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8日 星期一

第338篇:《尋究》

看香港電視慈善籌款節目,對各間醫院數十位「總理」之稱謂大表不解,翻書查典,欲弄清「總理」的含義。答案有三:1,全面管理;2,指總管某部門或事務的負責人;3,政府內閣首腦。

醫院「總理」當然不能和一國總理相提並論。中國稱國務院總理,而這個日文外來語在日本全稱「內閣總理大臣」;由於中文報紙對各王國閣揆慣稱首相,故日本總理簡稱日相、日揆。過去蘇聯、蒙古、越南、阿富汗和東歐共產國家的總理都稱為部長會議主席,朝鮮稱政務院總理,韓國稱國務總理,泰國稱國務院長。今天除了台灣行政院長之外,幾乎全部統稱總理了。有趣的是,《不列顛百科全書》(國際中文版)必須在「首相」之條目下,才能找到「總理」的辭目。

另一個稱謂是「部長」。也有三個解釋:1,古代少數民族的部落首領;2,部隊的長官;3,國家所屬各部的負責人。而今,省長被稱為「總理」,連省級的廳長也都晉升為國家級的「部長」了。「部長」一詞被濫用,政黨有組織部長,團體有青年部長、婦女部長,不勝枚舉。曾讀過一篇小品,謂作者帶了一位到訪的某國高官去飯店吃飯,餐廳的「部長」captain出來打招呼,互相介紹一番,「這位是部長。」「啊!原來是同行。在哪家餐館任職的?」一問一答,作者被弄得啼笑皆非,一本正經的說:「他是minister,是政府內閣部長。」此「部長」非彼「部長」也。

凡寫章回小說,作者的古文根底必須過硬,最顯而易見的,是分回標目,段落整齊,首尾完具。從宋元的長篇話本,到元末明初的《三國演義》、《水滸傳》,都用整齊的聯句作標題,對偶雙句回目,上下工整;書中加插詩詞,更見作者功力。《紅樓夢》一書中,曹雪芹代林黛玉、賈寶玉、薛寶琴、史湘雲、薛寶釵等人撰寫的詩作,維妙維肖,各有千秋。薛寶琴的《懷古絕句十首》、賈寶玉的《四時即事》七律、林黛玉的《葬花吟》,都是佳作,即使香菱向林黛玉學詩的《吟月三首》也算是中規中矩。再加上《金陵十二釵圖冊題詠》、《紅樓夢曲》,以及百餘首詩詞曲賦聯,更是琳琅滿目,俯拾可得。《三國演義》、《西遊記》中的絕妙詩詞,比比皆是。

有幸獲得二月河全套清宮系列作品《雍正皇帝》、《乾隆皇帝》、《康熙大帝》,且不論三部歷史小說是否符合史實,也不去衡量寫作技巧,只就書中加插舊體詩的部份,來個尋根問底。

二月河《雍正皇帝》中,發現除非是歷史人物自己的詩作原件照抄之外,凡是作者代撰的,不管是絕、律,或是聯句,都犯了平仄失粘、押韻不符、對仗不工等詩家大忌。試舉一個例子:

鄔思道是雍正最器重的大師,且讀他吟的一首七律:「玉堂意消豪氣空,可憐愁對虹橋東。當年徒留書生恨,此日不再車笠逢。推枕劍眉悵曉月,扶欄吳鉤冷寒冰。惟有耿耿對永夜,猶知難搵淚點紅。」且不談全詩意境,不論起承轉合,僅從最起碼的啟蒙格律來評,已經不及格了:

首句「玉堂意消」平仄失粘;二句「可憐愁對虹橋東」不但平仄全錯,還犯了「下三平」,又將一東韻的「虹」字用上;三句「當年徒留書生恨」一連六字皆平;四句「此日不再車笠逢」前四字全仄,「逢」字是二冬韻;五句「推枕劍眉悵曉月」將正格、偏格混淆,整句全錯,應為「平平仄仄平平仄」;六句「扶欄吳鉤冷寒冰」更是離譜,不但平仄全錯,連十蒸韻的「冰」字也押進來;七句「惟有耿耿對永夜」,一連七個仄聲字,這又是那門子的詩律?八句「猶知難搵淚點紅」,「點」字宜用平聲。這位學富五車的鄔先生,怎能由二月河代他撰寫這麼糟糕的詩?

再隨便翻閱《康熙大帝》,凡作者代撰的詩,幾乎都出錯,且讀錢塘陳潢詩:「煙波柳新意渺茫,回首模糊舊關鄉。胭脂洗盡落鉛華,冠帶解去餐黃梁。求仙難濟塵世苦,度人無須夭桃香。最是不堪荒寒境,吟罷低眉繞徬徨。」整首詩平仄全錯,無一句合格。首句「煙波柳新」平仄失粘;二句「舊關鄉」的「關」宜用仄聲;三句「胭脂洗盡落鉛華」七字平仄全錯;四句「冠帶解去」平仄失粘;五句「塵世苦」的「世」宜用平聲;六句「度人無須夭桃香」七字平仄全錯;七句「荒寒境」的「寒」宜用仄聲;八句「吟罷低眉」平仄顛倒。一首詩錯得如此,怎能見人?

收到廖萃川先生北京來函,除了感謝寄贈《滿城賡詠集》,並慨嘆道:「說實話,在國內要尋找一本今人創作的古典詩集是十分困難的,連報刊雜誌上也很少刊登古典詩作,除了中、小學生的語文教材中還選用少量古代詩人的作品外,中華文化中的瑰寶──古典詩詞,幾乎要被人們遺忘。而在海外,卻有著像您這樣的執著的愛好者,不但親自傳承,不斷創作出抒發情懷的詩詞,而且結盟喜愛詩詞的同道,籌劃組建“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並在《華僑新報》開闢詩壇刊登同人佳作,自1999年11月起至今已堅持出版了160多期,這種酷愛中華國粹、弘揚中華文化的可貴精神,實在值得我輩欽佩。」有廖先生的鼓勵和肯定,尋究探索之路一定能走下去!
(2003.03.07《華僑新報》第62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