條目:「中央書記先後為杜斯木和波爾布特。該黨成立後深入農村,發動群眾,在城鄉建立基層組織,領導人民舉行武裝起義,開展游擊戰爭。1975年4月17日,解放首都金邊,取得民族民主革命的勝利。1978年12月越南侵入民主柬埔寨以後,柬共總結經驗教訓、調整政策,指出當前的任務和前景不是繼續進行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而是要團結全國人民進行戰鬥,打敗越南侵略者,推翻韓桑林傀儡政權,建立獨立、統一、民主、和平和中立的柬埔寨。為了適應新的鬥爭形勢,柬共於1981年12月6日宣佈解散。」凡是被柬共迫害的茍活者,讀了上述這條目,有什麼感覺?《中國大百科全書‧外國歷史卷》「柬埔寨歷史」條目:「1975-1978年間,波爾布特任政府總理,西哈努克宣佈退休(按:事實上,是赤柬將西哈努克囚禁),柬共領導民主柬埔寨政府,集中力量進行經濟恢復和建設,同時進行捍衛國家獨立與主權的鬥爭。」隻字不提赤柬暴政。

《簡明不列顛百科全書(中文版)》(1985年北京‧上海版),在《柬埔寨史》條目中寫道:「由於波爾布特的極端政策和自然災害,造成大量的死亡。」《不列顛百科全書國際中文版》(1999年北京出版),在《柬埔寨史》條目中詳述:「1975年,紅色高棉佔領金邊後,即將居民清離城市,其他城市的人口亦被強行遷居農村。悲慘的生活和工作條件導致了全國性的飢荒和瘟疫,再加上紅色高棉有計劃地消滅受過教育的人、中產階級和其他所有被視為與現政權敵對的人,到1979年,柬埔寨人至少死了100萬。」上述由外國人編的百科全書,終於將赤柬真面目公開。

有些人物倍受爭議,如發現新大陸的哥倫布,有人罵他吹牛詐騙,脾氣暴戾,但絲毫沒有動搖他的歷史地位。又屈原之謎已兩千多年,到底歷史上有沒有這個人?因為《戰國策》中不見提及屈原之名,而司馬光《資治通鑑》也以《戰國策》為準,根本不談屈原。就像寫下「奧德賽」和「伊利亞特」這兩部史詩的希臘詩人荷馬,究竟是一個人還是一批人,也是一個解不了的謎。

今天,伊拉克局勢惡化到一發不可收拾,布什政府堅稱薩達姆擁有大規模殺傷力武器,如今仍無法自圓其說,真相到底怎樣?美國「9.11」事件調查聆訊繼續進行,總統國家安全顧問萊斯能否將真相向調查委員會公開?加拿大自由黨政府正面臨聯邦支助撥款醜聞之糾纏,真相如何?

猶憶2000年美國總統大選,戈爾以多數票輸給小布什,在2001年1月20日總統就職,戈爾的支持者在白宮抗議示威,罵小布什的總統寶座是偷回來的。曾幾何時,健忘的民眾又歡呼美軍勝利開進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勝利「解放」巴格達,生擒薩達姆,小布什的反對者到哪裡去了?時間真的能沖淡人們的記憶,緩和激動的情緒,癒合痛苦的傷口。明天(4月17日)是柬埔寨金邊淪陷29週年,試問柬華朋友,還有誰會憑弔死難親友?他們大多已視柬埔寨悲劇為「明日黃花」,認為既然殺人魔王波爾布特已死,再去追究柬共殺人的真相,也顯得沒有意義,甚至會笑寫悼念詩文的人「老生常談」。15年前天安門廣場集會的群眾,今天回想起來,會否對「小平你好!你好糊塗!」的橫額感到後悔?會否認同人民軍隊鎮壓是應該的,總不能天天讓幾十萬人佔據廣場,就像大陸電視台稱「台灣地區領導人選舉」那樣,由「要真相,救台灣!」演變成流血事件。
(2004.04.16《華僑新報》第68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