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7日 星期一

第628篇:《雜言》

全球「金融風暴」升至「金融海嘯」,股災泛濫,香港股市幾天內跌了四千多點,加幣更直落,對港元跌至1比6,總之,乏善可陳。三聚氰胺由奶製品到雞蛋,今年萬聖節,派巧克力成了顧慮,家長紛紛勸小朋友不可隨便吃來歷不明的糖果。小學生上門賣巧克力,如今改成賣清潔用品。

花了納稅人3億元的聯邦大選塵埃落定,哈帕的保守黨少數政府依然無法在國會中佔盡優勢;有樣學樣,魁北克省選又將開鑼,莊社里的自由黨少數政府為了改變席位,將魁人黨和民主行動黨的票數拉過來,希望爭取成為下一屆多數政府,以擺脫反對黨的壓力,將於日內宣佈大選。在一片風聲鶴唳的氣氛下,令人喘不過氣來。今晨滿地可下了第一場雪,算是給殘秋送行,冬天又到了。

星期日晚,到機場送別老伴,我事先吩咐兩女,不許在媽咪面前說感性的話,例如:「我們捨不得您,再也吃不到您弄的好菜」之類,怕媽咪會忍不住哭。大家有了默契,到杜魯多機場,因一早在網上取了機位,只將行李過磅,換了登機證,就匆匆在入閘口告別,所以也沒有時間說長問短。想到兩個多月後才能相見,小女鼻子一酸,背著我就哭了。我們離開機場,順道開車送她回麥基爾大學校舍,如今剩下我和大女,她比較堅強,雖然感冒了好幾天,還得趕回家通宵寫訴訟案例。

接到溫哥華李錦榮詩兄的電話,我和他及夫人寶珠姐聊了許久,他們聽說我明年1月9日由香港返加拿大時,將在溫哥華停留4個鐘頭,就約定到時相見,一起用晚餐。自2003年1月到明年1月正好6年,神交6載而素未謀面,每週只憑傳真機收詩稿,風雨不改;他的手稿用毛筆書寫,本身就是一件件藝術精品,我裝釘了好幾大本,有空翻閱,大飽眼福,如今有機會一睹廬山真面目,真是人生快事,堪稱吟林佳話。詩壇上還有好幾位詩友也從未見過面,只要有緣的,總有相逢的一天。

喜接許之遠老師4頁傳真,寄來「旅中抒懷」10首和「台灣即事」9首。原來許老師夫婦剛從地中海旅遊回來,還上網將在埃及、希臘、土耳其拍的旅遊照片全寄給我,令人羨慕極了。我和許老師通了電話,他知道我聖誕節期間到香港,剛巧他也在12月23日抵步,囑咐我一定要找他,然後一塊赴穗城探望廣州老伯。老師在來信中寫道:「弟台大半生勞苦,世情見多了,也不過如是。總之,兒孫自有兒孫福,花了才是自己的。反正貧富相差不遠,尚幸這裡沒有飢餓,而且年歲大了,吃也吃不多,又有什麼可驕可傲?」許老師很關心我內子:「她也苦了大半生,兩女已不需照顧,現有現花最好,讓她也快樂多點,她的身體一直不好,切不可再省而成憾事,你自己也是一樣。」

星期一那天,大女兒一早開我的Buick去找醫生,取了抗生素和請病假證明,回到家見我正在打開車後廂,找工具換輪胎,我告知,車後輪不知何時竟被鐵釘刺穿洩氣,不能開了;她二話沒說,就和我一起拆輪胎,然後開車去補,叫我在家休息。因為晚上還要捱夜到天亮,必須午睡。我知道爭不過她,就由她去。果然,當我3點半醒來,她已經將補好的輪胎安裝上。晚上,她一直守在電話旁,不斷上網查看長榮851號班機抵香港的時間,又追電話給她姨媽、舅父,直到午夜12點半,終於證實媽咪平安回到家,立即打手機到工廠給我,我叫她馬上吃藥睡覺,不能再這樣熬夜。

為了方便與老伴聯絡,女兒教我上「臉書」Facebook,上面可以上載照片,比電郵更方便。我將詩會活動的照片貼上,只要詩友上去便可以查閱。小女兒列印了許多上網資料給她媽咪,她自己在校舍也直接與香港通話,遙隔萬里,咫尺天涯,科技發達,一上網就可以見到對方,這已不是杜工部「烽火連三月,家書值萬金」的時代。從電話到傳真,從上網E-Mail易妙到Facebook,這真是個飛躍。
媽咪家姐去香港,父女倆相伴
接到亞省愛城曾習之(任歐)老師、廖如真老師夫婦的長途電話,是從加州聖地亞哥撥來,原來曾老師去探望患病的姐姐,廖老師叫我到了香港後將聯絡電話給她,說不定她屆時也會去香港相見,真是熱鬧極了。她告知88高齡的郭燕芝老師,說我會去探望他老人家,郭老師非常興奮,吩咐一定要見面。我還有很多朋友、同學要拜會,包括許昭華學兄,聽說法國關不玉同學也許會赴港。

那天在唐人街見到我的老同學,她先生說每星期都讀我的隨筆,所以即使幾個月沒見面,也知道我每天在做啥,周遭發生什麼事,我說這是本欄的特點,寫寫小文章,記錄身邊瑣碎的小事物,沒有口號,沒有教條,切忌概念性的學術詞彙,更怕政治術語。所以我只稱自己是稿匠,難登「作家」大雅之堂。我的隨筆是寫給讀者看的,我也不需築一道牆將自己朦朧化,因為「我就是我」。

很高興看到紫雲詩友那麼快就站起來,沒有因母親的辭世而放棄,依然堅持編改,一早就將詩友大作組稿,並細心指出詩友們的平仄出錯,相信她會做得比我還好。這樣,我屆時去越南就可以放心,不用牽腸掛肚。適值詩會成立9週年(11月6日),下星期《詩壇》將出版紀念專輯,順告!
(2008.10.31《華僑新報》第92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