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6日 星期二

第164篇:《漫筆》

工友的兒子才十九歲,因腦積水入院開刀,手術失敗,兩天過去了,一直沒有醒過來,昨天醫生將氧氣拔掉,終於宣告不治,葬禮在本週末舉行。若是在昏迷狀態下被推進手術室,還可以接受不醒的事實,然而,這位病患是清醒地向父母訣別,還安慰雙親不必驚慌,腦科醫生說有百分之五十的希望,如果手術成功的話,全家到巴黎歡度千禧元旦。

黑色的萬聖節前夕,噩夢降臨,埃及航空公司九九零班機墜落大西洋,機上二百一十七人無一生還,給空難史增添另一宗慘劇。上週一,繼小肯尼迪夫婦之後,美國高爾夫球巨星史超域的座機也從四萬五千英尺墜下,魂斷南達科他州。這些無辜罹難者,誰都不肯相信死神正向自己招手,更不會預料到還有六十天便是千禧年,竟然無法跨越下世紀。

萬聖節前幾天的星期三,亞美尼亞五名暴徒闖入國會大廈,槍殺了總理、國會正副議長、部長等八名政要,這些不幸的遇害者之葬禮於昨天舉行。而在挪威奧斯陸,世界領袖聚集,追悼四年前被刺殺的以色列前總理拉賓,又是槍械下喪生的犧牲品。為推動中東和平,太多人流血,以巴領袖握了不知多少次手,簽署了多少和約,竟然沒有辦法兌現,這說明了什麼?恐怖活動還會繼續,暗殺還會升級,民族、宗教之爭,不是朝夕能平息。

在印尼,新總統瓦希德上任後,決定從東帝汶撤軍,結束了歷時廿四年的武裝佔據,看到了和平獨立的一線曙光。猶憶一九七五年十一月廿八日,東帝汶宣佈脫離葡萄牙獨立,九天後,印尼軍隊開入該國,將其兼併,成為第廿七個省份。東帝汶爭取獨立運動從未放棄,致力於推動獨立的兩位神父貝洛和拉莫斯─奧爾塔還榮獲九六年諾貝爾和平獎。

領土完整、納入版圖與歷史是分不開的,獨立或統一還要尊重歷史。東帝汶是於一五二零年淪為葡萄牙殖民地,而印尼自一五一一年起便被葡萄牙人、西班牙人、荷蘭人和英國人先後盤踞,最後由荷蘭人控制了政治、經濟命脈,實行殖民統治達三百年,日本入侵三年後向盟軍投降,印尼宣佈獨立,而東帝汶仍然是葡萄牙殖民地,換句話說,印尼在歷史上從未統治過東帝汶,不能因為同屬帝汶島之地域關係而硬要東帝汶納入印尼版圖。

改朝換代,就經常從國旗國歌開始,但不知東帝汶獨立後將採用那種國旗和國歌。柬埔寨在西哈努克執政時是君主立憲王國,國旗是五三年擺脫法國殖民統治宣告獨立的第一面藍紅藍吾哥國旗,國歌是那首「天佑我王」;七零年三月十八日龍奈(朗諾)將軍發動政變,推翻流亡北京的西哈努克,成立高棉共和國,自任總統,國旗國歌更換,集郵簿中可以從當年的舊郵票上看得到這面國旗;七五年四月十七日,赤柬攻佔首都金邊,建立紅色政權,改名民主柬埔寨共和國,國旗當然是血紅的,國歌也是充滿血腥味的;七九年一月,越南軍隊扶植了韓桑林政府,推翻波爾布特殘暴統治,國名改為柬埔寨人民共和國,依然是紅旗,旗上的吾哥圖案由三塔改為五塔,國歌沒改;九三年西哈努克國王回國執政,宣佈恢復七零年以前的王國稱號,並恢復採用獨立後最古老的國旗、國歌。然而,一直以來,電腦百科全書光碟中,所採用的柬埔寨國歌,都是赤柬政權的那首「鮮血染紅祖國大地」,最新版本的《世界百科全書》、《格羅里埃百科全書》、《因卡達百科全書》、《康普頓百科全書》等也都只改國旗,沒有改國歌。每聽到那首幽靈歌曲,思維會回到影片《戰火屠城》的恐怖年代,凌晨四點鐘集合,在毛毛細雨中唱血腥國歌,毛骨悚然。

朋友問我:如何能快快樂樂的過日子?如何能酒照飲、詩照吟、文章照寫,究竟有何秘訣?為什麼不能?活著,就應該樂觀些,虎口餘生後,有什麼比能活下去更重要的呢?還有最後五十多天,就再也見不到一九九九,展望千禧年,還是老話一句,能否每個人都看到千禧來臨,仍是未知數,天有不測風雲,像台灣大地震,像南韓大火災,像埃航空難......,樂觀的說,應該有機會歡度元旦的,祈禱吧!
(1999.11.05《華僑新報》第45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