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8日 星期一

第379篇:《頭條》

上週六(12月13日)晚上,藏匿長達八個月的伊拉克總統薩達姆,被美軍在其家鄉提克里特Tikrit附近的達瓦爾鎮Dawr地下洞穴中生擒。18小時後,駐伊美國最高文職官員布雷默向傳媒宣佈:“ We Got Him! ”(我們捉到了他!)並公開薩達姆落網的錄影帶片斷。於是,全球所有報刊雜誌,都以此為頭條,幾乎都不約而同地將薩達姆滿臉鬍鬚、憔悴疲乏的頭像刊登在封面上。

今天郵差送來最新一期的《新聞週刊》Newsweek和《時代雜誌》Time,兩本的封面都是薩達姆的大鬍子,標題也完全一樣,都是 “We Got Him! ” 。據報導,《新聞週刊》今期原來的封面,是民主黨總統初期候選人迪恩。而《時代雜誌》在薩達姆被美軍俘獲的消息傳出前已付印,封面,是凡‧戴克名畫《救世主》中的耶穌特寫,以配合關於早期聖經文字。其高層表示,他們在舊版本付印後12小時,即週日下午一點才決定更換封面,將滿臉鬍鬚的薩達姆大特寫取代滿臉鬍鬚的耶穌。當時400萬本雜誌中有120萬本已印妥。這是《時代雜誌》20年來首次改版。上一次臨時改版是1983年10月23日,頭條新聞是黎巴嫩首都貝魯特美軍軍營被炸、釀成241名美軍喪生。

各家雜誌像這樣一模一樣的封面,還出現在「911」事件之後,我買了廿來本,內容大同小異。出兵阿富汗,攻陷巴格達,我都將各類雜誌全蒐集下來,作為歷史見證,資料保存。此次薩達姆被擒,令傳媒手忙腳亂,特別是各通訊社、報社、雜誌社,他們有些早已總結2003年十大新聞,如今要再補充,已經太遲。而幾本2004年鑑我已全部購齊,包括《紐約時報年鑑》 The New York Times Almanac 2004,《大英百科全書年鑑》 Encyclopaedia Britannica Almanac 2004,《世界年鑑》 The World Almanac 2004,《時代雜誌年鑑》 Time Almanac 2004,以及《加拿大環球年鑑 》Canadian Global Almanac 2004,他們最新資料也只能截止於諾貝爾獎金獲獎名單。

肖牛的薩達姆與香港特首董建華同年,比董特首大一個月。他在美軍奪下巴格達後並沒有像菲律賓總統馬科斯、伊朗國王巴列維、高棉總統朗諾、南越總統阮文紹那樣流亡外國,而一直留在伊拉克,與入侵者作頑強抵抗,兩個兒子烏代、庫賽都慘被美軍殺害,昔日同僚大部份被逮捕,一些則投降,一些還亡命天涯。他到底還有多少支持者?如果當日他在美軍攻下巴格達前舉家去國,其財產足足可以享用幾輩子。是什麼原因令他誓言與伊拉克共存亡,東逃西躲,藏匿在暗無天日的「蜘蛛洞」中,只有一本俄國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名著《罪與罰》陪伴身邊,值得深思。

薩達姆作為聯合國會員國之主權國家總統,他既沒有像巴基斯坦前總統布托被政變推翻,也沒有像近日格魯吉亞總統謝瓦爾德納澤被罷免下台,他以合法總統身份,被入侵的美軍逮捕,這邏輯推理還頗有問題。聯合國並沒有通過授權美國出兵伊拉克,對其會員國主權被侵犯,總統被擒拿,聯合國秘書長安南只說道:聯合國不支持把伊拉克前總統薩達姆判處死刑,他並強調須由符合國際規範的法庭公開審訊。對於美國入侵伊拉克,聯合國只是虛設的機構,聯大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根本起不了作用,中國、俄國和法國的否絕權到哪裡去了?任由美、英數十萬聯軍開進美索不達米亞,事後也不了了之。這樣下去,開了先例之後,美國只要看誰不順眼,只要認為「威脅美國的安全」,就可以不必理會聯合國,明目張膽,肆無忌憚向其它國家動武。伊拉克薩達姆之後,下一個目標是誰?會否又出兵平壤,生擒金正日?或向也門、敘利亞、沙地阿拉伯、古巴等任何國家履行「保護美國人民的安全」之神聖使命。聯合國的無能更加助長布什之狂妄氣焰。

令人記憶猶新的是,1989年美國因不滿巴拿馬運河條約所同意的權利移交,在推翻總統諾列加的政變流產後,美軍入侵巴拿馬,遂於1990年1月3日逮捕並押解諾列加到美國審訊,找不到入罪的藉口,最後以「販毒、敲詐勒索和洗黑錢」之罪名將人家的總統關在美國加州牢獄中服刑。

美國指責薩達姆擁有大規模殺傷力武器、與「基地」恐怖主義組織有聯繫,到目前為止,這兩項指控都找不出有力的證據。美軍一天找不到大規模殺傷力武器,就無法對入侵伊拉克自圓其說,美軍從老遠的西半球飛到伊拉克,戰爭責任應該由白宮承擔,戰犯的罪名,應該加在小布什、貝利雅頭上。幸而薩達姆沒有自殺,他留活口,對美國極不利,公審一國在任總統,這個先例一開,國際公法受到嚴峻之考驗。美國擁有的核武器比誰都多,卻不必受到國際制裁,美國發動韓戰、越戰、海灣戰爭,卻不被稱為恐怖主義者,這世界還有公理嗎?再這樣下去,弱小國家岌岌可危,提心吊膽,分分鐘會招惹美軍光臨,萬一不小心,小國總統又會被關押在美國牢籠中。

可以相信,一部描繪薩達姆被俘的影片,很快將被好萊塢搬上銀幕,賺個盤滿缽滿,嗚呼!
(2003.12.19《華僑新報》第66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