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8日 星期一

第362篇:《我見》

昨天(8月19日)在一日之內,以色列和伊拉克同時遭到自殺式炸彈之攻擊,至少40死亡、220人受傷,是現代史上最血腥的一天。原定在昨晚舉行的「以巴和平會談」,立即宣佈取消。

下午當地時間四點半,在伊拉克首都巴格達,一輛裝滿炸藥的水泥攪拌卡車,撞擊進三層樓的運河賓館聯合國駐伊拉克總部,將地面炸出一個六呎深的大洞。從瓦礫中至少抬出廿具屍體,約一百人受傷。聯合國駐伊拉克特使狄梅洛Sergio Vieira de Mello 當時正在辦公室內與其他官員開會,大樓倒塌後他被困在瓦礫中,在獲救數小時後宣告不治。其他死者還包括兩名加拿大人。

晚上九點左右,一輛滿載猶太教徒的巴士,在以色列耶路撒冷舊城聖地哭牆(西牆)朝聖回來,隨即發生爆炸,釀成至少20人死亡、120人受傷的悲劇。由於許多人都攜帶家眷,死傷者包括多名兒童。爆炸發生後,Isalamic Jihad「回教聖戰組織」和Hamas「哈瑪斯」一致表示對事件負責,並承認攻擊是由他們所策劃,勇敢的「自我犧牲」者是一名來自約旦希布倫的29歲傳教士梅斯克,目的是為了報復本月初兩名哈瑪斯領袖在意大利那不勒斯遇害,以及一名回教聖戰組織成員上週在約旦希布倫被殺。身懷炸藥的梅斯克,假扮成猶太人,混進去作案。這是巴勒斯坦炸彈客第一百次自我引爆,也是死亡人數最多的一次自殺性攻擊。可惜不是炸死軍政頭目,而是無辜平民百姓、婦女兒童。引爆成仁的「英雄」梅斯克地下有知,會否感到負疚深重、死不瞑目呢?

試想一百次自殺式爆炸,要有一百名敢死者賠上一命,甘願犧牲,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事。是什麼號召力可以如此一呼百應,相信不僅僅是宗教信仰、民族意識。從資料上看,不少炸彈英雄都很年青,有些還是大學程度,一聲巨響,就粉身碎骨,血肉橫飛,相信還有大批勇敢的犧牲者,排隊加入自殺式炸彈引爆之行列中。一年之中,多少宗自殺式攻擊,大的如「911」世貿中心撞機事件,小的如以巴衝突的炸彈引爆,難道他們個個真的不怕死?隨時準備訣別親友,捐獻青春,殺身成仁?要研究人肉炸彈,還必須先從其歷史根源、宗教教旨、民族覺悟、主義信仰下手。

文明的人類已經征服月球,尖端的科技足以複製生命,然而,上週四美加大停電,暴露了高科技的弱點,就是過份倚賴電力,一旦失去了電源,就失去一切。不使用現金,只憑一卡通行全世界之夢想,受到了嚴峻考驗。靠電力操作的電話打不通,自動櫃銀機無法提款,加油站抽不出汽油,酒店的電子鑰匙卡和門鎖失靈,沒有電腦就沒有網路資訊,股市全面癱瘓,人們忽然發現,老式傳統電話、收銀機、手電筒、火柴、蠟燭、電池收音機、上鍊鐘錶,還是最實用的東西。

電腦可以遙控導彈,但依然難以對控制人類的思想領域、意識形態。今天,哲學家只能解釋而無法改變人們的價值觀,傳統思維逐漸被取代,功利主義孕育出的新一代,物質享受遠遠凌駕精神修養。當人們的生活水平上升,經濟收入大幅度提高,追求的東西就不再只停留於吃得飽、穿得暖,社會必然發生質的變化。這麼說,只要有穩健的經濟基礎,就將有民選、法治的明天。

7月1日,香港50萬人走上街頭,就是一次民主大演習。官逼民反,自古已然;全民參政,大勢所趨。更換幾個高官,換湯不換藥,治不了香港的病。「五十年不變」的承諾才是良藥。

本文見報之日,是「一國兩制」的締造者、提出「香港五十年不變」理論的鄧小平99歲冥壽。他有生之年見不到香港回歸,他逝世六年後,更不希望香港說變就變。香港何去何從?不是董建華一人之力能決定,不是「基本法」條條框框能左右。溫家寶到淘大花園走走是好事,今後,希望中南海高官們多幾人下來香港走走,聽取草根階層的心聲,看看示威遊行,而不是只出席酒會,吃吃喝喝,指手劃腳。「五十年不變」體現鄧公之高瞻遠矚,執行者就不應該有所顧慮矣!

香港經歷了亞洲金融風暴、禽流感、非典型肺炎,雖然元氣大傷,但仍屹立不搖,證明香港人有能力自治。只要真正做到「五十年不變」,鄧小平「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前景,一定能看到。謹以六年前一首詞作為本文結尾:

遙望太平山下,五星旗、染透香江如血。鋪滿紫荊花,回歸路、歌舞昇平歡悅。雄獅睡醒,解開羞辱南京結。鴉片迷煙燃戰禍,國恥百年難雪。
東方珠港明天,賴繁榮穩定,翻新史頁。風浪縱滔滔,同舟渡、何懼險礁攔截!紅棉怒放,自由民主誰能滅?祈盼中華成一統,齊慶賀團圓月。
──南浦‧香港主權回歸有感
(2003.08.22《華僑新報》第65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