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4日 星期一

第581篇:《銷假》

時間過得真快,自9月5日晚因工傷休假,到11月7日返回工廠銷假,整整兩個月。由於在家沒有做運動,好吃好睡,我的體重加添了6磅,雙層下巴,肚腩激漲,腰圍增大,令牛仔褲變窄小,扣鈕後將肥胖的啤酒肚鼓起,活像大番薯,俯身穿鞋子,動作遲鈍,樣子相當狼狽,有點滑稽。

工廠收到了魁北克工人健康安全部門的信,謂不該讓未完全康復的員工幹超出能力範圍的活,我也收到這封信的副本。所以老闆沒有分配任何輕工給我,而是要我「奉旨讀書」,對別人來說這可是活受罪的差事,他們很多人忍受不了每天十個鐘頭的「寒窗苦讀」,最終自己要求醫生簽發復工證明;但對於我倒是件樂事。我帶了本《法漢字典》,將千頁厚的ISO9002法律條文逐字生吞活剝,把定義模糊的數千生字抄寫在記事簿上,翻查字典,逐一填上中文。我要把這本包羅萬有的書吃下肚子裡,慢慢消化成屬於我自己的知識。這裡面的內容豐富,細節詳盡,每個部門的運作都寫得一清二楚,從供應商送來鋼鐵原料開始,到燒焊成熱水桶,打磨、噴矽,送進華氏一千六百度高爐中,燒成玻璃化以防銹,又經過加工程序,通過嚴格的質量檢驗,最後產品完成,庫存、裝卸、運銷,連開發票、保用期維修、客戶投訴等等,甚至各部門管理層的級別、職權、責任,都一一詳述。申請國際質量標準保證1994年終於獲得通過。這是一本開廠必讀的經典文獻,值得用心苦讀。

我不但沒有抱怨,而且心中暗自感謝資方對我的眷顧,將如此重要的文件交給我熟讀。我很認真學習,任何一個生詞也不放過,因為平時閱讀法文,囫圇吞棗,遇到不懂的字就輕輕帶過,或亂猜一通,哪裡會找字典尋根問底,如今機會來了,可以慢慢品嚐,細心咀嚼,才發現很多字原來的解釋和「想當然」不一樣。反正還有半個月時間,我幾乎可以重頭再讀一遍,直到沒有任何疑問。

不習慣的是,平時休息時間,我可以堂而皇之看我自己的書,寫我的東西,如今怕瓜田李下,不敢帶書本,桌上只擺放那本《聖經》,因恐隔牆有耳,被人打小報告,也不知老闆是否有安裝閉路電視,將我的一舉一動都錄了下來。工頭笑我笨,他說應該起身走動,何必那麼老老實實讀書?

其實,不用在高溫的爐邊幹活,不用噴矽已經是對我最大的優惠了。工廠女秘書昨天給我一張通知,謂星期五上午9點半去找專科醫生檢查「矽肺」,每五年檢查一次,上個月醫療車來照肺,我剛好休假在家。我的一位日班工友,前幾年死於矽肺,所以大家都很害怕,熱天也照樣戴雙層口罩防矽。由於睡眠足夠,我的精神很好,再也不像以前那樣站著也能睡去,放工開車回家,一遇到交通燈就睡著了,轉綠燈時,後面的車猛按喇叭,還曾經被年青的小伙子對我豎起中指臭罵一頓。

昔日舊居的報紙堆積如山
回想這兩個月,我也沒有浪費一分一秒,時間都能充分利用。我完成了幾項電腦資料彙編,首先是重新將中國駐外大使整理,可以用姓氏檢查,如查王幼平大使,就能知道他出使7國的年份,從1950年駐羅馬尼亞,歷經挪威、柬埔寨、古巴、越南、馬來西亞,到1979年從蘇聯大使任滿退休,足足30年的外交生涯。我將「人物生歿錄」、「鴛鴦譜」、「各國政治人物」、「每日大事錄」等資料補充新內容,並將《麗璧軒隨筆》580篇和《無墨樓吟草》1200首燒錄成光碟,我還繼續為《死之前必讀的1000本書》逐一翻查百科全書,填寫詳細資料。擱置多年的「詩詞聯句彙編」仍舊沒有辦法顧及,我曾經夢想用十年時間,將古今數十萬首詩詞每一句的第一個字和最後一個字,分別抄錄進數以萬個條目中,只要任何一句詩到我手中,例如「古來征戰幾人回」,你可以在「古」字和「回」字條目中,立刻找到作者、原詩,又可以找到以「古」開頭或以「回」結尾的所有詩句。這個計劃太龐大了,唯有等到退休時,有花不完的時間,才能傾力完成,但願屆時我不會癡呆。

雖然是銷假,可我還是以為自己在休假中,優哉閑哉,我可以有多些時間寫東西,又恢復剪報的習慣,還將數千封藏信裝進膠套中,存放進幾個文件夾裡;還有數千張聖誕賀卡也分類存放。我每天很早下床,一進書房,心情就興奮起來,有太多的計劃要做,不捨得浪費光陰。我苦口婆心勸說幾位好友寫詩,看他們有的是時間,真希望能熟讀韻譜,寫幾首符合格律的詩;於是每次有朋友到我家,我就不放過任何機會,又派「平水韻部」又印「近體詩格律」,能推廣一個是一個,能將他們從打油詩的邊緣拉過來,回到格律詩的正軌,詩會就多一位生力軍,舊體詩便後繼有人也。

由於還不能抬重物,我搬不動積壓多年的一箱箱舊報紙,裡面很多都發黃,除了有些文章需要剪存,其他沒有保留價值的廣告,將送往循環回收站,估計要花好幾個月才能完成。而詩會8年來數千張傳真文稿,都是詩友珍貴的筆跡墨寶,值得裝釘保藏。「藏書目錄」還沒有搞好,最新的藏書數量也不知多少,應該不會在六千以下吧。離真正銷假還有一段日子,要快馬加鞭,見縫插針!
(2007.11.16《華僑新報》第87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