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4日 星期一

第561篇:《樂事》

上週六晚上,眾詩友雲集華埠君悅酒家,出席譚銳祥壇主八秩壽宴,堪稱詩壇樂事。伍兆職詩翁因星期五到醫院切割白內障,不能赴宴,特在動手術前寫了祝壽詩傳來,吩咐我在壽筵上朗讀,並於開席前打我的手機向譚公祝壽。劉源夫婦還帶了一個大蛋糕。由於譚公叮囑「攜眷」,懷石兄嫂帶了小女,我和老伴也帶了大女,她倆預科曾讀同校,老同學相見,有講不完的話題。冰玉帶了束鮮花贈老壽星。蘇朝大姐帶了金石家陳渥先生刻的印章為賀禮。詩友們大多帶了紅酒給壽星公。


席上譚公與嘉珈、懷石之小女盈盈合影
星期六那天,李錦榮兄從溫哥華傳來了次韻鄭石泉先生祝壽詩3首,劉源兄也傳真七律,新加盟的李廣德先生電郵兩首七言絕句,北極狐電郵一首鶴頂格五律,我將這些詩稿連同伍老的墨寶一起帶到壽筵上。懷石兄還特地為詩會選了《齊天樂》會歌,由古箏名師饒蜀行老師譜曲,於今年5月從廣州傳來,乃以古箏名曲《霓裳訴》為主旋律改成;他在席間將曲交給我,並問我是否對該詞有印象,見我一頭霧水,他揭曉了,原來是我在1999年11月24日賀詩會成立時填的。可惜嫂夫人那天沒有將古箏帶去,否則一曲彈成驚四座,肯定令壽筵生色不少。我邀請何宗雄校長代表全體詩友講話,向譚公祝壽,大家唱生日歌,拍照留念。譚公頻頻舉杯與詩友暢飲,場面相當溫馨、感人。

為了譚公壽辰,我決定編印一冊8x11《譚銳祥詩集》作為賀禮。星期五工廠休假,整整一天一夜,才完成譚公自己的詩51頁,星期六一早起來,將詩友唱和、贈詩逐一編組共計54頁,到下午4點結束,然後開始搞目錄13頁,加上扉頁合計120頁,將書皮裝訂機加熱,約6點才完成,熱辣辣出爐,匆匆趕去唐人街,時間剛剛好。由於譚公還有兩百多首舊稿未曾發表,要等他搜尋齊,所以原訂今年壽辰出詩集的計劃只好再拖延。我自己手工編的這本草稿,亦可以作為日後出書的清樣。

除了雷一鳴先生孫子彌月之喜無暇出席,吳瑞琪先生感冒未癒,其他詩友大部份都到齊。大家歡聚暢談,笑聲雷動。海語兄對著名油畫家湯沐黎的推崇很有見地;雪梅兄回憶他用兩個鐘頭時間填《滿庭芳》;汪溪鹿夫婦邀請眾詩友再訪鹿鳴園,他說園裡三棵大櫻桃樹正在成熟、結果;聽北極狐細訴她每天只睡幾個鐘頭,全心全力衝刺,令人肅然起敬;紫雲的《虞美人》詠百花詞已寫了鬱金香、繡球花、石榴花、蝴蝶蘭、迎春花、荷花、山菊、薰衣草,看來這詠花工程非常浩大也!王建華俠女是詩友中年齡最小的,很久沒有讀到她的詞,是時候催稿了。譚健民先生談四邑方言與平水韻的淵源‧並回憶譚公勸他寫詩的往事。

譚公送我和詩友「月宮殿」宣紙。懷石兄將香港著名畫家李超鵬先生的詩畫套書相贈,包括:《古詩今讀》、《古詞今話》、《李超鵬一覺十年》、《此中有詩意》,每幅畫分別配上唐詩宋詞名句,畫風樸素,格調高雅,讀之令人賞心悅目,懷石兄希望我能與李先生聯絡,這可真是樂事。

在壽筵上,何宗雄校長談及臺大同學組團來滿地可之事。據悉,臺大農業化學系共有46位同學於1961年畢業,大部份都已退休,近年大家相約每兩年聚會一次,上次在夏威夷,今年選在本省。他們一行30多人將於6月30日抵達滿地可,7月1日加拿大國慶日遊覽本市,是晚在何宅歡聚,屆時可余亭一定好熱鬧。次日前往魁北克各景點3天遊,再往首都渥太華和安省多倫多,7月6日返滿地可後踏上歸程。大學畢業46年後,老同學還能相聚,這是多麼令人羨慕的人生樂事。我們端華同學今年7月在巴黎聚會,明年1月相約同遊越南,我因請不到長假,只能望洋興嘆,但願來日再見。

回到家收到紫雲的電郵,告訴我一個好消息,她將於7月中旬有12天的歐洲之遊,足跡遍及法國、意大利、瑞士、德國、英國,她說知道我喜歡蒐集風景片,每到一個地方都會寄明信片給我,行萬里路勝讀萬卷書,相信她這一趟歐遊,一定能填出數十首好詞,此乃詩壇福音、詩友喜訊矣。

昨天去開信箱,收到一個大郵包,是從澳門空郵寄來,打開一看,是梁羽生的《名聯觀止》上下冊,厚1200頁,原來是法國關不玉同學今夏旅遊香港時購買贈送給我的。我立刻去書桌抽屜找出一個盒子,裡面裝著厚約四英吋的小方塊剪報,每張剪報都蓋上年月日,是從香港《大公報》「大公園」版剪下的,從第一張「孫行者,胡適之」開始,日期是1983年3月17日,也就是梁羽生《聯趣》的第一篇,直到最後一張「是女是男生一個」,日期是1986年1月19日,足足34個月,想不到20多年後的今天,香港天地圖書公司將這每日一小框框結集,我獲書的喜悅是非筆墨可形容的。因為,這厚厚一千多張剪報小紙,沒有貼成書,每次閱讀只能像讀卡片那樣逐張抽出,又要按日期放好,從亞省愛明頓搬到魁省滿地可,這一盒寶貝緊跟著我,內中還有彭光中的《郵中趣》,也是厚厚一大疊,還有《文匯報》文妙公《馳騁文場》也剪到文老逝世為止。關不玉同學在電郵中用「英雄寶劍」來比喻好書贈知音,投桃報李,我卻不知用什麼報答。手頭上有一本《劉賓雁紀念文集》,厚640頁,是從網上訂購,後來明鏡出版社又贈一本給作者,我就擁有兩本,送關不玉兄留閱。
(2007.06.29《華僑新報》第56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