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4日 星期一

第566篇:《慘禍》

今晨提前放工,返家路上,收聽三點鐘新聞,驚悉昨天(8月1日)明尼阿波利斯市發生公路橋坍塌的特大事故。回到家立刻上網看CNN新聞視頻,5點許又到附近便利店買齊四份英法文報紙,了解詳情。到現在為止的初步統計,至少9死、60餘傷、20人失蹤,死亡數字還會不斷上升。

昨天黃昏大約6點左右,正值交通繁忙時間,在美國明尼蘇達州最大城市明尼阿波利斯市,35號州際公路橫跨密西西比河的一段長約150米的橋面突然坍塌,橋上超過100輛汽車行駛,至少有50輛掉落河中。災情嚴重,慘不忍睹。一輛載滿50名學童的校巴剛好越過,被擱在斷裂橋面,全部學生獲救,乃不幸中的大幸。橋上貨車起火焚燒,橋下車輛東歪西倒,像玩具車被墮下的鋼骨水泥壓著,有的還未沉下,有的被打撈。一列貨運火車剛好駛過大橋底層,整列火車被斷開兩截。

同樣是40年前的陳舊建築,與去年9月30日拉娃19號公路立交橋倒塌相比,這次災難可謂小巫見大巫。前幾天滿地可又查出有9座立交橋出現斷裂,連同上次的130多處,可謂傷痕累累,危機重重。駕車人士每天在路上行駛,沒有保障,提心弔膽,分分鐘會飛來橫禍,魂斷立交橋下。

歷史上斷橋事故不是很多,主要是鐵路橋,而公路橋較少。1879年12月28日,英國蘇格蘭泰河大橋上,一列火車穿過時突然斷裂,5個車廂中75人無一生還,這座在當時是世界上最長的橋,剛剛在一年前的5月31日由維多利亞女皇主持通車典禮。1981年6月6日,印度一列火車在穿越巴格馬蒂河時,懷疑緊急剎車以避勉撞到路軌上的神牛,整列火車脫軌墜落河中,最少奪去800條人命。

公路橋坍塌記錄,最為人知的是1967年12月15日,美國俄亥俄州卡諾瓦跨越俄亥俄河連接西弗吉尼亞州奴隸角的銀橋,正值聖誕節前繁忙交通時段突然斷裂,60輛車掉進河中,36死10人失蹤。

世界何其之大,每天發生的災難數之不清,能上頭條新聞的,應該是特大事故。中國礦場每年意外死亡的數字更令人驚心,多不勝舉。天災難預測,人禍可避免,亡羊補牢,為時未晚,滿地可全面檢查高速公路立交橋,就是最好的例證。昨天去上班,發現魁省交通部有巡邏車停在出現問題的25號公路地段,以阻止載運過重的大貨車駛過,今早放工時,路障依然還在,寧可小心,不可冒險,這是對的。僥倖心理不能用在修橋築路上,大陸豆腐渣工程,香港樓宇短樁事件,前車可鑑。

除了意外,最可怕的,還是人為。大的如向他國開戰,無視聯合國安理會反對,出兵伊拉克,小的到自殺式炸彈引爆,綁架人質,撕票殺人。韓國23名教會義工在阿富汗被塔利班武裝份子綁架,先後已經有兩名人質被殺害,到目前為止,依然無法保證人質何時能安全獲釋。可憐他們的親人天天守候,憂心如焚,分分鐘擔心會輪到自己兒女被殺,那種等待死刑的滋味,比什麼都可怕。

伊拉克每天都有自殺式炸彈爆炸,動輒上百人喪生,蝨多不癢,再也不是什麼大新聞。美軍在伊拉克的傷亡數字也不再賺人熱淚,加拿大維和部隊在阿富汗已犧牲了66人,還不知將會有多少條人命會賠上。健忘的人們,本能地、下意識地不去想悲傷的事,不去追憶9-11,不去紀念海嘯,不去緬懷陣亡士兵。然而,每天還是有新的慘禍不斷發生,悲劇陸續上演,麻木的世人見怪不怪,任由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反正,剪不斷,理還亂,由他去!於是,歐洲大旱死多少人也不外如此,英倫大水淹沒沙翁故居也沒啥大不了,君不見鬼城酆都被沉在水底,眾鬼不出聲,地球照舊會轉。

慘禍的新聞價值也畢竟有時間性,我剪存的9-11數百張報導,道森學院槍擊案、立交橋坍塌、維吉尼亞大學校園33人血案等,時過境遷,已發黃的報紙,最後放到回收桶丟棄。只有書本,可以放在書架上,隨時翻查,百科全書的實用價值,在於資料彙集,只要每天將新資料不斷補充,就是一座包羅萬有的寶庫。時間在流駛,傷口會痊癒,歷史的珍貴紀錄,銘刻在心中,永留在典籍裡。

曾經聽著名作家倪匡在「數風流人物」的專訪,他對死亡看得很透徹,他相信人活在世上只是短暫寄居數十年,死後靈魂會到另一個世界中,所以不必悲傷。眼看舊朋成新鬼,一個個好友離我而去,他們雖然沒有死在慘禍中,但我內心的悲痛更甚於聽到災難事故。曾寄拙作《心境》給法國一位老同學,他讀後抄了一首納蘭性德(容若)的《瀟湘雨》贈我,願我「珍重」:

長安一夜雨,便添了、幾分秋色。奈此際蕭條,無端又聽、渭城風笛。咫尺層城留不住,久相忘、到此偏相憶。依依白露丹楓,漸行漸遠,天涯南北。
悽寂。黔婁當日事,總名士如何消得?只皂帽蹇驢,西風殘照,倦遊蹤跡。廿載江南猶落拓,歎一人、知己終難覓。君須愛酒能詩,鑑湖無恙,一簑一笠。

容若時年19歲,結交大他廿七年的姜宸英(西溟),31歲的容若英年早逝,西溟作祭文哀悼。

由坍橋聯想到詩友逝世,思維的跳躍或許不符合邏輯。願慘禍中不幸喪命之英靈安息,嗚呼!
(2007.08.03《華僑新報》第85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