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3日 星期日

第604篇:《災餘》

5月12日下午2點28分,四川北面汶川發生7.8級大地震,災情嚴重,波及半個中國,造成四川、甘肅、陜西、重慶、雲南、山西、貴州、湖北八個省市不同程度受災。新華社最新報導,據不完全統計,到5月14日下午2時,汶川地震死亡人數14866人,其中四川14463人,1405人失蹤,25788人被埋,64746人受傷,損害房屋415萬餘間,21萬6千間房屋倒塌。溫家寶總理在地震發生後不到六小時就趕到災區,親自指揮救援工作,顯示政府對特大事故的快速應急能力。這是一場和死神賽跑、分秒必爭的生死接力賽;與1976年唐山大地震時全面封鎖消息、報喜不報憂的情況截然不同,此次中央電視台以全天直播形式報導災情,希望民眾對新聞媒體的信息透明度,重新恢復信心。

溫家寶在災區爬上斷牆,向被壓在廢墟下的民眾喊話,體現其親民形象。他誓言:「只要有一線希望,我們就要盡全部力量救人,廢墟下哪怕還有一個人,我們都要搶救到底!」據悉,他在都江堰探視倒塌的學校現場時不慎摔傷,手臂淌血,而他卻把來為其包扎傷口的醫務人員推開。他看到災情後痛哭不已,在電話中指揮救援人員:「我不管你們怎麼樣,我只要這十萬群眾脫險,這是命令!」他在和登機部隊官員說話時表示:「我就一句話,是人民在養你們,你們自己看著辦。」

整個晚上,溫家寶一直在災區同救援人員一起,他說:「房子裂了、塌了,我們還可以再修。只要人在,我們就一定能渡過難關,戰勝這場重大自然災害。」他去到都江堰一間坍塌的新建小學,彎下腰向被困在廢墟下的孩子們呼喚:「我是溫家寶爺爺,孩子們一定要挺住,一定會得救!」

汶川縣城有三分之一的房屋倒塌,而映秀鎮、漩口鎮和臥龍等八個鄉鎮損失更為慘重,部分鄉鎮已沒有房屋,全部夷為平地。災區沒水、沒電,與外界的交通和通訊全部中斷;汶水河上幾座水庫由於地震出現險情,其中圖龍水庫可能會出現堤壩崩潰。映秀鎮近萬居民只有2千3百人生還。

由於是星期一下午,學校正在上課,師生傷亡數字特別驚人。記者發出的照片觸目驚心,慘不忍睹,有位罹難小學生手上還緊緊抓住一枝筆,令人看後心碎。有位孕婦在災餘產下新嬰,取名為「震生」。家長們守在學童屍體旁痛哭斷腸,一名3歲女孩在父母死屍下抗爭40多小時終於獲救。

汶川地震中一幕幕骨肉分離的人間悲劇上演,又一幕幕劫後餘生的感人故事編織,悲歡離合的鏡頭,有痛楚思親的呻吟,有溫馨感激的熱淚,有絕望無助的哭泣,有重新振作的曙光。地震是在母親節後第二天發生,多少母親失去愛兒,無數孩子找尋媽媽,一場世紀大地震,嚐盡眾生苦樂。

這場地震的威力之大,「全國在震」,除東北外,中國西南、西北、華北、華中、華東、華南等十多個省及港澳臺都有不同程度的震感,連遠至泰國曼谷、越南河內都有明顯震感。吸取今年1月中下旬大面積低溫雨雪災害時救災緩慢的慘痛教訓,這次救災之快速,令人讚賞。專家分析此次汶川地震與1976年7月28日唐山大地震震級相同,都是7.8級,兩者釋放的能量也相等。唐山大地震釋放的能量相當於一千枚轟炸日本廣島的原子彈,共造成242769人死,16萬多人受重傷,54萬多人受輕傷。汶川大地震發生在人口稀少地區,震央與最大都市成都相隔159公里,加上救災迅速,所以才與唐山之大災難有天淵之別。這次地震,令豆腐渣工程的巨大隱憂再次備受關注。

中國自2003年非典型肺炎以來,政府對重大突發事件的危機處理機制和能力一次又一次經受了嚴峻的考驗。離北京奧運開幕還剩下不到90天,聖火依然在傳送路途中,汶川大地震令世人再次關注中國對防災減災的應變能力。今年是「奧運年」,年初南方雪災,年後股市暴跌,「3.14」拉薩騷亂,「4.28」山東火車相撞事故,天災人禍接二連三,就在地震發生當天,國家統計局公佈中國4月居民消費價格指數上漲8.5%,食品價格上漲22.1%,通貨膨脹壓力仍未見明顯緩解。

和川北大地震相反,5月3日傍晚納基斯熱帶風暴突然在孟加拉灣改道,肆虐緬甸仰光,橫掃伊洛瓦底江三角洲,奪去最少十萬生靈,軍政府甚至拒絕接受外國救援,視民眾生命如草菅,令人齒冷。「防民之口,甚於防川」,災情一旦失控,就會引起民憤,一發不可收拾。中國幸甚!幸甚!

謹以12年前(1996年3月8日)填的一首詞,作為本文結尾,對災區骨肉同胞致以深切之慰問。

南浦──雲南麗江地震賑災有感

滇北麗江天,起愁雲、哭弔孤魂多少?捐款救災黎,同胞愛、唇齒相依相好。親如手足,血濃於水瓜藤繞。洪患山崩和地震,賑濟還爭分秒。
墟牆殘壁荒涼,看中華族裔,雄風不倒。希望在人間,真情溢、欣喜生靈溫飽。炎黃骨肉,拔牙心痛何時了?千朵桃花開一樹,枝葉伴隨偕老。

(2008.05.16《華僑新報》第89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