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7日 星期日

第393篇:《淺見》

多倫多9歲小女孩張東岳於去年10月19日在家中被擄走,經過警方五個多月的偵查,一無所獲,屍體於上星期天(3月28日)被發現,慘不忍睹。令人想起七年前台灣一宗類似慘案:台灣女藝人白冰冰之17歲女兒白曉燕,於1997年4月14日被綁票,剁斷尾指勒索五百萬美元,後慘遭匪徒撕票,其屍體於4月28日被尋獲。噩耗傳來,令人髮指,我於1997年5月1日填了《一剪梅》──哭白曉燕慘遭綁匪撕票:十七年華好夢難,花落心寒,花謝心寒。慈娘腸斷淚流乾,仇恨斑斑,怨恨斑斑。 人鬼同哀痛撫棺,驚震河山,驚醒河山。標參撕票太兇殘,冤債誰還?血債誰還?」

一天沒找到屍體,就還存有一線希望。小女孩與世無爭,天真可愛,滅絕人性的匪徒如此兇殘,連稚齡弱女都不放過,究竟有什麼深仇大恨,要向幼童下毒手?抓到這夥悍匪,一定要拆骨煎皮。可惜加拿大沒有死刑,殺人不必償命,大不了判他終身監禁,在牢中用納稅人的錢供養。

殺一個人是悲劇,殺千百人只是個統計數字。「3.11」西班牙火車大爆炸,死者增至202人,超過1800人受傷,在這恐怖陰影籠罩下,西班牙大選出現變數,原來並無勝選希望的「西班牙工人社會黨」領袖薩帕特羅擊敗「人民黨」成功當上首相。以色列總理沙龍公開承認,是他下令暗殺巴勒斯坦哈瑪斯(伊斯蘭抵抗運動)精神領袖亞辛,似乎不需要承擔任何後果。這就是政治。

玩政治更甚於玩火。支持一方或杯葛一方,都必須付出昂貴的代價。在下斷語前,衡量一下得失,看看會否押錯了寶,血本無歸。上週五當中選會以14票對2票宣佈陳水扁、呂秀蓮當選第十一任正、副總統之後,白宮發言人隨即祝賀阿扁連任,國親聯盟發動「3.27」五十萬人大遊行,宋楚瑜宣佈辭去副總統參選人身份,全力支持連戰。家裡的電話響個不停,朋友紛紛問我:阿扁會否像海地總統那樣出走,流亡他國?我說阿扁仍然握有大權,可以調動軍力警力,他肯定能順利度過這瓶頸,只要國際彈道專家李昌鈺4月14日來台灣,槍擊案就水落石出,真相大白。至於驗票,也可以循司法程序解決。當塵埃落定,健忘的人們就會接受既成的事實,一切會恢復正常。

民進黨支持者也明白「小不忍則亂大謀」的利害得失,憋住氣沒有走上街頭,免除了流血衝突之危機。試想如果數百萬阿扁支持者也像藍營那樣在高雄集會,南北對峙,兩派人馬大打出手,後果不堪設想。從這次總統府廣場集會可看得出來,台灣民眾的民主意識十分良好,五十萬民眾很有秩序解散,不讓身為國民黨副主席的台北市長馬英九左右為難。在處理清場方面,小馬哥作了明智果斷的決定,下午六點鐘最後期限一過,立即下令警力將不肯離開的兩百多名示威者帶走,公私分明,當機立斷,使他在執行市長任務與作為藍營決策者身份之間不會陷入尷尬之困境。這位曾任法務部長的台灣政壇明日之星,1950年生,肖虎,22歲台大法律系畢業,26歲美國紐約大學法學碩士,31歲哈佛大學法學博士,如果他在2008年參選第12任總統,勝出的機會很大。

有人說:像台灣這樣的民主,不要也罷!如果曾在極權國家生活過的人,就不會說這樣的話。當你連發牢騷的自由也沒有的時候,多麼希望有朝一日能昂首挺胸,走上街頭,向當政者發難。而也有人質疑,「全盤西方民主在“儒家文化”地區發展的可能性、適合性、效能性」,這就給當政者最好的藉口,如果你要民主,請看看台灣!話又說回頭,阿扁也對訪問者直言:想推行「一國兩制」?請看看香港!繼「愛國者」定義之後,又有人大釋法,鬧得滿城風雨,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五十年不變,這些堂而皇之的名詞,經不起「釋法」的考驗,原來,香港立法局是沒有權力對「基本法」作詮釋的,法律的解釋權不在立法機關,這個矛盾說大可大,說小不小。

還是「民主人士」這名詞管用!這不是民主派的同義詞,這是大陸特有的稱號,冠上這稱號的,就有了愛國人士的光環,就能在政協有席位,要識時務,顧全大局,凡事以「和」為貴,是民主人士之所以能成為政治舞台上的民主道具多年不倒的主因。香港民主派在立法院充其量只有三分之一反對票,難成氣候,如果肯以國家利益為重,不要唱衰香港,不要搞「七一」大遊行,不要揭「六四」歷史傷疤,不要到美國出席人權聽證會,不要和中央作對,是可以生存下去的。

回歸七年來,香港同胞還沒有弄清楚「一國兩制」到底有些什麼限制,高度自治的權力範圍到底有多大,能達到什麼極限?有啥底線?再搞多幾輪「釋法」就真理越辯越明了。功德無量!

共產主義的最終目標是消滅資本主義,而今,江澤民的「三個代表」寫進憲法,從此資本家可以入黨,未來的政治局常委肯定非億萬首富莫屬。所以,不必憂心忡忡去計較香港的民主進程,去加減乘除直選、普選的席位,只要資本家能入黨,有錢就有勢,管他該怎樣「釋法」。毛澤東擔心紅色江山遲早變色,所以天天強調「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他萬沒想到,真正令紅色江山變色的,是那群紅色資本家。信不信由你!因為,共產黨是特殊材料做的!其適應力最強。
(2004.04.02《華僑新報》第68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