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9日 星期二

第301篇:《筆情》

本欄滿一百期時,曾寫《百篇》,並填《六州歌頭──代序》:

情深墨白,心火鑄詞紅。爐猶熱,春將老,鬢初灰,意仍濃。回首詩腸斷,筆飛淚,歌聲哽;弦已改,琴音亂,曲何同?劫後餘生,夢醒愁難醒,靈感朦朧。化悲傷為律,韻海捲游龍。文燄熊熊,氣如虹。
看花開謝,月升落,人離聚,雪封融。年歲換,韶光逝,染楓彤。盼歸鴻!思緒隨江去,學騷客,入書叢。千絕唱,杯酒飲,驚魂定,且從容。多少滄桑塵事,揮毫寫、樂趣無窮。願高賢雅正,吟苑結群雄,紙上相逢。



本欄二百期時,寫下《收成》,並在「詩壇第31期」填了闋《摸魚兒──二百篇有感》:

四年來、幾番風雨,匆匆留下痕跡。人間多少荒唐事,鴻爪雪泥消失。堪記處,是點滴、悲歡離合真情墨。懷中麗璧。縱憤恨憂煩,牢騷感嘆,盡寫入隨筆。
韶光逝,屈指行程二百。問君誰負文責?爭鋒非議虛名在,空有菊魂梅魄。勤月旦,敢評說、江山國事論今昔。潮流順逆。願一瓣良心,千秋正氣,都刻進金石。


二百篇時,《華僑新報》以「麗璧增輝」刊出套紅賀辭。吟侶們贈了不少詩作,眾詩友還在《華僑新報》刊登祝賀廣告,採用了胡楠仁君撰寫的鶴頂格七律《賀麗璧軒雙百金期》:「賀詩遙寄慶華功,麗曲盧歌舞土風。璧刻三年新白墨,軒藏萬載古青菘。雙關易渡南看北,百折難回西望東。金子包裝掩本色,期期奧巧淡平中。」隨後幾個星期,詩壇上陸續有詩友發表賀詩。壇主譚銳祥詩翁步胡楠仁君原韻:「詩文卓茂建奇功,新舊詞華臻古風。白雪紅楓供雅詠,翠松健柏蔭蔬菘。連篇累稿蘭臺內,萬卷軒藏麗璧東。二百刊期皆上品,鳳毛麟角報壇中。」海語先生和懷石君也步胡楠仁君原玉。懷石君還贈賀詩《佳話頻添》一首:「燼簡遺馨幸未凐,閑庭無草莫尋茵。寒窗刺股薰修俗,麗璧出軒倍覺珍。奧巧期期添聖手,盧峰處處隱高人。湘鄉逋客嫌情淡,但取青菘古味津。」伍兆職先生填了《畫堂春》:「滿城藝苑百花香,文壇吐艷芬芳。詩詞韻律最專長,俠骨柔腸。麗璧雅篇二佰,華章佳作洋洋。前程似錦美名揚,宏願能償」並贈鶴頂格七律:「麗風習習最怡情,璧日暉暉倍耀明。軒備良書迎韻客,隨提美酒款群英。筆緣有幸交文友,二水為冰結墨盟。百百華章堪共賞,篇篇佳作可同鳴」雪梅君填了闋《女冠子》相贈:「入軒麗璧,滿目才華橫溢,表真心。覓句推敲苦,揮毫酌量深。唱酬逢雅客,步韻遇知音。有麝香飄遠,值千金。」耶律君以「麗璧增輝」為鶴頂格作七絕饋贈:「麗思精筆揮奇墨,璧寫華辭皆本色。增廣賢聞敘世情,輝光四映留文德」懷石君又步耶律君而作七絕鶴頂格:「麗池蓮洗泥如墨,璧透螢光凝冷色。增慶緣何欠世情,輝詞祭祖追仁德」兩年過去了,記憶猶新。

今年,懷石君別出心裁,從三百期篇目中逐一精挑細選,抽出八十餘條標題,寫了一首很長的古風,文情洋溢,功力猶深,又不露刀痕斧跡,堪稱大手筆。伍兆職先生填了「桃源憶故人」,好一句「何懼胡言諷」,風骨依然可見。胡楠仁君七律中,「麗璧軒音盧奏曲,雲天紙白墨吟詩」一聯,語帶雙關,頗有新意。雪梅君七律寫得淋漓盡致,起承轉合,一絲不茍,他用「無欄鎖」來形容本欄,一點不差;「六載挑燈不入眠」句也恰到好處;每個星期三晚上都提前放工,抵家門兩點許,通宵趕稿,星期四凌晨才完成,E-Mail到報社後,上床往往已是清早七、八點。


朋友來電話,問我為何三百篇目都是兩個字,又不許重覆,擔心有一天找不到恰當標題;我笑說若寫到連篇目都找不到,就應該封筆矣!至於靈感,那是嚇唬人的,寫文章不是吟詩,不必講究平仄,有話直說,想到就寫,說完便停,不必硬性規定要先埋下伏筆,再如撥玉米般一層一層由淺到深,我不信這一套。其實,怎樣寫並不是難題,寫什麼才是關鍵。世界盃賽果令人跌眼鏡,法國、阿根庭進不了十六強,意大利被擠出八強,排名第46的非洲塞內加爾扶搖直上,像這樣的熱門話題,要寫成文章就要找個題目,總不能來個「一品鍋」。以色列一連兩天發生自殺式炸彈爆炸慘案,昨天19人罹難,今天9人喪生,若要寫出來,就必須先從巴勒斯坦敢死隊談起,標題呢?觀點、結論呢?最怕喊口號,最恨唱高調,請別來「兩報一刊」社論,比唸經還枯燥!「在廣大群眾的同心協力、團結一致、艱苦奮鬥下,在領導階層推行不斷總結經驗、吸取教訓、全面改革、深入落實的一系列有效措施下,各個領域、各條戰線提前達到預定指標,取得了決定性的輝煌勝利!」真是活受罪。你要治失眠嗎?請聽大人物演講吧,包你眼皮垂下,療效一流。
(2002.06.21《華僑新報》第59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