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8日 星期一

第337篇:《前塵》

自上個月23日休假在家,轉眼已超過一個月,開始嚐到煩悶的愁滋味。無聊得很,翻閱舊日記,查看每年的今天,有什麼事件發生,回顧前塵,滄桑往事,像走馬燈一樣歷歷展現眼前。

今天是2月25日,盧武鉉宣誓就職南韓第16任總統,入主青瓦台。汽油每公升88.9仙。翡翠衛星電視只剩下最後三天就無法收看,今天另外安裝Bell,節目內容無法相提並論也。結婚紀念日,除了負傷休假,電腦也無端被病毒入侵,緊急送往搶救,兩天後才能取回來;而停泊在馬路旁雪堆中的汽車,又不知何時竟被撞得皮開肉裂,傷痕累累,打電話叫警察來,取了報警編號,又要跟保險公司職員折騰一番,最後約定星期四去Fix Auto檢驗車傷,再通知修理日期。猶憶聖誕節前才被刮花,如今又掛彩,保險費肯定上漲!如此禍不單行,難道是「紅羊劫」降臨?

去年今天, 美國鹽湖城冬季奧運會剛閉幕,我正準備寫第285篇隨筆──《奪魁》,「詩壇第115期」正在組稿。汽油每公升62.5仙,放工時油價上漲到69.9仙。凌晨5:10分打卡回家。今天是結婚廿週年瓷婚紀念,買個瓷碟回來,用金筆在瓷碟上書寫一首《卜算子》送給老伴,又切蛋糕。

前年今天,星期日,馬路冰雨覆蓋,十分滑。去買水果蛋糕34元。在電腦前構思第233篇隨筆──《知音》。收到伍老賀《華僑新報》創刊十週年的鶴頂格七律,「詩壇第63期」的稿件已收齊。

2000年的今天,星期五,到富麗華飲茶,去唐人街買報紙。第180篇隨筆──《詩聲》和「詩壇第10期」刊出。回到家方知譚公來電話,相約明天中午在東坡樓雅集,分別通知各位詩友。美國杜瓊斯指數持續下跌,破一萬點大關。今天汽油每公升73.9仙。今晚提早放工,看《還珠格格》。

1999年的今天,星期四,凌晨三點許回家。將第128篇隨筆──《報慶》和《桂枝香》賀《華僑新報》創刊八週年傳去新報。中午出門,去金豐飲茶,買雜貨。大女兒放學回來,送朱古力糖和賀卡,小女兒送「愛的手銬」,喝咖啡後匆匆上班。今天油價每公升由56.4仙下跌至49.9仙。

1998年的今天,將第76篇隨筆──《名氣》傳去新報。73歲的金大中宣誓就任南韓新總統。

1997年的今天,將第24篇隨筆──《說龍》傳去新報。為《筆緣》試刊號打字排版。中午去名都閣飲茶。今晚在電腦前設計作協會員表格。在工廠填了《鳳凰臺上憶吹簫》和《永遇樂》。

1996年的今天,星期日,正月初七人日,家裏煮「七菜羹」。中午和大姐一家到金豐飲茶。散席後到平安堂找雷師傅,用跌打藥酒塗抹腰傷。離開唐人街,去Carrefour Laval購物中心,我獨自去逛書店,買到幾本好書。今晚喝紅酒,歡度十四週年結婚紀念。今天油價每公升58.4仙。

1995年的今天,星期六,女兒一大早和鄰居洋妞步行去麥當奴買早餐,擺在飯桌上;並用電腦繪製精美賀卡,祝賀結婚紀念。中午開車去Victoria路「北方」吃越南牛肉粉。去唐人街取報紙,租錄影帶:《菲律賓乜都有》、《馬來西亞乜都有》和《大決戰》等。汽油每公升48.9仙。

1994年的今天,大風雪使交通一片癱瘓。汽油每公升51.9仙。八點許起床,去吃早餐。到花店買三朵紅玫瑰10.40元送給老伴。下午郵差送來大郵包,是香港寄來。又收到亞省曾任歐老師寄來剛出版的《愛城越棉寮華人敬老社紀念特刊》。今晚,闊別廿載的胞兄從越南打來長途電話。

1993年的今天,右腳嚴重工傷,凌晨在St-Michel醫院包紮傷口,租了拐杖,回到家天已快亮。告假整整兩個月,還住了十多天醫院。下午在床上切蛋糕,拍照片,度過難忘的結婚紀念日。

1992年的今天,雪花飄飄,中午去富麗華飲茶,然後開車到法庭懷舊一番,想起十年前結婚註冊的往事,感慨萬千。去唐人街取報紙,交三月份報費,《星島日報》21元,《世界日報》22元。租《河殤》。在花店買一朵紅玫瑰送老伴。上班時交通大亂,高速公路發生嚴重連環車禍。

人生過客,雪泥鴻爪,數十年光景匆匆流逝。抵加國23年,猶如昨日,轉眼年已半百,女兒已在麥大第二年,怎不噓唏慨嘆?誰知明年今日,境況又將怎樣?剛才接到愛明頓曾習之老師的電話,告知愛城福建同鄉會陳水鏡會長昨晚因肺癌逝世,繼洪金福、許志熙、何景星之後,又一位知名僑領走了。謹獻上輓聯悼念:「水月鏡花加國鄉愁隨夢去,雲霞風雪閩僑淚雨送君歸

常勸朋友撰寫回憶錄,趁自己的思維還清晰,記憶力尚強,把珍貴往事記載下來。作詩的朋友,應該結集出版單行本,給自己創作成績來個總結。目前已編好並能結集成書的,計有《譚銳祥詩集》、《伍兆職詩詞集》、《雪梅詩詞集》、《懷石詩詞集》、《海語詩集》、《子漢詩詞集》、《胡楠仁詩詞集》、《耶律詩詞集》等。上述各位,他們個人的作品數量都很可觀,隨時可以交給印刷廠付梓成書,可惜詩友們似乎都不很熱衷,故此,出書的風氣依然難以帶動起來。
(2003.02.28《華僑新報》第62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