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6日 星期六

第451篇:《贅言》

雜評碎語,人微未必言輕;贅話閑聊,理直還須氣壯。君不見世風日下,道德沉淪,美其名曰:同性婚姻,潮流前衛;君可聞宗教無能,神權瀆職,污其名者:狎妓雛童,聖堂晉鐸。因性醜聞牽連而臭名遠播的神職人員成為紅衣主教,主持追思彌撒,令教會蒙羞,最終也不了了之。

猶憶1996年9月底,香港知名人士陳毓祥為釣魚台捐軀,死後也沒有被追認為保釣烈士而舉行隆重之國葬;日本當局之所以如此氣焰囂張,是看準中國政府不會為了一個蕞爾小島而與鄰國翻臉。此一時彼一時也,民眾自發的反日示威,如果得不到執法者的認可,就會像當年陳毓祥搶灘登陸、慷慨殉國那樣死得「不是時候」,要是死在今天,說不定會為他豎立保釣英雄紀念碑。

此一時彼一時也,連戰、宋楚瑜今日風光登陸,受到上賓招待,成了新聞焦點,獲得連他們做夢也想不到的禮遇。連戰到北大演說,宋楚瑜到清華講話;連主席獲贈大熊貓,宋主席獲贈金絲猴;連戰登陸時,胡錦濤仍在印尼、菲律賓訪問,風塵僕僕趕回來「胡連會」,還臨時決定將北京最後一夜的全聚德市委鴨宴改為中南海總書記家宴;宋楚瑜登陸時,胡錦濤赴俄國出席歐戰勝利60週年慶典,從莫斯科匆匆趕回來「胡宋會」。想當年「自立晚報」記者徐璐、李永得首次登陸,兩岸轟動,從記者扣門到黨主席到訪,這20年間的變化可謂天翻地覆也!江丙坤「破冰之旅」,連戰「和平之旅」,宋楚瑜「搭橋之旅」(因中共不喜歡稱為「搭橋」,後又改為「取經之旅」),六月還將會有馬英九赴全球市長會議之「市長之旅」,一浪比一浪高,而最後的壓軸戲,當然是「胡陳會」,能否在阿扁仍執政時上演,就要看臺灣掌權者如何衡量得失輕重了。

胡錦濤先發制人,歡迎連、宋到訪,將自己擺在主動的有利位置,而令陳水扁處於被動,這一以「以退為進、以和為上」的高招,無論在膽識、眼光、謀略等方面,都是江澤民所望塵莫及的。此一步棋是個大突破,既拉了泛藍陣營一把,又拉近兩岸的民心;既給阿扁打開對話大門,又滅了李登輝急獨派的氣焰;既緩和國際間對《反分裂國家法》的震撼,也安定島上百姓的心。

寫到此不禁要自問:要是連戰、宋楚瑜贏得2000年或2004年的總統選舉,他們今天會否如此風光登陸?連戰作為李登輝的副總統(1996-2000年),接替李登輝為國民黨主席,因宋楚瑜的脫黨,將選票分散,把國民黨百年老店弄垮,導致民進黨阿扁上台,要怪罪下來,連、宋兩人難辭其咎。其實,中華民國能管轄的也只有臺灣省,宋楚瑜的臺灣省政府主席(1993-1994年)、臺灣省長(1994-1998年)與總統之實權差異只限於國際外交場合,在島內,省政府主席、省長也就是總統,導致李登輝的「凍省」,把平起平坐的宋楚瑜給冷藏,他一怒之下脫離國民黨,另起爐灶,於2001年3月31日成立親民黨,自任黨主席,並於10月19日在臺北賓館舉行「扁宋會」,10月30日在親民黨中央黨部舉行「連宋會」。宋楚瑜與連戰組成「國親政黨聯盟」,以「連宋配」參選2004年正、副總統選舉,又一次敗給陳水扁。論年齡,連戰1936年生,明年70歲,宋楚瑜1942年生,與胡錦濤、溫家寶、小泉純一郎、金正日同齡;連、宋都是留學外國的洋博士,連戰是臺大政治系畢業、美國芝加哥大學政治學博士,宋楚瑜是政大外交系畢業、美國喬治城大學政治學哲學博士,而陳水扁是臺大法律系第一名畢業,從未出國留學。連、宋敗在阿扁手下當然不服輸!

且不談連、宋在北大、清華演講的內容令人有見仁見智之非議,也不評論他們各展「作秀」奇才,各施絕技,他們能走出第一步,並受到如此高的禮遇,受寵若驚,是可以理解的。連戰的謙謙君子風度,連夫人方瑀是第三屆中國小姐冠軍,臺大植病系畢業後,赴美國普渡大學研究生物,獲碩士學位,在美國與連戰結婚,寫得一手好散文。宋楚瑜的演說還是保留臺灣總統選舉時愛喊口號的習慣,他一踏足大陸西安,就提出「三解」、「三共」等新名詞,所謂「三解」,就是:了解、諒解、和解;「三共」是:共識、共生、共榮,後來在南京的講話,又將「三共」改為:共同、共生、共榮。宋楚瑜說他是湖南的兒子、陜西的女婿,他和夫人陳萬水的「語言秀」更是出神入化,由閩南話、湖南話、四川話,到南京話、上海話、吳儂軟語,而且很容易就聲淚齊下,七情上面,是政治舞台上出色的演技派。即席揮毫,表演書法,宋楚瑜比連戰更勝一籌。

連戰畢竟不是文科出身,儘管他的祖父連雅堂(《臺灣通史》一書作者)是詩書大儒,他寫字作詩還難登大雅。在參觀故宮後即席作一對聯:「昔日禁城百年滄桑難回首,今日故宮幾番風華齊向前」,水平如何,諸位看官心中有數也。宋楚瑜有自知之明,所以揮毫題辭而不寫詩賦對,他在南京拜謁中山陵後現場題字,就引用胡錦濤的政治綱領,再加上後段的三民主義:「情為民所繫,權為民所用,利為民所謀,民有民治,民享三民主義,一統華夏。」他這一題辭,與西安講話中提到「憲法一中」,都令大陸媒體難堪,若如實報導,又恐出現「一國兩憲」,若不提三民主義,又對國父孫中山先生失敬。在會見汪道涵時,宋楚瑜多次提到「中華民國」,在清華演講時,又幾次強調臺灣情結,這些都是宋比連更善於利用作秀良機的佐證。但不知小馬哥這位紐約大學法學碩士、哈佛大學法學博士能否比連、宋主席出色,他於1950年出生,後生可畏也!
(2005.05.13《華僑新報》第74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