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4日 星期一

第580篇:《感想》

在「廣州老伯在多倫多」網頁上讀到一篇訊息,是關於呼籲網友用愛心及行動,救助患癌症的陳淑霞女博士。讀後感觸很深,雖遠水近火,也希望本欄這篇小文章,能盡一點棉力,斯願足矣!

「一位同窗的友誼與呼籲」是一封求助信,作者是吉林大學原子與分子物理研究所楊景老師。據悉,陳淑霞今年28歲,得了癌症,體重只剩下50斤。她出生在山東德州臨邑大陳村一個貧苦家庭,從小努力求學,深信知識能改變命運。從山東聊城師範學院,到2006年7月吉林大學博士畢業,正準備9月份去上海攻讀博士後,沒想到病魔纏身,由剛開始的腸胃不適,到濟南大醫院診斷出晚期胰臟腺腫瘤。陳淑霞上有三個哥哥,兩個姐姐,他們的生活都很貧困,全家人就寄望這個博士小妹妹出人頭地,如今晴天霹靂,五個家庭將所有能換錢的都變賣了,將小妹妹送到北京海軍總醫院,動了手術,醫生告知「效果不錯,可以回家休養。」誰知返家後,傷口開始出現裂口,並流出膿水,陳淑霞被折磨得皮包骨,不成人形,為了她的病,家人前後向親友又借又湊,已花了廿多萬。

據她的同學透露,陳淑霞讀凝聚態物理,學業成績優秀,理論物理得了99分,同學給她一個外號,叫「女愛因斯坦」,病魔將她的「居里夫人夢」給粉碎了,她的虛弱身體正日夜與死神搏鬥。

廣州老伯轉載了楊景老師的信,並將吉林大學網站公開,上面可以查找到楊景老師的姓名與電郵,並呼籲全球網友為陳淑霞伸出援手,血濃於水,相信慷慨解囊之善長仁翁大有人在。想起女博士的美好幻夢殘酷破滅,還面臨著死亡的絕境,怎不令人仰天長嘆?除了錢,還有愛心,希望那些暴發戶在大吃幾萬元一桌酒菜之餘,也能做點善事;對那些身無餘款的朋友,雖然「愛莫能助」,也可以出點薄力,將這段訊息傳送出去,如果所有人都知道這件事,一定有絕處逢生的奇蹟出現。

加拿大有一名小病童,得了血癌絕症,醫生說他最多只能活9個月,問他有什麼願望,他說希望收到很多聖誕卡,這個訊息一傳出,數十萬張賀卡從全球四面八方寄來,一箱箱將他父母的地庫塞得滿滿的。病童臨終前讀賀卡的喜悅,陪伴他剩餘的最後日子。另幾宗也是血癌病患,醫院和慈善團體向外界呼籲捐贈亞洲人骨髓,人們的關愛,給病童精神上莫大的支持,去與病魔搏鬥,雖然最後他們都離開了人間,但留下了互愛互助的佳話。哀莫大於心死,活著,就是希望,有周圍親友的關懷,讓病患能撐下去,例子很多,香港演員余綺霞,就是一位堅強的抗癌鬥士,她頭髮脫光了,還在床上過生日,吃生日蛋糕,盡量爭取多活下來的每一天。我認識很多患癌的朋友,他們有的走了,卻有不少人最終戰勝病魔,從鬼門關掙脫出來,他們與病魔廝殺的痛苦,令局外人覺得應該用「安樂死」給予解脫,但求生的意志與鬥志,往往能增強巨大免疫力,奇蹟地從死神手中逃出。

廣州老伯網頁,上網瀏覽者超過十二萬人次,曾經為子漢詩友的逝世,作了詳盡報導,還第一時間將治喪、弔唁照片、悼念詩文、詩詞集封面、出版訊息直接貼上,並特開設「紀念陳桂(子漢)」,讓全球網友都認識子漢先生。這是珍貴友誼的體現,子漢先生在天之靈有知,一定會很寬慰。這次陳淑霞的求助,相信一呼百應,在海內外激起反響,給陳博士予金錢物質和精神心靈上的支持。請點擊lbintoronto.blogcn.com網址。

我的工友阿速,五年前被機器切斷手掌,老闆告知,不再支付工傷賠償,他找寮國人律師,免費幫他向CSST索償,結果獲一筆三萬元的賠償金,每週繼續發薪酬五百多元,直到65歲。我知道老闆在商言商,是不會對工人有什麼憐憫,能幹活的,就有利用價值,不能賣命的,就要滾回家去!

昨天去找醫生,他簽了一紙返工文件,列明不能舉重物,只能坐著幹輕活,直到12月1日覆診再作決定。我回到家,就收到工傷部門CSST官員電話留言,她說曾經接到我工廠醫生要求取消休假的醫療報告,謂我的傷勢痊癒;後來又再接到第二份報告,謂資料出錯,我的傷患依然不宜工作。她說重新開卷宗審查,證實是工廠醫生嚴重失誤,她已發出信件,並繼續為我的工傷爭取合理賠償,直到完全復原。昨天下午我返回工廠,女秘書叫日班主管分配輕活給我,他態度很差:「這裡沒有輕活適合你做!」但又不許我回家,要我坐在咖啡廳,將厚厚的工廠質量檢查標準ISO9002一頁頁認真讀完,直到凌晨三點才能打卡回家。也就是說,我在本月底以前,必須每天去工廠讀書,到時還會考試。我問工頭,是否有機會調到辦事處敲電腦,他冷笑:你以為老闆是慈善家?他設個陷阱給你,天天像坐牢一樣,你忍受不了,或許要求返回工作崗位,或者離職,但千萬不要給老闆抓到痛腳,例如在「讀書」期間看報紙或做其他私人瑣事,他就有藉口炒你魷魚。他說在這間工廠幹了廿多年,辦事處的職位都是皇親國戚,從來不雇用外人,免得泄漏商業秘密。看來,我這三個星期的日子也不好過。人生就是如此多挑戰,想起陳淑霞博士的病,我的一點小傷其實算不了什麼。
(2007.11.09《華僑新報》第87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