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6日 星期六

第443篇:《短評》

十屆全國政協2294席,十屆全國人大2989席,兩會總共五千多人,高居全球議會人數之冠。每次兩會同時召開,僅五千多人的食宿交通安排就費煞周章,會前的輿論準備,歡呼勝利召開,會議期間之龐大開支,會後的響應會議精神、學習重要講話、慶祝勝利閉幕,方針尚未貫徹落實,僅僅這些繁文縟節官樣形式已經夠忙的了。在「共產黨領導一切」之大前題下,最高權力機構的全國人大能發揮的作用到底有多大?全國政協果真能在多黨派協商下攜手合作、共同治國嗎?

江澤民辭去國家軍委主席之職後,胡錦濤身兼黨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共中央軍委主席、國家軍委主席數職,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權傾天下,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有多大權力可以監督胡主席?有多大空間能夠向位極人臣的至尊進諫?如何防止個人權力凌駕兩會之上?這是很敏感的禁區。黨領導一切,就要有明君領導黨,將十三億人民的安危繫於領袖一人,的確很令人擔心。

這個顧慮不是多餘的。中國逐漸強大,中國已不是昔日被列強瓜分的弱小國家,相反,中國已經取代列強,成了今天新的「列強」。當年蠶食中國的八國聯軍,今天有哪一個能和中國相比?強大的中國,難道還害怕「七分論」嗎?誰敢將中國分成七塊?誰有這個能力?李登輝不自量力的論調難成氣候,不值得一提。中華帝國令西方世界刮目相看,即使美國也要讓三分;保護主義再次抬頭,抵制中國廉價產品傾銷之戰爭已經揭開序幕,西班牙燒鞋事件只是冰山一角,加拿大成衣業全面崩潰,已不容忽視。口口聲聲說列強瓜分中國的話,現在應該顛倒過來。「和平崛起」一詞正確來說,應該是「和平民主崛起」。否則,權力過份集中,官逼民反,歷史重演也!

我們工廠也有隱憂,老闆預測,五年內如果中國將廉價熱水桶傾銷到加拿大,工廠就要關門大吉。其他各行各業都有同樣的憂慮,首當其衝的是成衣業,估計超過四萬人直接受影響,多倫多華人婦女團體舉辦活動,幫助失業的成衣廠女工轉型。我們一方面很驕傲的向老外炫耀中國的強大,一方面很沮喪的嘗到百業頹廢之苦果,在這切身利益與故鄉情感之間究竟如何取得平衡?

看到中國富強,我們心裡高興,但也聽到不少朋友訴說回大陸被奚落的遭遇。加拿大是高稅率國家,打工仔繳納稅捐後點滴儲蓄的血汗錢,當然不敢隨便亂花;有了點積蓄,就回家鄉尋根,知道有親人從加拿大衣錦還鄉,敲鑼打鼓去車站迎接;當晚,我這位朋友拿了兩千人民幣給他的兄弟,說是請客吃頓飯,這是怎回事?兩千美金還差不多,兩千人民幣能吃什麼菜色?還是留著墊荷包,免得出醜!咱兄弟出馬,上館子擺了三大桌,精挑細點,鮑蔘翅肚,全是好菜,連喝幾瓶洋酒,八千塊錢,面不改色,不貴!我的天,誰說中國窮?誰說小孩子沒錢上學,要發動捐款支持希望工程?昔日童謠唱道:「富人一席酒,窮漢半年糧」,不正是今天碰上的一模一樣?

過去香港電視劇中,廖偉雄飾演一位從大陸下來的小人物,名字叫「阿燦」,從此香港人就管叫大陸人做「阿燦」;鋼琴伴唱「紅燈記」裡,小鐵梅唱道:「我家的表叔數不清,沒有大事不登門」,於是,又稱呼大陸人為「表叔」。數十年後的今天風水輪流轉,窮則思變的「表叔」一表人「財」,腰纏萬貫,寒酸的加拿大華人回鄉,被喚做「加燦」,破落的香港人北上,被譏為「港燦」,美國華人被稱為「美燦」,我們海外捱窮的一伙,一看到大吃大喝、揮金如土,總是「嘩!嘩!」聲不絕於口,又被冠上「嘩一族」之外號。「表叔」就是沒有將「金山阿伯」看在眼裡,當然也不稀罕加籍、美籍、澳籍,不稀罕做「過埠新娘」。隨著「海龜」(海歸)「海帶」的大量回流,美加打工一族寒酸相都寫成小說拍成電影,海外華人再也「臭美」不起來了。

朋友空手而去,滿載而歸,他感嘆「近鄉情怯」,勸我「賺不到大錢切莫回鄉」!我安慰一番,也深有同感。如今,中國大陸生活水平日愈提高,大城市的衣食住行已超越香港,趕上歐美,這些都是過去毛澤東時代想也不敢想的天方夜譚。「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今天,中國第四代領導核心接棒,享用前人種下的果實,在前人艱苦開闢的路上平穩邁步,是他們的福氣。中國不再走回頭路,不再回到個人崇拜、造神運動的可怕年代,中國應該與民主、法制的發達國家並駕其驅,在經濟起飛的同時,也應該讓人民享有參政權,這是人類歷史的必然規律。

兩會是否西方國家的兩院制?政協、人大五千多名代表是怎樣提名產生的?他們代表些什麼?真的代表十三億人民講話嗎?胡溫體制如果想突破黨指揮一切的框框,就要有魄力去推動政改,健全兩會,搜集各階層意見,廣納諫言,下放權力,全民選舉,如果升斗小民的微言能聽進耳,如果濫用權力、貪污腐敗的現象得以遏止,如果不同政見者可以有反對的聲音,國家就有福矣!
(2005.03.18《華僑新報》第73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