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3日 星期日

第593篇:《春宴》

上週六晚,譚銳祥壇主誠邀詩會仝人,於唐人街富麗華酒家舉行元宵雅集春宴,除了吳永存先生、陳渥先生、北極狐詩友因有要事不能赴宴,所有應邀的、包括剛剛加盟的新詩友都準時出席。

為了能讓詩友了解詩壇現況,我用了幾天時間搞統計表。星期五工廠加班,回到家已是星期六清晨6點許,由於答應小女,約定10點鐘到西島麥基爾大學校舍接她回家度一週春假,匆匆上床睡了幾小時,來回80多公里路程,返抵家門,立即埋頭繼續將詩友作品逐一統計。這一工程頗繁雜,足足拖到黃昏六點許才完成,沒時間複製,只打印一份就趕緊出門,牛仔褲、樽領T恤加件外套,飛車到唐人街,氣溫激降,泊車在幾個街口外,連奔帶跑,手機又響,是譚公問我到底在哪兒?
左起:墨浪、崔學皋、譚銳祥、白墨
我是最後赴約的,有說不出的愧疚。與我同桌的,有何校長宗雄博士和夫人徐茹茵女士、新加盟的麥大黃道超博士、蘇朝大姐、劉源兄、懷石兄、海語兄,以及星期五剛從北京回加拿大的王建華,畢竟她最年輕,所以沒有時差效應,精神挺飽滿。另一桌還有一個位子,我於是兩邊輪流坐,《華僑新報》潘潔心社長以冰玉詩友的身份應邀出席,由她開始,依次是紫雲、新加盟的墨浪先生、專程從三百多公里外的魁北克市趕來赴宴的崔學皋先生和他的令郎崔巍、汪溪鹿先生暨夫人黃明嬋女士、伍兆職先生、譚健民先生、雷一鳴先生和雪梅兄。譚公發表簡短講話,熱烈歡迎新加盟詩友,並將雪梅兄捐出的《滿城賡詠集》贈送給黃道超博士和崔學皋先生,而墨浪先生已經獲紫雲贈予。

我將香港許昭華學長寄贈的《近四百年五百首詩選》給大家傳閱,並將425期統計表資料逐一介紹,包括70位詩友加盟日期,例如:伍兆職詩翁於1999年12月17日詩壇第1期(新報第460期)就加盟,共發表了801首詩詞;李錦榮兄於2003年1月27日詩壇第161期(新報第622期)加盟,共發表了676首詩詞。我答應電郵或傳真、郵寄給所有詩友留作參考。崔學皋先生今年77高齡,他與汪溪鹿先生是東北老鄉,和我們一起拍了不少照片,其令郎崔巍隨後電傳過來;墨浪先生祖籍南方,也在東北長大,比我小兩歲,他和紫雲是魁華作協現任理事;黃道超先生比我小五歲,他與何宗雄校長一樣留學法國里昂,1990年取得分子遺傳博士學位,1993年移居滿地可,一直在麥大健康中心從事研究抗骨質疏鬆和抗癌症腫瘤,所以他的鼠年詞中詠白老鼠。由於時間和場地有限,我們無法抓籌分韻、即席聯吟,是美中不足也。我們飲了好幾瓶紅酒,大家互相祝賀新年愉快,靈感奔馳。我們向潘潔心社長敬酒,衷心感謝《華僑新報》撥出寶貴版面刊登詩友作品,並希望經常收到冰玉的詩。

星期日下午,《華僑新報》為慶祝創刊十七週年暨出版第888期,假座楓華苑假日酒店二樓麗景軒,舉行編者、作者、讀者和廣告客戶茶話會,我和好友曾兄赴會。潘社長將一張16年前的《慶祝一週年嘉賓簽名留念》出示,上面有譚銳祥、汪溪鹿和雪梅三位簽名,還有幾位已作古:黃樹安、譚焯屏、譚榮緒、姚奎,令人慨嘆!茶話會由潘潔心的精彩演講開始,她手拿「覺悟」兩個大字,以佛家思想解釋,將兩字拆開,就是「見吾心」,從感性認識的「覺」到理性認識的「悟」,是個成長過程,她回顧十七年來的辦報心路歷程,逐一感謝所有曾經幫助《華僑新報》的朋友,幾乎沒有遺漏。她回憶剛辦報時,不會聽廣東話,誤將「吉屋出租」理解為「隔」開房「屋」出租,到如今,已有九成粵語可以明白,我相信,這十七年的磨練,每個人都老成了,世故了,也穩重了。

編輯部唐淦先生對未來報紙的工作大綱作了介紹,可讀性放在主要,還要「兩條腿走路」:服務老僑和新移民。與會的朋友陸續發言,有些是老朋友,像穆彥、馮捷、陳俊雄、李令賢;有些是剛剛認識,像楊潤秋,但他們都很有見地,很中肯,觀點也比較中庸,不會偏激。有位網路創辦人趙小姐,和我第一次見面,聽她分析得有條有理,再次證實了潘社長的話:滿地可的確藏龍臥虎!

張健總經理贈了一份禮物給我,他說是為了我的健康。我回到家才拆開來看,原來是兩冊精裝16開本的巨書:《太極拳辭典》和《楊式太極拳術述真》,相信這兩部「武林秘笈」可以陪我度過下半生,只要我有時間,我一定會將「玉女穿梭」、「退步跨虎」、「轉身擺蓮」、「白鶴亮翅」等招式學會。為了這個目標,我有意識地去找多一些光碟錄影帶,希望能將身體搞好,百病不侵。

當晚,我又出席另一個別開生面的「春宴」,是兩女一早訂好位子,座落在拉娃區聖馬丁大道一家叫Le Milsa的巴西餐廳,一家四口,每個人大約30元,專吃燒烤肉,一共15種,任由你吃個飽,再加上美酒、咖啡、燒菠蘿,加稅和小費後,我估計她姐妹倆每人要花一百大元。也許年紀大了,胃口小了,哪裡能像年輕人那樣大開殺戒。倒是熱情的巴西女郎跳肚皮舞令食客流連忘返,侍者穿巴西黃色足球衣也挺帥,拍了不少照片,的確有點醉意,就這樣度過難忘的結婚26週年紀念日。
(2008.02.29《華僑新報》第88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