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4日 星期一

第568篇:《漫記》

6月13日,RC2玩具公司宣佈召回150萬件中國廣東東莞漢勝木廠生產的玩具火車;8月2日,美國玩具商美泰Mattel宣佈召回96萬7千件中國生產含鉛塗料超標的玩具;8月14日,又宣佈在全球召回1820萬件中國生產附磁鐵玩具。有香港玩具大亨之稱的利達公司老闆張樹鴻,在廣東佛山廠房貨倉上弔,享年50歲。該玩具廠生產芭比娃娃、芝麻街系列,因美國回收含鉛超標玩具,令其損失3萬美元。據悉,張樹鴻到佛山三家廠房向5千員工發了遣散費,然後才自殺。繼輪胎、寵物食品、牙膏之後,又輪到玩具,「中國製造」的安全性遭到質疑,中國產品的公信力受到了嚴峻考驗。

8月13日,湖南湘西鳳凰縣橫跨沱江一座剛建成尚未通車的大橋突然坍塌,41名工人死,多人失蹤。承包這座鳳凰大橋的建築商,曾經建造廣東佛山九江大橋;今年6月15日,這座大橋因橋墩被運沙船撞擊而斷裂,倒插進九江之中。2004年6月10日,遼寧盤錦田莊台大橋坍塌,斷裂27米。1999年,四川一座行人橋倒塌,40人死。人為的災禍防不勝防,昨天(8月15日),一輛載重183.2噸的六軸貨車,在經過208國道太原市東柳村橋時,將橋樑整體壓斷;根據限定,六軸貨車總重量不得超過55噸,這輛貨車的超載比率高達233.1%,等於三節火車皮的運輸量。橋樑安全備受關注。

有人質疑「豆腐渣工程」,也有人稱之為「面子工程」。很多開發商使用廉價建築材料,也有「沙子多、水泥少」的揭發;又為了按時完成、甚至為了提前竣工而日夜趕工,連橋樑設計也由通常的一年時間縮短到一個月。出訪吉爾吉斯的國家主席胡錦濤,對鳳凰大橋特大事故深表關注,要求徹底調查。此外,杭州錢塘江第三大橋通車不到10年,就要大修。數十年前建橋時,國內車輛還少,當時也預料不到今天的運輸量是當年的好幾倍。也有專家質疑,仿古橋、石拱橋的承重能力。

人禍可避免,天災難預測,秘魯首都利馬南部昨天發生7.9級大地震,樓房倒塌,死傷人數逾千計。誰能知道明天哪個地區又有龍捲風、暴雨、山崩、海嘯?滿天神佛太忙了,上帝太忙了,要處理凡間俗事,要滿足每個人的禱告,要令每個虔誠的信徒「夢境成真」,結果連教堂槍擊案也發生了,無辜信徒被亂槍掃射,喋血聖壇,是多麼大的諷刺。海嘯中多少信徒喪生,成了「罹難者」,裡面也許是博士、銀行家、科學家甚至神父、牧師、老方丈,他們的死,果真能「永生極樂」?

能用金錢買回生命,總是件好事。遭阿富汗塔利班份子綁架的23名南韓人質,有兩名男子被殺,兩名患病女子獲釋,其餘19名人質,本來打算用來交換獄中囚犯,如今乾脆開出價碼,每人49萬美元贖金,要錢要命?留得青山在,哪怕沒柴燒,只要能安全放出來,交贖金總好過收無頭屍體。

最怕就是有樣學樣,今天挾持學校巴士,明天綁架外交官,就像伊拉克巴格達街頭,天天有自殺炸彈爆炸,死亡人數越來越多。倘若美軍一天不撤出,這樣的悲劇越演越激烈,慘禍越釀越大。

搞資料蒐集,最頭痛就是傷亡數字,要找到屍體才能確認死亡,否則只當「失蹤」。9/11事件在世貿中心的死者到底有多少?由6千多人一直下降到2800人,就因為辨認燒焦屍塊的困難,其他辨認不出來就人間蒸發了。保險公司要賠錢,必須有死亡證明文件,失蹤是拿不到人壽保險金的。

死一個人是悲劇,死一千人只是數字,的確很殘忍,不管你的身份有多特別,在大災難中喪命的,也只落得芸芸「死者」之稱號。三條河市一名9歲小女孩Cedrika,因被陌生人指令去尋找小狗而失蹤,已逾兩星期,轟動全魁省,太陽青年中心懸紅8萬元,比起在大地震中默默死去的名人,至少她的名字已連續兩週登上報章雜誌。同樣是人,同樣會死,不同的際遇,就會有不同的結局。

名不經傳的地方,也許你一輩子也不會去,然而,機緣的巧合,我竟收到一張來自非洲的明信片。凌晨放工回來,書桌上放了一張比利時大皇宮風景片,是紫雲詩友於7月18日從布魯塞爾寄出的,竟一個月才送達。原來這張卡片,繞了半個地球,由歐洲寄到非洲納米比亞,上面蓋了納米比亞首都溫得和克Windhoek郵政總局的郵戳,日期是7月24日,又見到下面有一小紅印,用英文寫著「誤寄納米比亞溫得和克」。這是一張非常有紀念價值的明信片,否則,我也不會翻查百科全書,不會認識Windhoek這個人口不到30萬的前西南非大城市。也許有一天,我會到西南非洲,在夢中?

漫記由玩具召回、大橋坍塌、秘魯地震、人質危機到失蹤小女孩命運,突然峰迴路轉,提到非洲來郵。朋友笑我是大雜燴廚師,將龍蝦、牛肉和韭菜炒成一大碟,味道如何,吃過才知。我的思路沒有問題,但情緒波動,心湖久久不能平息。幸好有喜訊傳來,是鹿鳴園主人汪溪鹿詞丈邀請詩友雅集,時間訂於8月26日,屆時有接力聯吟、抓籌分韻、即席揮毫等活動,雖然沒有王羲之「蘭亭集序」中的曲水流觴,但靜聽溪響鹿鳴,攜手吟遊田野,遠離鬧市塵囂,也堪稱人生一樂事也!
(2007.08.17《華僑新報》第86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