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4日 星期一

第567篇:《詩誌》

上週六中午與譚銳祥壇主到唐人街富麗華酒家飲茶,商談詩會多項會務,對詩壇前景深感樂觀。由於伍兆職詩翁和懷石兄皆有事不能來,其他詩友也聯絡不上,我們兩人的決議還需大家通過。

首先,是關於慶祝《詩壇》400期的活動。舊版《滿城賡詠集》312期合訂本所剩無幾,很多新加盟的詩友都沒有讀到,我提議再出版《滿城賡詠集》400期合訂本。如果詩友們踴躍認購,數目頗可觀,就可以將打字稿排版後交由張嘉先生付印。這是一件十分有意義的事,相信會獲得支持。

其次,是汪溪鹿詞丈誠邀全體詩友到他的鹿鳴園聚會,上一次是3年前。詩會成立8年來,前後舉辦過十多次雅集,除了平時在東坡樓、君悅酒家詩約之外,比較重要的有:2000年6月3日在譚公嘉華樓庚辰端午雅集;2000年9月24日在金豐酒樓慶祝《華僑新報》500期雅集;2003年9月13日在白墨無墨樓癸未中秋雅集;2004年7月24日在汪溪鹿詞丈鹿鳴園甲申仲夏雅集;2005年7月9日在何宗雄校長可余亭乙酉夏日雅集;2005年8月27日在伍兆職詩翁于遠樓乙酉仲秋雅集等。每次元旦茶敘、詩會會慶晚宴和譚公壽筵上,都有抓籌分韻、接力聯吟、即席揮毫等活動,值得畢生回味。

譚公很關心詩壇動態,逐一問我近幾個月來新加盟詩友的名字,我說絕大部分都未曾謀面,只憑電郵聯絡,他們都很勤於作詩,水平也不錯。除了法國的關不玉同學、許懷嬌同學,還有溫尼辟陳黛黛同學、美國紐約蔡麗華同學,他們寄來的詩都會陸續發表。美國黃湯民詩友、黃國輝詩友、山菊詩友,滿地可張運權老詩翁、墨浪詩友、劉運仁詩友、李廣德詩友,溫莎馮雁薇詩友,渥太華莫愛環詩友,溫哥華李錦榮詩友、李永洪詩友,溫尼辟陳自邦詩友、曾廷昌老詩翁等,都只讀其詩,未拜會過。滿城藏龍臥虎,近期很榮幸見到吳永存老詩人加盟詩會,更歡迎其他健筆踴躍揮毫。

壇主提及各詩友的近況,我一一匯報。紫雲結束西歐之旅,先寄來一組詞,用了8個詞牌,相信還會源源不斷創作;她的《虞美人》詠百花詩,已經寫了鬱金香、石榴花、繡球花、蝴蝶蘭、迎春花、荷花(二首)、山菊、薰衣草、蘭花、玫瑰、一品紅、太陽花、牽牛花、牡丹,是詩會傑出的女詞人。伍兆職詩翁曾發表《神州之旅詩詞專輯》41首,雷一鳴詩翁也寄來《狗年梓里行見聞憶舊》數十首,雪梅兄詠24氣也先後寫了很多,包括春分、穀雨、夏至、小暑、大暑、小滿、立夏、立秋等。譚健民詩翁的七絕,從未中斷。汪溪鹿詞丈最準時寄稿,風雨不改,傳真機壞,他會貼郵票投寄,保證在星期三以前收到。海語兄最早使用電郵,他的數百首詩作,已經可以出書。鄭石泉詩翁傳來喜訊,其長孫女被滿地可一所大學錄取,還獲得獎學金,將於8月13日來加拿大留學,住在西島她姑姑家,我希望鄭老有機會回來滿地可一聚,乃詩壇樂事也。北極狐最近很忙,沒有時間寫詩,希望她在暇餘時能吟哦一番。還有俠女王建華,也很久沒有讀到她優美的詞了。墨浪詩友、劉運仁詩友不知是否已從國內回來?李廣德詩友也不見寄來大作。何宗雄校長用原稿紙寫詩,每當打字後就立刻存放文件夾中,近百首詩的筆跡,相當珍貴。劉源兄步許之遠老師的七律寫得很好,可惜就是太少動筆。只有懷石兄的詩,依然耐讀,風格獨特,一詠三嘆,回味無窮。蘇朝大姐詩興來時偶爾會吟幾首,若能像海語兄那樣每週一首,豈不快哉!李錦榮詩兄每期都寫一首讀《麗璧軒隨筆》有感,自第388篇《剖字》開始,到上期第566篇《慘禍》,約二百首七律,也屬一絕矣!

我告訴譚公,子漢先生傳真手稿厚數百頁,已經裝訂成兩大冊永遠珍藏,其他詩友如果用筆抄寫,就可以彙編成手稿集。可惜現在用電郵傳稿,能保存手跡的,只剩下譚銳祥壇主、伍兆職詩翁、何宗雄校長、汪溪鹿詞丈、譚健民詩翁、雷一鳴詩翁、雪梅詩兄、李錦榮詩兄和劉源兄幾位了。

關於詩的平仄、用韻,我們也談了很多,基本上取得共識,嚴格遵守古人訂下的格律,盡量做到全面繼承、絕不懷疑,堅持以平水韻作詩,在「一三五不論,二四六分明」的原則下,避免犯下三平、下三仄、孤平等弊病,對拗救也只限於「逼不得已」的情形下才「特殊通融」。雖然大陸不斷提倡以沒有入聲的現代漢語去作詩,我們詩會還是一如既往,對古人留給我們的珍貴遺產,小心保護,絕不破壞。對誤導下一代的詩韻改革,誓不接受,這也是詩詞研究會仝人遵守的唯一宗旨。

詩會經過8年來的努力,沒有白費,加盟詩壇的朋友,都不約而同地認識到,只有謙虛做學問,才能學到古典詩詞的精髓,在基礎還沒打穩時,就想改革,畫虎不成反類犬,是行不通的。「格律派」以難見巧,寧可少而精,不願多而濫,寧可相信古典詩詞是少數人的文學,不願因求推廣而變成民謠、歌謠,陽春白雪雖然曲高和寡,總勝於下里巴人,這也是詩詞不同於「詩歌」的地方。

與壇主一席話,勝讀百卷書,謹錄成此短文,公諸同好,拋磚引玉,題目就叫做「詩誌」吧。
(2007.08.10《華僑新報》第85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