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4日 星期一

第565篇:《心境》

上星期六中午到嘉華公司見譚銳祥壇主,準備一起去唐人街飲茶。我帶了一個文件夾給譚公參閱,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詩友之作品結集清樣,譚公問我能否約這位詩友出來一起飲茶。我打電話去他家裡,沒有人接聽,又打手機,他說正在紅寶石酒家午宴,於是,我們相約半個鐘頭後去見他。

驅車去唐人街的路上,我告訴譚公,曾聽見這位詩友透露,他的舊患有復發跡象,醫生經過幾次檢查,發現他頭部近太陽穴附近有四個黑影,懷疑是腫塊,如果不及早治療,會隨時致命。醫生還說,如果接受治療,或許還有機會活下來,但倘若不去管它,最多只能維持六個月壽命。我因為有子漢先生臨終無法見到個人專集單行本問世的先例,於是決定暫時將許之遠老師的《中國酒經》擱置一旁,先為這位詩友的詩集彙編。他自己的詩大約90首,詩友唱和與贈詩60餘首,加上目錄,還有準備再邀請譚公和其他詩友作序,也有百餘頁,可以付梓成書。譚公聽我說後感嘆一番。

到紅寶石酒家,大家相見,我們很關心這位詩友的病情發展,再邀請他們夫婦一起同桌,聽他將近況娓娓道來。原來他星期五才去見專科醫生聽最後報告,經過數次磁力共振影像MRI(Magntic Resonance Imaging),醫生初步斷言腦部黑色陰影是上次電療(放射治療)後被灼傷的壞死腦細胞,而非腫塊,由於無法作Biopsy活組織切片檢查,必須再等一段時間後另做腦部掃瞄,如果黑影仍然沒有移動,就證明不是腫瘤。幸好是一場虛驚,彷彿到鬼門關走了一趟回來,我們大家都鬆一口氣,我將詩集打字稿送呈老詩人,他笑說90首太少,暫時不打算出書,等再寫到幾百首時才結集。

人逢喜事精神爽,今次見到老詩人,紅光滿面,神采奕奕,談笑風生,心境十分開朗。常言道:哀莫大於心死,如果我是醫生,實在不忍心將未有最後結果的推測透露給病人,他們在等待檢查報告的那段日子裡,天天提心弔膽,生不如死。雖然經常說不怕死,但等死的滋味比死更加難受!

那天從多倫多回來的路上,我就有過一段神奇的經歷。夕陽大約9點下山,車子剛過京士頓,老伴和兩女都睡了,天色暗了下來,我一人聚精會神開車,不敢怠慢。忽然一個人影由右向左橫過高速公路,我本能地剎車減速,還哇的一聲叫了出來,驚醒了老伴。向左右望去,既沒有車輛停在路旁,前後也沒有車子,剛才高大的黑影難道跑進叢林中?而如此快速跨越,腳步幾乎在空中跳躍,我的眼睛跟著黑影,直到消失在黑暗叢林中。這時雙手開始冒汗,我不斷將手掌抹牛仔褲,汗還是流出來,足足有好幾分鐘,林肯轎車的方向盤是上了釉的漆木,所以一有汗水就更加溜滑,一股無名的陰氣由天靈蓋直下腳底,球鞋內的襪子也被冷汗滲濕。我必須找個加油站停下,用冷水洗個臉,喝杯熱咖啡,才能繼續最後兩百公里路程。老伴說我因為太疲倦而產生幻覺,睡一覺就沒事。

三寶山大叢林寺幾尊觀音重新粉刷顏彩
回滿地可後,一連幾天,渾身不舒服,刮了一身痧。這個心魔不驅逐,我也許還會不斷發噩夢。上週日一早起來,老伴提議去三寶山大叢林寺參拜,求個心安。我們去年8月底來過,今次再來,適逢佛寺維修,十八羅漢都拆下來,重新修補被風雨侵蝕、斑剝部分,還有好幾尊觀音,也重新粉刷顏彩。我們到大雄寶殿禮佛上香,添了香油,到觀音像前焚香禱告,又到食堂用齋膳,烈日當空,萬里無雲,因感不適,只稍作停留,便匆匆離開。去附近的唐布朗山Mont Tremblant逛一會,心境漸漸平和。紫雲去年曾來過佛寺,回去後填了一首「千秋歲──三寶山拜佛和黃公度韻」,我離開大叢林後,詩緒起伏,偶得數句,回家翻查詞譜,選定詞牌,填了一首「洞仙歌」留作見證。

十八羅漢重新修補被風雨侵蝕、斑駁部份
紫雲到歐洲一遊,她知道我喜歡蒐集風景片,所以陸續從各國寄來明信片,分別貼了荷蘭、比利時、瑞士、德國郵票,有荷蘭阿姆斯特丹的木屐,比利時布魯塞爾孟尼根童子撒尿銅像,瑞士琉森湖畔哀傷的獅子,德國海德堡、萊茵河。住泰國時,我有筆友從荷蘭寄木屐給我,是一整塊木頭挖鑿而成,根據荷蘭傳統,木屐是用來慶祝結婚的,從前荷蘭男人要娶妻前,必須先學製作木屐。好友王君歐遊回來,送了一座童子撒尿銅像給我,聽說遇有慶典時,會以啤酒代替平日撒放的自來水,遊客爭相以口承接而飲,視為樂事。瑞士琉森Lucerne很多旅行社誤譯為洛桑Lausanne,琉森公園中橫臥一隻以巨雲石鑿成的雄獅,左足懸伸岩穴外,尾巴蜷起腹部下,一支箭深深地射入牠的背部,張口閉目,作痛苦呻吟、奄奄一息垂死狀。文豪馬克‧吐溫形容牠是世界上最哀傷的獅子。原來是紀念1792年法國大革命時代,為保衛路易十六及瑪麗王后而戰死的786名瑞士軍人所建的紀念碑,想不到楚材晉用,護衛法王往瑞士逃至奧國的竟是瑞士人。旅遊歐洲而讀歷史,不亦樂乎!

譚公相約我這個週末去觀看龍舟賽,我因有約在先,的確可惜!多愁善感,往往會影響心情。人的心境,喜怒哀樂,變化無窮;一句話可以由悲傷破啼為笑,逢凶化吉,起死回生,孰可不信?
(2007.07.27《華僑新報》第85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