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2日 星期六

第616篇:《看海》

第三次來加斯佩Gaspe半島,還是為了看海,為了看海中巨岩別些Rock Perce。加斯佩在印第安語中是「世界盡頭」的意思,而別些巨岩就像停泊在世界盡頭外的一艘擱淺破船,而且一停就是三億七千五百萬年。有人將Perce譯成白沙,更有人譯成百歲,我且音譯「別些」,只能會意也。

開車一千多公里就是為了看海中巨岩別些
星期四一早六點出門,臨行前查看電郵,收到懷石兄來函,希望我租車,不要開新買的Camry,謝謝他的規勸,但我已別無選擇。取道40號公路東行,9點許抵魁北克市,先在舊城區一家名叫「顛豬」Le Cochon Dingue的餐廳用豐盛早餐,再到市區兜一圈,就匆匆趕路。越過拉博特大橋轉進20號公路向東北挺進,過了狼河市Riviere-du-Loup,20號國道變成132號省路。按原訂計劃,下午兩點許到達里穆斯基市Rimouski,入住Comfort Inn酒店,在櫃檯買四張入場券,大雨傾盆,我們沿128級階梯登上33米高百年燈塔,在Pointe-au-Pere沉船博物館憑弔一萬四千噸「愛爾蘭皇后號」Empress於1914年5月29日在此處沉沒,造成1012人罹難,只有465人脫險,比「鐵達尼號」船難僅遲兩年。晚餐在「燈塔」Phare海鮮酒家享用,有龍蝦、雪蟹、沙文魚(鮭魚)、海螯蝦等。

翌日酒店有早餐供應,退房時購買天堂花園的入場券,趁天色轉晴,驅車前往Grand-Metis參觀國際園藝展覽,拍了數百張照片,我們4人各自投票選舉自己喜歡的園藝。雨又來了,我們遊了一半,職員告知昂貴的門票可以使用兩天,但行程已安排好,只好割愛。中午,到3年前與老伴用餐的「龍蝦船長」Capitaine Homard餐廳,喚海鮮湯、龍蝦三文治、沙文魚、炸魚等。和「燈塔」一樣,餐廳在海邊,一面用餐,一面看海,聽浪聲、鷗聲,加上雨點敲窗聲,果然「聲聲入耳」。

填飽肚子,我們在雨中繼續趕路。在「加斯佩之門」的Ste-Flavie右轉,進入Mont-Joli後沿著Matapedia河橫跨加斯佩半島,在Amqui火車站拍照,喝杯香濃咖啡,一路都是山巒起伏,風景美不勝收。由於時間關係,我們取消遊新不倫瑞克省Campbellton和Dalhousie的原訂計劃,直向東行。在我住過的新鎮Nouvelle停車拍照,然後去卡爾頓鎮Carleton,投棧「美麗沙灘」Manoir Belle Plage。這是一間背山面海的觀光酒店,一望無際的海灘就在我們房間前面。由於陰雨不停,沒有陽光,海水溫度很低,海風微冷,氣溫只有14度,不能下海,我們在海灘用望遠鏡看遠處的船隻。

開車去我1981年工作過的瑪麗亞鎮Maria,在郵局駐足。猶憶當年郵差罷工40多天,我每天依舊到郵局寄信去香港,風雨無阻,令駐守郵局的女職員大受感動,漸漸與我成了好朋友。後來郵差復工,當時還未婚嫁的老伴一天之內竟收到來自加拿大數十封「解凍」之信。兩女聽我娓娓道來,不斷錄影留下時間見證。我到當年住過的小白屋拍照,又在小鎮地標──海鷗留影。繼程去New Richmond鎮,在超市買東西回酒店聚餐,還有半打軒尼肯啤酒。小鎮的晚上,格外寧靜,我們一家對著海閒聊,天南地北,東拉西扯,無所不談。將白天拍的照片存進兩部手提電腦中;和Rimouski一樣,這裡可以上網收電郵。我們計劃第3天行程,實指望天公作美,請收回風雨,給我們陽光!

風浪中,乘搭遊艇近距離觀賞別些巨岩
星期六一早退房,細雨綿綿,我們沿著「熱情海灣」Baie des Chaeleurs繼續向東。在Bonaventure加油後,雨霽天晴,一路停車取景拍照,海灣風景迷人,海灘紅沙見底,燈塔很多,漁民曬網,遠處海天一色,令人心曠神怡。進入魁北克前省長勒維克Rene Levesque出生的新卡萊爾鎮New Carlisle,所有消防水柱都用顏彩畫成卡通人物,足足數十個,將車速放慢,一個一個拍攝。中午1點前,我們終於到了「希望之角」,一幅Perce巨岩的畫面立刻出現在眼前,大家不約而同的「嘩!」「驚喜角」Cote Surprise酒店剛好就在這居高臨下的位置,取名果真恰到好處。

打開窗簾,別些巨岩就像油畫一樣鑲在窗口。我們開車進入市區,才發覺這個旅遊城市人人靠「石」吃飯,酒店、餐館林立,都是做遊客生意。將車停泊在市政府前,先去Surcouf Cafe吃午餐,然後步行去碼頭,購船票每人25元,乘搭遊艇環繞別些巨岩和鳥島一圈。風浪很大,乘客在甲板被浪花濺濕,都紛紛跑進船艙。兩女有幸獲邀到船長的駕駛室,還給她們掌舵,拍了很多照片和錄影帶。一個鐘頭後回到岸上,我們被色彩斑斕的石卵迷住,拾了兩袋放回車中。雨又下了,雨中撐傘在海灘散步,倒也很有詩意。在紀念品商店買燈塔、帆船、雪櫃磁貼、明信片,然後返回酒店。
在留言簿上寫下幾行字,並畫了別些巨岩留念。
晚上,我們到一家1927年就開業的Biard餐館用膳,吃海鮮自助餐,又吹一會海風,被雨趕回「驚喜角」。我希望能看巨岩日出,星期日一早就守在窗前,可惜雨越下越大,最後連巨岩也迷濛了。退房後在留言簿上寫道:「大自然的傑作,我們會永遠懷念,一定會再回來!」並畫了巨岩素描。上午9點許踏上歸程,一路上風雨不停,晚上9點半返抵拉娃家中,4天全程共計2350公里。
(2008.08.08《華僑新報》第91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