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3日 星期日

第615篇:《假期》

時間過得真快,兩週假期只剩下最後幾天了。除了美東4日精華遊之外,我們一家4口明天一早就開車去加斯佩半島4天逍遙遊。若問我這個假期過得如何,我可以用「豐收」兩個字來形容。

4天美東之遊,雖然走馬看花,也算是大開眼界,大飽眼福,拍了幾百張照片和幾個鐘頭的錄影帶,可以慢慢回味;又結識了許多新朋友,其中有一位來自亞省卡加利,一問之下才知道她與我在柬埔寨是廣肇惠的同校老校友。由於活動頻密,每天都在忙,所以沒有太多時間去搞園藝花事。

曾習之老師夫婦赴美國聖荷西參加越南邊和校友會全球聚會,啟程前來電話問我,《譚銳祥詩集》已經出版,你還在忙些什麼?我支吾以對,不能作答。他沒有空飛來滿地可主持其侄子娶兒媳婦的婚禮,的確有點遺憾。我和內子週六晚上赴喜筵,曾兄謂「闔府統請」,已安排我們一家4個位子,我立刻以手機急召正在出席銀行晚宴的兩女從市中心大酒店趕來。這位廣校學長幾天來由於太興奮了,聲音有點沙,他懇請我代表男方家長上台發言,感謝親友們專程從法國、美國等地前來赴宴。我曾經答應贈一喜聯賀新人百年好合,星期四一大早起來,將賀聯書寫在長長紅紙上,嵌入其子國威和兒媳翠眉的名字,帶去給曾兄;他將紅聯貼在大門兩旁,每一邊長逾兩米:

紅聯貼在大門兩旁每邊長逾兩米
翠黛畫眉,舉案齊眉,俊傑娥眉,立業宜家能富國;
紅繩繫足,傳情捷足,蜚聲鼎足,成名載譽可揚威。

許之遠老師前天晚上撥來長途電話,原來他從廣州打來,謂見到了廣州老伯黃伯華先生;兩人因文章而結識,幾年前許老師曾經在多倫多贈送一冊《臺灣沉淪記事詩》給廣州老伯,以文會友,傳為美談。他說將會在香港與許昭華學長相晤,文豪兩許,香江會面,乃詩壇佳話矣!我年底赴香港三週,屆時希望能拜會郭燕芝老師、許昭華學兄,但願能到羊城一遊,謁見仰慕已久的黃先生。

收到懷石兄電郵,傳來其小孫兒照片多張,他在每張照片上都加了旁白,有哲者蘇格拉底的格言,有諺語,圖文並茂,妙趣橫生,還題了一首七絕,弄孫之喜,洋溢其間;我將這組精彩照片傳給詩友,陸續收到他們的回音,讚賞詩聲不停。懷石兄嫂週一下午親臨寒舍,我打掃門庭,倒履出迎;大家開懷暢敘,引吭高歌,不亦樂乎!懷石兄饋贈我兩大袋書,其中有一套全4冊的《樂府詩集》和一套全5冊的臺灣版國立編譯館主編之《史記今註》,十分珍貴;我家藏書中有多種版本的《史記》,但都沒有這一套的註釋那麼詳盡,令人愛不釋手。果然一點沒錯,這真是豐收的假期!

女兒贈我的15大本剪報文件夾,我只完成了5本240篇,尚餘375篇未存放進去。傳真手跡積壓很厚,也未裝釘成冊;幾個月的舊報紙由於未閱讀,所以堆積得很高。花園的百花已好久未修剪施肥,秋天很快就會來到。以前總愛說「等放假就有充裕的時間可以處理」,轉眼只剩下今天了。

為了省油,換一部2009年豐田Camry佳美
為了明天的兩千多公里加斯佩Gaspe半島之遊,女兒上星期就和我們去車行看車。我那輛1998年的別克Buick已跑了23萬公里,每星期耗油七、八十元,非常不化算,我們在節約能源的大前提下,只好打消買四驅車的念頭,而從小車方面去考慮,最後決定換一部2009年的豐田Camry佳美。報了保險,昨天中午出車,取新車牌,噴防銹油,買新膠地毯,一切準備就緒,明天出發。

按計劃明天清晨六點開車,3個鐘頭後抵達魁北克城,參觀建城400年慶祝活動場地,繼程向東北進發,下午兩點到達里穆斯基Rimouski,遊天堂花園、水族館,下榻Comfort Inn酒店,晚餐在「龍蝦船長」海鮮餐廳用膳。星期五上午8點啟程,經Amqui小鎮橫跨加斯佩半島,中午12點抵新不倫瑞克省的Campbellton,再前往Dalhousie市參觀民俗節。搭渡輪到卡爾頓Carleton,漫步海邊沙灘,遊聖若瑟山,晚上住Manoir Belle Plage酒店。星期六一早離開,在New Richmond吃早餐、購物,途經多個小鎮,下午3點抵達旅遊勝地Perce,搭遊輪近距離遊覽海中巨岩和鳥島,是晚入住Cote Surprise酒店。星期日開車1200多公里返回滿地可,必須最少花12個鐘頭的行程。

剛才上網一看,如果沒有奇蹟出現,加斯佩半島未來幾天將會大雨連綿不斷,的確相當掃興。

人生苦短,能利用有生之年,做自己喜歡的事,是多麼寫意的事。然而,畢竟精力有限,總有油盡燈殘的時候。曾擔心今年聖誕節長假我去香港期間,由誰接任《詩壇》主編之工作,我問過幾位精於電腦操作的詩友,他們都推說恐怕屆時沒有空。我想,時間是擠出來的,見縫插針,關鍵在於「想與不想去做」。我的隨筆可以由香港直接電郵到報社,但很多詩友是用傳真機寄稿,就有麻煩。有位長者建議大家一次過寄來三週的詩稿,在我動身前一連編好3期寄出,但時間性稿件當然就無法兼顧了。能者多勞也!相信一定會有詩友「義無反顧、責無旁貸」,挺身而出吧!(一笑)

假期,這美麗的詞彙背後隱藏著多少東西,有歡樂,有隱憂,有驚喜,更有心照不宣的幽默!
(2008.08.01《華僑新報》第9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