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2日 星期六

第614篇:《暢遊》

工廠兩週長假開始了,本來計劃一家四口駕車旅遊,但兩女都請不到假,只好報名參加「美東精華4日遊」旅行團,度過難忘的4天3夜。待她們7月底拿到假期,再開車遊魁省加斯佩半島。

星期六一早在唐人街假日酒店前集合,6點正準時出發。45分鐘抵美加邊界,不到10分鐘就順利通過海關檢查;據悉是破了記錄,因為過去有旅行團曾經等了5個鐘頭才能過關,結果哪裡也沒去就直接到酒店休息。

登上觀景台鳥瞰紐約全景,右邊是帝國大廈
我們在紐約州首府奧爾巴尼市一家英文叫「龍」的中餐館吃自助餐,然後匆匆趕路,下午兩點許就抵達紐約曼哈頓洛克菲勒中心,這是由14幢大樓組成的摩天樓建築群。登上67層觀景台,鳥瞰紐約全景,拍了不少照片和錄影。猶憶23年前的1985年,曾經登上世貿中心頂樓,帝國大廈在我們下面,如今,卻與我們平行相對了。在第5大道和第42街遊逛,攝氏35度的炎熱天氣,最舒服就是躲進有冷氣設備的購物中心,我和老伴在咖啡廳喝冰凍咖啡,看街上擁擠的交通,忙碌的紐約人,深感大都會不適宜居住,還是喜歡滿地可悠哉閒哉的慢半拍生活。大夥又去時報廣場(也有人譯為「時代廣場」),得名於《紐約時報》的報社大樓(1903),由第7大道、第42街和百老匯交叉而形成,既沒有「廣場」,也沒有報社。結伴參觀杜莎夫人蠟像館,與栩栩如生的名人蠟像合照,幾可亂真。

離開蠟像館,由於還有一個多鐘頭自由活動時間,我提議去唐人街,老伴問我:你懂路嗎?「路在嘴邊!」趕緊跑下地鐵,問售票員,買了4美元儲值票,搭了6個站,在Canal站下車,一走出馬路,兩旁店鋪都是中文,就知道已經到了北美最大的唐人街。在一家唐人餐館用餐,在路邊攤位買荔枝,然後在中央街下地鐵,返回時報廣場正好8點正。穿越林肯隧道到新澤西州,下榻Quality Inn酒店。由於沒有買電話卡,從酒店撥長途電話回家,收費10美元。
星期日凌晨兩點許,酒店火警系統突然失靈,警鐘震耳,大家在睡夢中驚醒,團友都跑出戶外,直到消防車到後,才平靜下來,一番折騰,再睡下不到3個鐘頭就Morning Call,在酒店用完早餐又急忙出發。先到唐人街兜一圈,到聯合國大廈拍照,經過世貿中心遺址憑弔「9-11」死難者,然後在華爾街金融中心漫步,觸摸金牛,在紐約證券交易所駐足。到達碼頭已經10點,登上遊輪,暢遊哈得遜河、東河,穿越布魯克林大橋,曼哈頓全景一覽無遺。在自由女神像前,我對「自由」兩個字的定義有更深的感受。雖然走馬看花,沒有時間參觀大都會藝術博物館,但我已經很滿足。
登上遊輪暢遊哈得遜河,背景是紐約曼哈頓
午餐後,繼程前往美國古都(1790-1800年)費城,只停留一個鐘頭,攝氏41度的酷熱天氣下,參觀兩百多年歷史的獨立宮,與有裂痕的獨立鐘拍照,買些紀念品。沒有時間去唐人街,也沒有時間探訪《紅色漩渦》作者余良兄,就迅速離開。途經巴爾的摩市時,太陽剛要下山。抵達華盛頓已經晚上9點,下榻城郊Howard Johnson酒店。幸好一場雷電夜雨,將悶熱的氣溫稍微降低了些。

參觀形似希臘雅典帕特農神殿的林肯紀念堂
星期一清晨6點半退房,在酒店用好早餐,未8點就啟程,途經1865年林肯被刺殺的福特劇院遺址,首站到白宮前拍照。由於不準泊車,巴士司機先把車開走,半小時後回來接我們。然後參觀形似希臘雅典帕特農神殿的林肯紀念堂,十分莊嚴,建築物四周有36根高13.4米的廊柱,象徵林肯時代的36個聯邦州。堂內巨大的白色大理石林肯坐像高5.8米,坐像正面向東,遠眺水池另一端的華盛頓紀念碑和遠處的國會大廈;南、北牆壁上刻有林肯的「葛底斯堡演說」和第二次就職演說。

從遠處拍攝華盛頓紀念碑
在韓戰和越戰紀念公園逛一圈後,便前往國會山莊,可惜時間緊迫,行程倉促,團友只能從遠處拍攝重9.1萬噸的華盛頓紀念碑,而沒有到裡面乘坐70秒鐘電梯直達169.3米塔頂。據悉,首都華盛頓所有高樓大廈都不能超過169的高度。我們拍了不少國會大廈的照片,然後參觀太空博物館、國家畫廊和自然史博物館,我買了一些紀念品,又買了一本大型攝影集《華盛頓的昔日和今天》。

下午一點離開,到阿靈頓市漢宮大酒家享用中餐,兩點鐘出發,前往新澤西州大西洋城。這是靠賭客的錢迅速發展的「賭城」,30年前,除了內華達州以外的美國第一個合法賭場就在這裡開始營業。巴士到達海灘已經黃昏6點許,所有大酒店都是賭場,小賭怡情,輸贏幾十塊錢無傷大雅;在路邊觀賞墨西哥燒香腸,美味可口,飲大罐軒尼肯冰凍啤酒。帶鹹腥味的海風,吹走幾天來的炎熱,安排入住Ramada酒店已經快10點。有些團友還不過隱,又喚的士再去賭場泡錢浴,發橫財夢。

4天行程中,對我來說,最後一天最沒意思,就是去Woodbury Outlet名牌直銷中心購物。我寧願留在華盛頓多一天,因為還有太多景點未去,包括巍峨雄偉的傑斐遜紀念堂、肯尼迪表演藝術中心、最高法院、越戰陣亡將士紀念碑等。很高興由一位能幹的導遊才女阿May帶團,她除了能說普通話、粵語,還能講流利的法語,又熟讀歷史資料,而且和藹可親,樂於助人,值得在此一讚!
(2008.07.25《華僑新報》第90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