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3日 星期日

第605篇:《心緒》

汶川八級大地震的死亡人數不斷上升,已經突破4萬,失蹤3萬餘,傷約28萬人,這個驚人的數字,是「9.11」死亡人數的數十倍。舉國哀傷,全民救賑,每個人的心緒都被螢光幕牽動著。

滿地可《華僑新報》發起抗震救災捐款活動,並率先捐出加幣2千元,立即得到讀者、作者和廣大僑胞的熱烈響應,第一批捐款已送去中國駐加拿大大使館,第二、第三批也將陸續緊急送交。

曾經有朋友說他們不會捐款,因為不知道這筆款是否能送達災區,我不同意這片面的看法。儘管我也不知道一元加幣到了四川是否變成一元人民幣,但我相信救災的單位日以繼夜與時間奮戰,他們一定會善用每個銅板。香港邵逸夫和台灣台塑各捐出一億,這個數目和一元同樣是心意的表達,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犯不著去懷疑區區幾塊錢的下落;何況,想發國難財的人是沒有好下場。

網上流傳著關於阿里巴巴老闆馬雲呼籲只捐一元救汶川的訊息,馬雲日前出面澄清,謂是被人家斷章取義;他的公司和員工已捐出近6百萬,集團為抗災籌募4千7百萬,公司設立災後重建基金2千5百萬元。同樣,萬科地產董事長王石,日前也曾揚言公司職員每人只捐10元,令其公司聲譽大跌,股票激跌一成二,他不得不對其言論公開道歉,並宣佈將以一億元資金投入災後重建中。

暴發戶有的是錢,捐與不捐,是他的自由;捨不捨得,是他的良心。自己不掏腰包,就不應該質疑人家動員捐款賑災是否「騙局」。像剛病逝的陳淑霞博士,生前就有網友發起募捐為她醫病,竟遭到某君含血噴人,懷疑有詐,結果,她含恨離開了這個世界,令人嘆息,更令人髮指、齒冷!

錢是賺來花的,生無帶來,死無帶去;守財奴和慈善家的分別只是不懂花錢和善於利用錢。有了錢,就可以用錢買到名利地位,買到數不清的銜頭,甚至買到健康。但當你這富豪被困在數十米下,沒有誰知道你的下落,死時因為沒有人來辨認身分而被草草打包後埋葬,你悟出了什麼道理?

人一到了生死關頭,萬念俱灰,才真正體會到活著的珍貴,才想起很多事還沒有做。被埋在廢墟下的地震災民,他們臨終前一定有很多遺憾,他們會慢慢回憶自己走過的一生,喜怒哀樂,他們如果被救出來,第一件事是做什麼?我勸人家撰寫回憶錄,就是不想白白虛度數十年,沒有什麼留下來。汶川大地震,啟發了我:要珍惜活著的每一天,要活得快樂,活得有意義,活得不枉此生。

花錢要花得有意義,除了做善事助人為樂,還可以做的一件事,就是為自己出書。上週五喜聞壇主新書《譚銳祥詩集》面世,我一放下電話,就飛車到唐人街,先睹為快。金黃色的封面,與譚公壽宴請柬一模一樣的顏色,打開扉頁,有作者彩色照片、序文和35頁的目錄,加上380頁詩集,共428頁。幫譚公將數十箱書搬上車,由於他還沒有寫上被贈者的姓名,否則可以立即投郵寄出。正如譚公的親家余榮瑞先生所言:「這是滿地可開埠百年來第一本詩集,值得收藏,值得慶賀!」

《譚銳祥詩集》是「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繼《滿城賡詠集》、《滿城賡詠集(312期合訂本)》、《子漢詩詞集》之後,又一張成績單。封面設計相同,如果以後有詩友出詩集,也依照這個系列,擺在書架上,蔚為奇觀。希望早日能見到其他詩友單行本面世,最好每年有一兩本出版。

能為詩集催生,是我的光榮。我不斷催促其他詩友出詩集,是因為詩友們大多數年歲已高,要與時間賽跑,沒有誰知道明天自己的體康是否依然無恙。有位老詩翁已寫了近千首,但他說要等翻譯成英文後才出版,理由是其子孫看不懂中文。我對他說:您的詩是寫給千千萬萬中國人看的,子孫後代如果真心想讀懂祖父寫的詩,他們一定會想辦法找專人翻譯,如果為了讓他們讀得懂必先譯成後才出書,一拖再拖,再過兩年您就80大壽,依舊沒法有一本詩集傳世,這豈不是人生憾事?

老伴於是笑我「皇帝不急太監急」,她問我:你不斷勸人家出書,輪到你自己,誰來幫你?一語驚醒夢中人,我先後幫人家出了11本書,自己的書都是手工裝訂,粗製濫造,實在難登大雅之堂。我曾經在子漢先生病危時在電話告訴他:學會自私些,不要再為人家免費義務服務,當務之急是先出《子漢詩詞集》!他聽後回答道:「除了你,沒有誰對我提起這件事,我只怕來不及了。」

女兒問我有什麼生日願望,我說:出書!她倆一口答應,但希望出一本能有ISBN國際書號的書,能為圖書館收藏。在出書的遙遠願望未能達成之前,她們先讓我享受買書的樂趣,我們開車越境美國,到200公里以外的伯靈頓市一家Bordes英文書店,以加幣對美元一比一的幣值,買了十多本價值不菲的好書,例如,《世界知識大辭典》44加元,我以35美金購得,還有《美國總統手稿》、《現代世界歷史圖輯》、《化石》、《考古大全》、《古埃及便覽》等,都是夢寐以求的珍品。

沒有什麼比活著更重要,的確要珍惜!謹以此文,祝福地震中獲救的災區同胞活得幸福快樂!
(2008.05.23《華僑新報》第9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