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3日 星期日

第612篇:《感錄》

上週六(7月12日),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眾詩友應何校長宗雄博士之邀,參加「戊子年可余亭雅集」。當天中午1點,先在唐人街富麗華酒樓集合,譚銳祥壇主款待詩友飲茶,然後分別開5輛車赴南岸何府。由於譚公下午有重要會議要出席,本來他提議改為7月19日,因我和內子將隨旅行團美東4天遊,他只好遷就大家,所以自己開車赴約,逗留一個多鐘頭,四點許便先行告辭。

除了吳永存、譚健民、王建華缺席,所有詩友都到齊。譚公帶去一部電子相簿,將那晚壽宴照片像放映幻燈給大家分享。我也將詩會多年來每次雅集的照片沖洗,裝成滿滿一大本,帶給詩友回味一番。還帶去馮雁薇手抄本《雁影薇香》詩詞集、96高齡劉松能老師贈送其《瓊瑤閣千字文嵌聯》,以及《中華韻典》、《詞譜簡編》等書,還有我用來裝全版《華僑新報》的11x14及11x17大型文件膠套本,裡面裝著每期專欄和《詩壇》整版,每本可藏48張報紙,女兒一共幫我買了15本。

冰玉是第一次參加雅集,非常難得。她帶了上海交通大學一位張教授同來,可惜由於她也很忙,提前告辭先走。汪溪鹿夫婦聽說我找不到「鹿鳴」和《詩壇第399期》那張報紙全版,特地郵寄給我。可是他因忘記帶胰島素在身,超過半小時未注射,視力開始模糊,只好匆匆趕回去鹿鳴園。

我和黃道超談及日前特地去那家餐館吃午飯,喜見陸川手書李白《將進酒》依然還在,約定有時間前往一聚。海語的畫上了網,我和他談到出版回憶錄的事,他與畫壇前輩交往甚密,相信點滴追憶一定很精彩。雷一鳴為了詩會活動,特將結婚紀念日推遲。北極狐剛開完會後匆匆趕來赴約。

這是何宗雄、徐茹茵伉儷第二次邀請詩友雅集,離上次整整三年。猶憶2005年7月9日,大雨傾盆,我們只能在室內望「亭」興嘆,所以當時聯吟的第一句就是「雨中雅聚可余亭」。今年雅集老天作美,陽光普照,我們在可余亭內聊天,在泳池旁大傘下舉杯,在百花園中雅敘,的確十分寫意。何校長拿出大海螺,鼓足中氣吹得震響,我不知是什麼名堂,應該是法螺,古時用作軍隊號角。

海螺吹後,雅集開始,大家先抓籌分韻,以《蒙城何宗雄詩翁誠邀魁華騷壇諸君參加可余亭雅集聯吟分籌》26字為韻,除了「可、雅、集」三字仄韻,其餘23字都是平韻。照以前的慣例,仄韻會留給外省的詩友,今年因為鄭石泉去湖南未回,子漢已仙遊,莫愛環出國,我將仄韻「可、集」留給溫哥華李錦榮(李澹能),剩下一個「雅」字,因懷石擅長仄韻,故由他「優先」分得。

眾詩友即席揮毫聯吟,左起:黃道超、白
墨、懷石、劉源、墨浪。
在場詩友只有伍兆職一人即席交稿,缺席的詩友,由我逐人代抽籌,回家後再電郵通知所抽到的字,規定第一句最後一個字必須以該字起韻。外地詩友陸續將詩寄下,李錦榮最先傳真來,先後收到蘇朝大姐、法國江麗珍、關不玉、香港許昭華的詩,溫莎馮雁薇接到電話後就寫好交稿,到星期三凌晨,最後收到王建華的詩,全部26字共索得詩作28首,是歷屆雅集中成績最好的一次。

抓籌分韻後,懷石將文房四寶在園中桌上攤開,雪梅細心磨墨,聯吟正式開始。由於壇主提前離開,首句就由東道主何宗雄以「詩酒同歡共合鳴」開筆,押「八庚」平韻。墨浪帶來一瓶酒精56度的老北京「二鍋頭」,令詩友們詩興大發,大家互相切磋,又推敲又斟酌,不亦樂乎!新加盟的唐偉濱,在詩會中是最年青的了,他帶了分別是6歲和21個月大的兩個兒子,加上劉源的兩名小女孫,奔跑穿梭,笑聲繞耳,熱鬧非常。詩友的眼睛就像攝影機捕捉珍貴鏡頭,所以聯吟詩句中,寫景都很具體,有海螺、池水、鳥、花、蝶、魚、頑童等。每個字一使用過就不許重覆,很多詩友本來已想好句子,正猶豫不決時,被別人搶先登陸,又要重新找過新的字,這是頗挺具挑戰性的。

可余亭雅集,左起:黃道超、伍兆職、雷一
鳴、北極狐、紫雲、徐茹茵、何宗雄、墨浪
夫人、海語、雪梅、懷石、陸惠茵、懷石夫
人、墨浪等與聯吟書法合影。
聯吟越來越接近高潮,排律的特點,就是一排又一排的對聯,出上聯容易,對下聯除了要考慮平仄不失粘、末字要押韻之外,還要講究詞性,要不斷讀前面別人寫過的句子,以防兩字重覆。所以,我們連肚子餓也不管,就沉迷在下一句怎麼接力的難題上。「以難見巧」,要有佳句、奇句、妙句、怪句出現,還要有突破性,大膽創新,小心犯錯!起、承、轉、合,都在考慮之中。直到太陽下山,月亮高掛,直到晚上的9點許,這集體創作的心血結晶總算完成。我在後園明月下,帶微醉猶酣的酒意,靠眾詩友一字一句朗讀,終於沒有出錯地抄下聯吟20句140個字贈送何校長伉儷。

《戊子年可余亭雅集聯吟》
詩酒同歡共合鳴,(
何宗雄)
可余亭裡聚群英。(白 墨)
海螺吹響雄當勁,(劉 源)
池水翻騰柔且清。(墨 浪)
潑墨揮毫香氣蘊,(紫 雲)
舉杯擇韻古風行。(黃道超)
鳥吟花綻唱酬雅,(伍兆職)
蝶舞魚游步和輕。(雷一鳴)
悅目賞心疑世外,(墨 浪)
愉神稱意醉身盈。(雪 梅)
霞光暮色千重景,(紫 雲)
仙界人間一樣情。(海 語)
相戲頑童添樂趣,(唐偉濱)
遲來狐魅少醪精。(墨 浪)
二鍋頭好誰能拒?(白 墨)
三道茶甘我願烹。(眾詩友合作)
正值騷朋聯句緊,(北極狐)
恰逢圓月上中擎。(墨 浪)
謫星只說何家爽,(懷 石)
怎識凡塵不愛名?(白 墨)


大家在客廳拉起「橫幅」留許多珍貴照片留念,回來後陸續收到紫雲相機拍的數十張照片,我一一轉寄各人。懷石在桌上擺開拆聯重組,難倒了各人,最後由他自己揭曉,結果令我們出乎意料之外!地庫傳來悅耳歌聲,是學院教師和一群歌舞藝術家在演唱,我們走下去洗耳恭聽,懷石夫婦唱「敖包相會」情侶歌,以及一曲「康定情歌」,我也湊熱鬧,和懷石合唱「在那遙遠的地方」。

踏著月色,向何校長夫婦告辭,他們送我一大甕陳年紹興酒,又送一大堆書吩咐轉交小女兒。
(2008.07.18《華僑新報》第90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