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3日 星期日

第606篇:《零錄》

今晨放工,氣溫只有5度,冷風撲面,車的玻璃都結霜,誰相信這是五月天?回到家已6點半,打開電腦,收到詩友不少郵件,先將祝賀譚公壽辰的詩詞定稿。臨發稿前又接到黃道超博士的賀聯,他由於要開車送讀醫科的孩子到多倫多醫院診所實習,無法出席壽宴。懷石兄前天開了十多個鐘頭的車,長途跋涉,從底特律返回滿地可,抵步已深夜,他於啟程前寄來一幅賀聯,真情流露。

有詩友來信問我,譚公到底是80大壽還是81歲?我立即回覆:他老人家生於1928年,肖龍,今年添壽,虛歲當然是81。猶憶去年「詩壇第389期」祝譚公杖朝之喜,九秩晉一,就是邁向90歲的第一年;如果九秩晉九,就是89歲。詩友問我,該送什麼禮物?譚公是詩會壇主,每人寫一首詩,填一闋詞,作一幅聯,吟一段曲,撰一篇賦,就是最佳之賀禮。過去多年來,每逢譚公壽誕,都由我在報上刊登一首詞,今年最特別,由全體詩友參加;並與《華僑新報》聯合恭賀,全版紅字;星期五出報後,再由漢華美藝吳雲峰先生將彩色賀詞放大一倍,鑲進鏡框中,贈予譚公惠存。

相信這是獨一無二的集體創作,這份賀禮是詩友們的一份心意,紙薄情義重。今年譚公81壽辰,又適逢他創辦的嘉華公司50週年、譚銳祥基金會宣告成立「三慶」之喜。更值《譚銳祥詩集》出版,應該是「四慶」,再者,譚公1948年移居加拿大,到今年正好一甲子60週年,「五慶」也!

《譚銳祥詩集》封面
《譚銳祥詩集》已面世多日,由於我沒有時間派送,幾箱書還原封不動擺在我車廂中,本地詩友唯有等壽宴那天帶到紅寶石酒家派發,外地詩友就要等抽空到郵局投寄。我這幾個星期,天天加班加點,工頭告知,從現在起直到7月,都是如此;星期五更糟糕,放工時已經是週六上午9點。後園的草前天才第一次剪,我頭上的草已4個多月未修。上星期日中午到東坡樓見譚公,將兩箱詩集搬上車,下午到中華會館開會,籌備6月8日第13屆全僑公祭大典,散會已近5點。和譚公一起到楓華書市,將新出爐詩集贈送冰玉詩友潘社長和《華僑新報》;譚公邀我出席祝賀馬英九當選的聯歡晚宴,我身穿T恤牛仔褲球鞋,哪裡像赴宴的樣子?但時間已到,來不及回拉娃換西裝領帶,就憑這身「貓樣」獻醜。有幸能與知名專欄作家施雲先生同席,座中還有《世界日報》記者蕭小姐。我由於星期一要到猶太醫院驗血,必須空肚子,9點後不能進食,所以中途離席。和施雲先生碰了幾杯,開車時將玻璃窗降下,猛吸新鮮空氣,大嚼香口膠,以防警伯截停時聞到我的紅酒味。

與譚銳祥壇主攝於滿地可全僑公祭大典
今年中華會館主辦的公祭大典,儀式開始前將先向四川大地震罹難同胞默哀3分鐘。為祭典演出的藝術表演團體負責人吉勝英女士來電話,表示願將全部演出的車馬費捐予地震災民,這個義舉受到與會仝人的熱烈掌聲。中華會館開會時,大家也一致通過,取消原定於金豐酒家開設的晚宴,將餐飲費4千加元全數捐出來。這場地震,凝聚了僑胞「血濃於水」之骨肉情,各方善款源源不斷,確是前所未有的。本市幾乎所有中文報紙,都不約而同地以黑色版頭取代,而《華僑新報》900期,正好是哀悼四川大地震死難同胞的全黑版頭,這是十分珍貴的歷史見證,值得收藏留作紀念。

許之遠老師的墨寶
專程來出席譚公壽宴和曲藝晚會的馮雁薇詩友,明天將從溫莎抵步,並告知其妹馮燕薇,她將會到中山公園參加全僑公祭大典,聽我朗讀祭文,然後才返回溫莎。我們詩友將會聚首,熱烈歡迎她蒞臨滿市,屆時將有一次難忘的雅集。馮雁薇的老師──瓊瑤閣主人劉能松老詩翁,是嵌聯高手,出版《瓊瑤閣聯鈔》,又嵌千字文首字成聯,撰了500聯,成書《瓊瑤閣千字文嵌聯》問世,堪稱一絕!名師出高徒,馮雁薇詩友的詞,清麗脫俗,非常典雅,能一瞻才女風采,亦人生樂事矣!

另一賞心樂事,就是收到許之遠老師的墨寶。他在臨去臺灣出席馬英九就職典禮前,寄來了一份賀禮,囑咐轉贈譚公,是一張《銳祥大兄九秩晉一嵩壽有祝》的書法,鐵筆銀鉤,乃上乘名家手筆。其珍貴價值原來是那張紙,據來函告知,此紙乃兩百年前乾隆年間版本線裝書拆頁取下,是安省博物館之中國館館長,見許老師收藏文物,特慷慨轉贈。我也有福,能分享這兩百年文物。許老師來電話,謂數年前他來滿地可掃墓時,曾在火車上起草一首七律「讀《無墨集》有感」,手稿贈我,但他自己沒有存底,只記得最後一句「定非才與不才間」,將我的名字嵌入,問我能否把原詩讀給他,然後他用毛筆書寫。我收到郵件時,他已到了臺北,手捧乾隆年間舊紙,心情格外興奮。

打字到此,又收到電郵,是香港瀛海詩詞學會許昭華學兄剛寄來賀譚公的鶴頂格七律,我立即致電《華僑新報》小魏,要求以第三稿製版,今早傳去的兩個都作廢。與時間賽跑,就是這麼緊張刺激,欣讀伍老詩作,有「塗鴉付梓原吾願,信必如期可告成」,相信《伍兆職詩詞集》也將接踵而至,可喜可賀。這是本欄第606篇,零碎雜錄,取「錄零錄」諧音,那題目就叫做「零錄」吧!
(2008.05.30《華僑新報》第90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