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7日 星期日

第391篇:《民主》

「民主」,顧名思義,人民當家作主也。但在古漢語中,民主的意思是:民之主宰者,即帝王、君主。日語將Democracy一詞譯成「民主」。英語此詞源出希臘語demos(人民)和kratos(統治),從字面來看,是「人民統治」。今天,不斷高喊「民主至上」的統治者之詮釋,民主的定義是「人民之主子」、「你是民,我是主」,有哪些肯還政於民,真正做到「民才是主」?

「民主」一詞被濫用,「民主」的定義被曲解,「人民」和「民主」是共產國家最喜愛套用的名號。過去在共產政權瓦解前,世界上很多國家的國名冠上「人民共和國」之稱,共有10個,計有:中國、安哥拉、莫桑比克、貝寧、剛果、蒙古、孟加拉、保加利亞、波蘭、匈牙利等;稱「民主共和國」的有7個:馬達加斯加、聖多美和普林西比、索馬里、阿富汗、越南、東德、柬埔寨(民主柬埔寨)等;稱「社會主義共和國」的有9個:越南(南北統一後用)、斯里蘭卡(民主社會主義共和國)、捷克斯洛伐克、羅馬尼亞、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阿爾巴尼亞(社會主義人民共和國)、蘇聯(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緬甸(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利比亞(人民社會主義民眾國);稱「人民民主共和國」的有2個:老撾、埃塞俄比亞;稱「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有朝鮮;稱「民主人民共和國」的有2個:也門、阿爾及利亞。共計31個。

上述這些口口聲聲「人民」又「民主」的國家,他們的統治者有哪幾人是人民一人一票選出來的?像朝鮮,金日成自1948年起直至1994年病逝,既是勞動黨委員長(1949-1994),又是首相(1948-1972)、國家主席(1972-1994),在位長達46年,死後還傳位給兒子金正日,繼承金朝大統,這跟古代皇帝老子世襲有何不同?蘇聯獨裁者斯大林任蘇共總書記長達31年(1922-1953);古巴卡斯特羅執政到今年已45年;霍查統治阿爾巴尼亞長達40年;保加利亞日夫科夫35年;羅馬尼亞齊奧塞斯庫(壽西斯古)34年;越南胡志明24年;東德昂納克18年......。這些當權者穩坐一輩子,倒也挺過癮的,要他們讓位?除非奪權處死(齊奧塞斯庫)或革命推翻(昂納克)。

東歐變天,蘇聯解體,前華沙公約國都將「人民共和國」除去。如今世界上還冠上「人民」和「民主」稱號的國家,僅剩下11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孟加拉(人民共和國)、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老撾(人民民主共和國)、剛果(民主共和國)、東帝汶(民主共和國)、利比亞(大阿拉伯利比亞人民社會主義民眾國)、阿爾及利亞(民主人民共和國)、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斯里蘭卡(民主社會主義共和國)、埃塞俄比亞(聯邦民主共和國)等。

其實稱號並不重要。古巴一直稱「古巴共和國」而從不加「人民」或「民主」,其執政黨是古巴共產黨,1962年稱為「古巴社會主義革命統一黨」,1965年改用現名。孟加拉執政黨是「孟加拉國民族主義黨」而非共產黨;老撾執政黨原稱「老撾人民黨」,1972年改名「老撾人民革命黨」。目前全球到底還有幾個共產黨?已經不重要。各國號稱「民主黨」的政黨多不勝舉,美國總共有15位民主黨總統;西歐最大的共產黨──意大利共產黨於1991年改名為「左翼民主黨」。

蔣經國最大的貢獻就是解除台灣的「黨禁」、「報禁」,「民主進步黨」於1986年9月28日在台北圓山飯店正式宣佈成立,歷經江鵬堅、姚嘉文、黃信介、許信良、施明德、林義雄、謝長廷等主席,陳水扁在2000年3月18日的大選中贏得第十任總統寶座。國民黨執政五十年,竟被在野黨取代,這是蔣家父子萬萬意料不到的。不管台灣是否有真正的民主,陳水扁作為第一位民選總統上台,是中國五千年歷史的破天荒創舉。追溯到辛亥革命推翻滿清宣統末帝,中國政壇還沒有一位領導人是老百姓一人一票選出來的,從首任臨時大總統孫中山,歷經袁世凱、黎元洪、馮國璋、徐世昌、曹錕、段祺瑞,以至後來的蔣介石、嚴家淦、蔣經國、李登輝等,都不是人民選出來的。

中共建國,實行「人民民主專政」,黨大於一切,毛澤東執掌大權到1976年病逝凡27載,傳位於華國鋒,再由胡耀邦、趙紫陽、江澤民、胡錦濤繼任,而最重要的是黨指揮槍,「槍桿子裡出政權」,中國歷代皇帝若想穩坐天子龍椅,就必須握有軍權。有了軍權,才有黨、政領導權,歷任中央軍委主席毛澤東、華國鋒、鄧小平、江澤民,都牢牢抓軍權不放。至於人大、政協兩會,只不過是舉舉手、拍拍手,開幕閉幕,表決通過,一直以來都被視作橡皮圖章、舉手機器,因為,所有人事調動、任命罷免,一早都已安排好,連一下任總理是誰,未開會就已有名單。香港影星汪明荃曾經是人大代表,當然是被任命的,因為香港市民並沒有投票選過她作為「代表」。如此類推,兩千多名人大代表也全都是獲指定的,更何況是政協。前兩年香港記者質問江澤民關於特首董建華是否「欽定」連任,被江主席破口大罵,印象深刻。近日「愛國論」之爭論又將香港捲入政治漩渦中,看曾憲梓滿臉橫肉罵人,聽左仔交心表態,還有許崇德警告侵犯肖像權的人在他的玉照上畫交叉,就更加深信「民主」之不易乞來。想起韓國總統盧武鉉被國會彈劾,面臨離開青瓦台,這些國家的「假民主」還真管用,國會的權力在總統之上。想起上週末前加拿大女副總理仙力金在咸美頓之選舉敗給對手而喪失代表自由黨出線之機會,即使一票之差也要下台。

明天3月20日,誰將成為台灣第11任總統,連算命先生都不敢預料,因為,選民猶如可載舟亦可覆舟的江水,民心向背,決定了是阿扁連任還是連宋所高呼的「換總統、救台灣」。而不管誰成功,都將是「民主」的又一勝利!至少,阿扁或連戰到時可以拍胸脯,自豪地向世人說:「我不是董特首,我是人民一人一票選出來的!」至於其潛在影響,就不可估量了,中國大陸什麼時候能有民選的人大代表、縣市長,台灣的借鏡不容忽略。
(2004.03.19《華僑新報》第68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