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3日 星期日

第607篇:《慨言》


眾詩友以詩詞作為賀禮,於《華僑新報》刊登全版廣告
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仝人與譚公合影
左起:伍兆職、墨浪、雷一鳴、譚健民、
懷石、吳永存、王建華、何宗雄、徐茹茵
、墨浪夫人、白墨、馮雁薇、黃明嬋、汪
溪鹿、雪梅、吳瑞琪等。與譚公合影。
上週六晚紅寶石酒樓譚公壽宴,嘉賓冠蓋雲集,筵開50餘席,堪稱華埠盛事。詩會仝人以詩詞為賀禮,將《華僑新報》全版賀辭放大,鑲進鏡框中,由懷石兄為代表,上台獻給壽星公。紫雲以純正的普通話朗誦《壽星明》,字正腔圓;伍兆職詩翁以粵語朗誦賀壽詩,我在致辭後即席將一首七律朗讀,恭祝壇主健康長壽,敬賀《譚銳祥詩集》面世。眾詩友上台與譚公拍集體合照留念。

譚公壽宴上,喜逢專程從溫莎來滿地可的馮雁薇詩友,她與姊姊馮燕薇被安排與我、懷石兄夫婦同席,我首先向她致歉,因為在本欄上一篇隨筆中將她當作姊姊,稱馮燕薇為妹妹。她將手抄本《雁影薇香》詩詞集饋贈,是一份十分珍貴的禮物。我以為大家還有機會再見面,所以沒有帶《無墨樓吟草》相贈。譚公約定全體詩友,於本週日晚上於富麗華酒樓餐聚,為馮雁薇餞別。昨天一早和譚公通電話,才得知馮雁薇的母親不慎跌倒,情況危急,她已經緊急趕返溫莎,詩友晚宴取消。

我那天壽宴回來後,慨嘆與才女相逢恨晚,隨即做了一首詩,用毛筆抄寫好,準備週日餐聚時送給馮雁薇,想不到連這一點薄禮也無法呈上,唯有連同多年來的十幾篇祭文,一起郵寄到溫莎。
與譚公合影於壽宴上

有緣相聚,是件多麼微妙的事。同席有一位是我心儀了20幾年而從素未謀面的書畫家,他就是呂陸川老師。猶憶1986年,我到南華餐館用膳,見到牆上掛著一幅四、五米長的字,是李白的《將進酒》,被其天馬行空的狂草所深深吸引,情有獨鍾,嘆為觀止,看到落款署名「陸川」,還以為與老伴同姓。為了這幅字,我幾乎每個星期都去南華,有親友從遠地來,我也在那裡宴請他們,而且指定要坐在這幅字前的桌子,並拍了不少照片。後來南華改了幾次名,但有幸字畫還在,我也不管是否換了廚師,就是為了欣賞這幅字而繼續去光顧,還特地開車載了許之遠老師前往鑑賞。想不到陸川老師就與我同席,而且不姓陸而姓呂,我白白錯過了拜他為師的機會,慨言「天意弄人」!

那晚顏小梅老師也出席,而且被安排與詩友同桌。有位和我年齡差不多的先生走來問我,是否就是那位能書善畫的「盧國材」,因為他與盧君之父親很熟稔,我告知,此盧非彼盧也,我是潮州人,先父已辭世超過半個世紀;這位與我同姓同名的宗英,曾經是顏小梅老師的高徒,比我大10歲,數年前不幸病逝,我還剪下其「訃聞」。我帶這位先生去找顏老師,可惜她已經離席。從與馮雁薇、呂陸川老師、顏小梅女史的邂逅,到同名宗英的逝世,慨言人生緣起緣滅乃冥冥之中注定也。

席間有幸拜會李文燦師傅,感謝他曾許諾為我的肋骨傷患診治。雖然我始終沒有去找過他,但其誠意,感懷五中。北極狐半年前剛去了一趟阿富汗,這幾天又將隨記者團啟程前往汶川地震災區採訪,我祝她一路順風!畢竟,能回到故鄉,回到自己同胞身邊,總比遠赴阿富汗戰場令人放心。

壽宴不忘善事,譚公是晚捐了2千元予四川大地震救災,又捐款1萬元予滿地可中華醫院,還有幾批款項撥給其他多個團體。同時,撥出5千元捐予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作為活動基金,是譚公支持文化事業、弘揚中華國粹的又一義舉。剛收到溫哥華李錦榮詩兄傳真,信中告知:「我會小心飲食作息,不能再任性了。當兆職兄出版詩集後,我即煩您為我出書了。最近,我實感生命無常,真不知明天會發生什麼怪事!」《譚銳祥詩集》問世,無疑將掀起一陣出書熱,這是吟壇喜事。

銀幕上用幻燈片播放譚公一系列生活攝影集回顧,自青年時期黑白照片到詩會雅集點滴片斷,其珍貴鏡頭,令人慨言譚公80年崢嶸歲月,能像譚公那樣名成利就的人不少,但能在詩詞文學上有精湛造詣的儒商,譚公應是第一人。能這樣瀟灑活著,能這樣吟風弄月、漫步詩壇,夫復何求?

到蒙大附近愛爾蘭酒吧喝黑啤酒
我不能擁有譚公的財富,但我能逍遙自在地活在詩、書、酒之中,也知足矣!星期日那天,是第15屆國際啤酒節和Chapters書店大減價最後一天,兩名女兒一早就約定我,但中華會館開會,我只好自己先在唐人街下車,散會後搭地鐵去溫莎車站匯合。人山人海,百多個攤位被酒徒們擠得水洩不通,我們4人買了40張票,每人一個啤酒杯,能在超級市場買得到的當然不喝,專門找冷門啤酒、特別是黑啤品嚐,在德國、捷克、丹麥、荷蘭和比利時攤位先後駐足,她們幾乎每種啤酒只嚐一口,然後都倒進我的肚子裡了。有一個攤位專賣冰酒,還有一處是將冰酒倒進攝氏零下196度的冷卻器中,立即結成「酒雪團」,你一張口,小姐將雪團放進你口中,還有煙從口和鼻子噴出來,每口4張票。裝了一肚子各國啤酒,也品嚐了德國香腸,8點鐘閉幕,我們帶著滿身酒氣盡興離開。穿過地下幾條街,到聖芙蓮大道的Chapters書店買特價書,在星巴克喝濃烈黑咖啡,坐到酒味散了才離開。女兒不讓我開車,由她當司機,我順口說了一句:還不過癮!她立即把車開去蒙大附近一家愛爾蘭酒吧,喚了一大杯Guinness黑啤酒給我,每人又喚點東西下肚。我慨言:值得回味!
(2008.06.06《華僑新報》第90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