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8日 星期四

第123篇:《無題》

1991年9月13日黑色星期五清晨,滿地可奧林匹克運動場一塊長66英呎、重55噸的鋼骨混凝土由高空飛墮。8年後的昨天(1月18日)下午3點許,奧運會大型蓬頂因承受不了積雪的負荷而撕裂成大缺口,數噸重的厚雪穿過窟窿向運動場內正籌備的國際汽車展覽場倒瀉,冰塊、雪堆、積水覆蓋闊達350米,汽車嚴重損毀,有兩人被雪壓傷入院。4點許,負責蓬頂建築的Birdair公司立刻派員從美國趕來,宣稱能在24小時內搶修,但其安全保障仍教人懷疑,汽車展覽是否取消仍未知悉,而進入場內已提心吊膽。令納稅人叫苦連天的新蓬蓋價值3700萬加元,沒有誰知道究竟能耐用幾個年頭?

不如意的事每天都在發生。瑞士航機在諾瓦斯高夏海上墜毀,229人罹難,魁北克巴士翻落谷底,43人喪生,飛來橫禍無法逃避,人的生命如此脆弱,怪不得人壽保險業那麼旺盛。而更大行其道的,應屬江湖算命先生了,不分古今中外、貧富貴賤,不管是水晶球還是卜卦,不論是星座還是生肖,一提到命理,還是很多人感興趣的。

算命這樣玄之又玄的東西,隨口而出,信不信由你,反正總有一些是巧合,所以姑妄聽之。例如生肖,屬豬的與屬蛇的相剋,肖龍的與肖狗的相沖,如此類推,鼠和馬、牛和羊相剋,虎與猴、兔與雞相沖,全球60億人,以12生肖平分,每個生肖有5億,試問相沖相剋何時了?並非生肖決定命運,且看滿清自清太祖至末代宣統12位皇帝,努爾哈赤、慈禧太后、光緒屬羊,順治、道光屬虎,康熙、雍正屬馬,乾隆、咸豐屬兔,皇太極、嘉慶、同治屬龍,宣統屬蛇;再看中國近代領袖,黎元洪肖鼠,李大釗、蔣介石、陳毅、徐向前肖牛,羅榮桓、江澤民肖虎,胡耀邦肖兔,陳獨秀、鄧小平、李鵬、朱鎔基肖龍,毛澤東、陳雲肖蛇,袁世凱、林彪、楊尚昆、趙紫陽肖羊,賀龍肖猴,葉劍英、華國鋒、李先念肖雞,董必武、朱德、劉少奇、周恩來、彭德懷肖狗,聶榮臻、李登輝肖豬。

由奧運會蓬頂撕裂拉扯到命運和生肖,也的確是風馬牛不相及。隨筆就這般隨便下筆嗎?70年前的今天,梁啟超於北京協和醫院病逝,終年56歲,這位康梁變法的風雲人物,百日維新雖然失敗,幸有「飲冰室合集」傳世,他的詩詞脫俗,最耐人尋味的一首「滿江紅」:「如此江山,送多少英雄去了。......劍外惟餘肝膽在,鏡中應詫頭顱好。」一代文豪就這樣俏俏走了,他沒有看到變法成功,但能逃過刀口,不用陪戊戌六君子人頭落地,已算僥倖。中國人搞變法,流血犧牲,數千年來能保住成果的有幾回?往往勝利還沒有看到,就已經窩裡反,令親者痛仇者快,不信?請看今年1月8日美國國會聽證會上民運漏網英雄的精彩演出,民主自由是什麼?中華文化的優良傳統到哪裏去了?

還是回到命運吧!沒有幸運之神,試問有多少人能踏入哈佛的門檻?獄中鬥士哪有機會出來「保外就醫」就讀名校?民運領袖能如此風光,難到全是命運的青睞?不,是天安門的血,換來海外數十萬留學生的合法居留,換來吃民運飯起家的鬥士頭上的光環。

相反,在報上常讀到某公叫嚷「有法不依禍國殃民」之類的肉麻文章,看來他還是應該學點歷史。寫到此忽又想起駕車人士,他們最討厭在交通繁忙的小道向左轉的車輛,很多地方嚴厲限制不許左轉,以保持車行暢通無阻。駕車如此,寫文章也一樣。遵守詩詞格律,不標新立異,沒有平仄韻律常識的,別動不動就套上「五絕」、「七律」來嚇唬人,也許可以暫時蒙騙外行的,但日子一久,就露出馬腳。更絕的,是不諳平仄押韻卻大膽修改唐詩,結果不倫不類,貽笑方家。認命吧!寫詩除了文才、天才,還要有「別才」!

收到老師來信,寫道「你應不以唐人街之水準為足,應避免世俗。」老師之教誨可圈可點,他不止一次勸我莫與水平相差太遠的人談詩,簡直是對牛彈琴,浪費筆墨。還是埋首書堆,坐擁書城,我行我素,獨來獨往,有空或者研究點命運,悟些玄機,說不定還可以擺個算命攤混口飯吃。虎去兔來,還是搜集資料,再來個「兔年談兔」吧!
(1999.01.22《華僑新報》第41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