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7日 星期日

第407篇:《神話》

決戰輸贏頃刻間。勝隊開顏。弱隊無顏。一球踢入定江山。死守難關。失守雄關。

勁敵當前若等閒。傷跡斑斑。敗跡斑斑。曲終人散凱旋還。喜淚潺潺。熱淚潺潺。

──一翦梅‧觀歐洲國家盃足球賽

歐洲國家盃足球賽以大爆冷門落幕,世界盃總排名第2的德國、第3的意大利、第5的英格蘭、第6的法國、第7的西班牙、第11的瑞典,都被淘汰於八強、四強之外,排名第12的荷蘭、第16的捷克,與排名第26的葡萄牙和排名第61的希臘進入準決賽。東道國葡萄牙在開幕那天的第一場賽事就輸給了希臘,沒想到在閉幕的決賽中,又與希臘這冤家碰頭,還被對手以一比零奪走獎盃。

在世界盃和歐洲國家盃歷史上,或許佔盡天時、地利、人和的因素,東道國奪得冠軍的例子很多,包括:1930年第一屆世界盃東道國烏拉圭,1934年第二屆的意大利,1966年第八屆的英國,1974年第十屆的西德,1978年第十一屆的阿根廷,1998第十六屆的法國,冠軍得主是東道國。而歐洲國家盃也一樣,1964年第二屆東道國西班牙,1968第三屆的意大利,1984第八屆的法國。

但是像今屆爆冷門的希臘,令球評家大跌眼鏡。球賽一開始,希臘的外圍賭盤是1賠80,進入決賽,希臘的賠率是2賠11。誰也不相信希臘真的能晉升八強、四強,甚至決賽。且先回顧歷史。

古希臘奧林匹克體育運動競技賽會,早在公元前776年就在希臘奧林匹亞舉行,每隔4年一次,直至公元393年羅馬征服希臘後才取消。古代希臘奧運會最初只舉行賽跑一項,賽期一天,賽程限於賽場長度。後來逐漸增加不同賽程的賽跑,還有鐵餅、標槍、跳遠、拳擊、摔跤、五項全能、馬車賽等其他項目。首屆現代奧運會於1896年在希臘首都雅典舉行,今年第28屆又回到百年前的發祥地,在這麼有意義的時刻,希臘奪得今屆歐洲國家盃,更是錦上添花,給體育史創下奇蹟,幸運之神眷顧希臘,神話般的賽果令人嘖嘖稱奇,怪不得有評論家慨嘆今年是「希臘年」了。

當希臘勝法國、贏捷克、進入決賽的夢幻成真,許多人抱懷疑的態度,直到與葡萄牙爭奪冠軍一戰,才相信是憑實力贏得獎盃的。7月4日那天中午,因出席兩個宴會而不能觀看衛星現場直播,只有將全程錄下待回來才看;馬路上到處是懸掛希臘國旗的車輛在飛馳,不斷按汽笛報喜,在希臘移民聚居的柏街,藍白十字條旗迎風飄揚,載歌載舞,熱鬧非常;許多家希臘餐館老闆為了慶祝這大喜日子,特別款待顧客,只要你喚一杯酒精飲品,就可以免費吃到Souvlaki串燒。

體育強國壟斷賽果的先例,被希臘這一役徹底摧毀。歐洲足球王國的八強:德、意、英、法、西、俄、瑞(典)、荷全軍覆沒,被球評家捧上了天的幾位足壇健將如英格蘭的碧咸、法國的希丹,都在名氣的沉重壓力下好馬失蹄,踢不出水準,昔日風采何在?畢竟歲月不饒人,難怪很多名將激流勇退,就是怕體力不支而令英名全喪。希臘之捷,給弱隊很大的啟示,不要迷信種子隊,不要被排名嚇倒,除了努力,還要有點運氣,想起要面對數萬葡萄牙球迷的喝倒采,在東道國手中奪標,這個勇氣也足以畢生回味。葡萄牙與冠軍擦身而過,屈居亞軍,1984年第七屆歐洲國家盃與法國、西班牙、丹麥踢入最後四強,2000年又與法國、意大利、荷蘭晉級四強,都與冠軍無緣,雖然今屆過關斬將,輕取英格蘭、荷蘭,卻偏偏冤家路窄,碰上了一開幕就挨打的死對頭希臘剋星,沒法改變命運。希臘球員每射一球,就獲得贊助商十萬歐元的獎金;決賽當天,希臘總統、總理親自到球場打氣,一球定江山,「體育古國」終於圓了冠軍夢,值得豎起大拇指。

滿地可的葡萄牙裔和希臘裔移民很多,他們的愛國熱情從一場球賽就表露得淋漓盡致。有人歡喜有人愁,觀球的心理往往被球迷的哀樂所影響;顧此失彼,每當想到世界盃冠軍得主的德國(1954、1974、1990)、意大利(1934、1938、1982)、法國(1998)、英格蘭(1966)竟然被淘汰出局,就會同情他們的球迷,心中頗不是滋味。而最不喜歡看的鏡頭就是教練,他們像瘋癲的困獸,拼命發號施令,忽而破口大罵,忽而抱頭掩臉,可憐球員們在沙場上廝殺奮戰,受傷敗下陣來,還要忍受教練的惡聲厲言。我相信教練關心的是自己的飯碗不保,「一將功成萬骨枯」,球員一旦贏得賽事,教練就身價百倍。據悉,今屆捷克國家隊的教練年薪只有四萬英磅,是英格蘭隊教練四百萬英磅年薪的百分之一。結果,捷克進入四強,英格蘭被葡萄牙踢出局,奈何?

今年雅典奧運會,是否延續以小贏大的神話?諸位看官將拭目以待。弱國能否取代強國主宰體壇,就要看大家是否爭氣。從歐元發行到今天美元難以望其項背的強勢看,大國不能壟斷國際事務再一次獲得印證。2008年第29屆北京奧運會,中國能否成為體育大國名列三甲呢?
(2004.07.09《華僑新報》第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