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3日 星期日

第592篇:《心言》

星期二凌晨5點半放工回到家,照例先上網查看電郵,收到很多詩友大作。6點才入睡,未10點就被傳真機喚醒,再也睡不下。習慣性下床第一件事就是開電腦讀新聞,方知肥姐沈殿霞病逝的噩耗。雖然明知她與病魔頑強搏鬥,已到了生死關頭,辭世只是遲早的事,心情仍然很差,腦海中常浮現她專訪節目《友緣相聚》中的每個鏡頭。她終於還是走了,音容宛在,留下響亮笑聲,留下永遠不變的標誌:眼鏡和髮型,留下40多年歡樂給每位觀眾。她是演藝界的開心果,陪伴人們走過成長的日子,她不但屬於香港,更是屬於所有觀眾的。她是繼羅文、張國榮、梅艷芳、黃霑之後,又一顆藝壇巨星殞落,她的逝世是演藝界的巨大損失。令我想起11年前的今天,鄧小平逝世。

除了張國榮自殺,其餘幾位都是與病魔苦戰,他們都很勇敢面對死亡,我填詞深表哀痛:羅文走了,我填《燭影搖紅》哀悼;梅艷芳英年早逝,我填《祝英臺近》百日祭;黃霑病逝最令我痛心,他是我的偶像,我填了《石州慢》憑弔;健康無病的張國榮為了唐君而墜樓,我以《一翦梅》感吟;肥姐拋下愛女欣宜隻身上路,我心中非常難過,隨即在電腦前敲鍵盤,填了一首《揚州慢》。

詩言志,以詩詞記載重大事件,可以供日後追思反省之用。猶憶11年前鄧小平逝世時,我正與幾位友人在唐人街富麗華酒家聚會,商議成立作家協會事宜,當時電視機播放鄧小平一生珍貴記錄片,回家後思潮起伏,填了兩首詞:《解連環》和《望海潮》,記得內中有「含笑見周毛」句。

子漢先生週年祭,不能到墓前獻花,只有默默寫詩遙寄天國。我曾用《聲聲慢》悼念子漢詩友和姚奎畫家,用《鎖窗寒》悼念楊璧陶老師、區家相詩友和姨丈,這是發自情感深處的「心言」。

今年11月詩會將跨進第9個年頭,詩壇四百廿多期來,詩友們用詩表達內心喜怒哀樂,創作了大量非常有份量的詩篇。詩不再是無病呻吟,吟詠風花雪月的同時,詩與世界同步,與時代並存。雪災肆虐神州大地,遠在天涯的詩友紛紛以詩感懷故國,對災情深表關注,對抗災英雄致以崇高敬禮。許多詩友加盟多年,至今仍素未謀面,但以詩會友,詩誼日臻深厚,絕無文人相輕之俗,僅有詩儔互敬之雅。詩友以「心言」剖白自己內心世界,從詩中更可以讀到各人對儒家思想之昇華。

上星期六,到嘉華樓拜會譚銳祥壇主,並將香港許昭華同學編選的《近四百年五百家詩選》一冊轉贈,一起到唐人街飲茶,譚公誠邀全體詩友元宵雅集,但由於是星期四,我不能告假,只好延至週末晚上,確定了時間和地點後,我隨即逐人通知。有幾位新加盟的詩友:崔學皋先生、黃道超博士、墨浪先生、劉運仁先生、吳永存先生、阿悅詩友都住在本市,希望今次能夠撥冗出席。可惜的是,住本市的幾位詩友不能趕來:敖詩豪先生回福州,李廣德先生回廣州,劉家驊先生回溫州,鄭石泉先生遷居溫尼辟,實乃美中不足。聽說住溫莎的馮雁薇詩友今年6月會到滿地可一遊,這是詩會的一大喜訊。不能出席元宵雅集的詩壇同道還有:住多倫多的許之遠老師和趙瑞蘭老詩人,聞山詩友;住渥太華的莫愛環詩友;住溫尼辟的陳黛黛同學;住溫哥華的李錦榮詩兄和李永洪詩友;住美國的陳國暲老師,山菊詩友、黃湯民詩友、黃國輝詩友、蔡麗華同學;住法國巴黎的百歲人瑞薛世祺老師和關不玉、江麗珍、許懷嬌諸位同學;住香港的90高齡郭燕芝老師和許昭華學長等。

只要曾經為《詩壇》寫過一首詩,我們詩會都非常珍惜他們的一字一句,即使有些詩友一年寫不到幾首詩,他們就像留下雪泥鴻爪的匆匆過客,每個腳印都是歷史的見證,都是心言的記錄。子漢先生剛開始寫詩時,總是不敢拿來發表,怕出錯會貽笑大方,經過一段相當長時間的細心推敲,終於像開竅門似的,詩作若泉水源源不斷,而且越寫越多,愈寫愈好。倘若當初缺乏鼓勵,一碰了釘子就停筆,也許世上就沒有一本《子漢詩詞集》。有時放工回來,讀到出錯的詩時,我會不厭其詳逐一分析,務必讓詩友明白出錯的地方。有些詩友雖然寄來的詩被改得面目全非,但他們沒有生氣,沒有洩氣,沒有負氣,一直堅持寫下去,一步一個腳印,被這勤學不倦的精神所感動,再麻煩的「詩韻解析」也難不倒我,幾次打算放下這重擔,最後還是繼續挑起,這也是編後的「心言」。

肥姐就憑著敬業樂業的精神,在娛樂圈一幹就是40多年,直到生命的終點。寫詩當然不是什麼「事業」,更不會賺錢,談不上「經濟效益」,想憑出版詩集成名也不容易,中華文化遺產中,經歷數千年來的篩選淘汰,到今天能流傳下來的詩到底有多少?不到百分之一!有些名家一生中寫了幾千首詩,只有6首能流傳。還是「書比人長壽」這句話最管用,喜見《譚銳祥詩集》正在編纂中,可望於今年譚公壽辰時問世,這是詩詞界又一大喜訊。何宗雄校長回憶錄也將在今年付梓,據悉,《伍兆職詩詞集》也將在伍老80大壽時面世,可喜可賀!但不知其他詩友是否也打算結集?
(2008.02.22《華僑新報》第88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