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4日 星期日

第223篇:《祝福》

寒風刺骨,飛雪漫天,一年一度的白色聖誕來臨,街頭巷尾張燈結彩,充滿節日氣氛。郵差每天都送來一大疊賀卡,散居全球的親友,寄來聲聲祝福,令嚴寒的北國天涯感受到陣陣溫暖。

不少朋友這幾年改用書信代替賀卡,將一年來的近況寫在信中,複印派發,想寄給誰就在抬頭處用筆加上收信人的名字。寫這傳單式的祝賀信,以文人居多,既能省去購買賀卡之花費,又能傳遞消息,告訴親友去過哪裏旅遊,家裏添了幾個兒孫,或對時事發表一下自己的看法等等。

互聯網上寄賀卡是近幾年的新玩意,有很多網站提供免費送卡服務,還可任意加上音樂,只要你在打開賀卡之前,先到其充滿廣告的網站瀏覽一番,他們的目的已經達到。而自己設計的網上賀卡也不錯,將合家歡之照片附在賀卡上,或者加插進一小段家庭生活錄影帶,配上旁述解說,成了活生生的影片製作,遠方親友收到後,可以分享你的快樂,為節日增添一份意外之喜悅。

喜歡傳統一點的,還是寄上精美賀卡最實際,多花一點心思,揀選幾張別出心裁的設計,最忌大量購買成盒成打同樣款式,今年寄不完,明年再寄。收到賀卡時,上面除了簽個名字,什麼也沒寫,有的更簡單,連大名也懶得簽,用印章一蓋就了事,也沒註明年月日,若干年後再找來看,已猜不出是哪個朝代寄出,因沒填上收卡人的名字,此賀卡究竟是否寄給阿拉也有待考證。

當聖誕節成了民俗,就不再純粹屬於宗教節日了,不管你是否信奉耶穌基督,有一點相同的,就是利用這節日互相祝福,家中放置聖誕樹,龕上供奉觀音菩薩,已不會相抵觸,見怪不怪。

每年的聖誕節,是孩子們夢寐以求的日子,他們不稀罕一連串的祝福,只要禮物,因為除了生日,也只有等到這一天才會有禮物收,他們關心的不是聖誕老人會否從煙囪下來,他們等待的,是聖誕樹下大包小包花紙裏的秘密,用手將盒子又搖又聽的,絞盡腦汁又猜又估,怕收到的不是自己渴望得到的,直到拆禮物那天,謎底揭開,等了一年的聖誕節就算過完了,又要等明年。

只有祝福,是不受時空隔閡的,大家平時各自奔波勞碌,逢年過節倍思親,寄上一份懷念給親友,即使短短的幾行字,或是一小張照片,都是難得心意。長途電話更直接,送上關懷,幾句真情流露的話,足以令對方感染到節日之溫馨。多時不見面的老朋友,只要知道大家還健在,還活著,還是住在老地方,還是那個電話號碼,就足夠了。收到的賀卡上,若有親友說明年夏天一定會來看你,那份喜悅,會令臥病的病情好轉,會令沮喪的頓時振作,會驅散寒冷,提早迎春。

至於祈禱世界和平那麼大的重任,只能讓像教皇那樣夠份量的領袖去呼籲。其實祈不祈禱,以巴的槍砲聲依然在響,政客們在談判桌上浪費納稅人的金錢,簽署了數不清的和約,最後還不是廢紙一張?握手言和,談何容易,雙方互不相讓,彼此磨拳擦掌,豈會因簽了約而一筆勾消?

把廣角鏡由世界縮小到美國,白宮新主人小布什應該為未來崎嶇不平的四年祝福,他必須準備一大堆禮物送給反對他當選的五千多萬戈爾支持者,他要為自己的總統寶座扎穩地基,他會慷慨開出一張又一張立刻兌現的安定民心支票,他肯定要用討好國人的各項政策治療大選的創傷。

寫此文時,江澤民還在澳門參加回歸一週年慶祝活動,他在大三巴牌樓下向民眾祝福,他小心翼翼回答香港記者的提問,不再亂發脾氣,又恢復其招牌笑臉。相信他應該祝福董建華下一任能擺脫欽定之陰影膺選蟬聯,他應該祝福中國領導人不會再遇到像香港媒體那麼難應付的對手。

巴拉克能否重新當選以色列總理,還要誠心祝福。森喜朗將兩位前日本首相宮澤喜一和橋本龍太郎納入內閣,降格成為他的部長,就要祝福自己不會得罪這兩位大佬,而更慶幸大和民族不計較面子,就像前南非總統克拉克甘願降為孟德拉的副總統那種寬闊胸襟。你能祝福克林頓成為未來某個州的州長嗎?你能祝福金大中成為明日漢城市長嗎?可見祝福還要講究「步步高陞」!

滿地可市能否一島一市,祝福吧!而唐人街在新的一年中,風平浪靜,繁榮昌盛,更是人人樂於祝福的。紛爭平息,誤會消融,前嫌冰釋,始終是大家的共同願望,冷戰結束,英國和北韓都已建交,海峽兩岸將開始小三通,小小的華埠,相信沒有什麼化解不了的怨恨,衷心祝福吧!

懷念中的朋友,只要這份友情是經得起考驗的,不管發生任何衝突,產生任何誤解,都會雨過天青,都會雲開霧散。節日中,祝福患病的好友早日痊癒,健康無恙;祝福失意的朋友心情開朗,逢凶化吉;祝福筆耕的朋友,文思廣進,筆路日寬;祝福寫詩的朋友佳作如潮,靈感奔放。

過了聖誕節,就是歲暮,二千年即將過去,總結二零零零年,你有什麼成敗,有什麼得失,有什麼恩怨,有什麼風雨,有什麼委屈,有什麼不開心的,通通都讓時光給帶走,開始祝福吧!
(2000.12.22《華僑新報》第51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