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4日 星期一

第562篇:《感受》

伍兆職詩翁連續兩個星期五到醫院切除左右眼白內障,手術十分成功,可喜可賀。我的左右眼手術相隔一年才完成(2004年7月15日右眼,2005年7月28日左眼),未切割前,看東西非常模糊,晚上望月亮,一個變成六個,偌大的路牌什麼也看不到;右眼動手術後,左右相差很大,右眼看白色牆壁,鮮白得幾乎微藍,左眼就將白色看成了啤酒黃。兩眼全換新後,藍天綠草,紅葉黃花,所有顏色都非常鮮明,美麗遠景一收眼底,雙眸就像將望遠鏡鑲嵌,我這才相信「千里眼」的比喻。

醫院給我晶片卡,保用5年。醫生說他的病人大多年逾古稀,我是唯一年紀「最輕」的。他問起我的職業,我說在數千度的高爐邊操作,他終於明白,是高溫引起白內障提前形成。翻查百科全書,白內障為眼內晶狀體混濁的眼科病,長期暴露於高溫(如吹製玻璃及攪煉熔鐵)、X射線或受到亞原子微粒(特別是中子)的轟擊時可以引起白內障。糖尿病患者,尤其是病情控制不佳的青年患者可出現白內障,老年性白內障最常見,是晶狀體隨年齡的增長而密度增加的結果。我的眼睛未動手術前,近視力增進,達到不戴眼鏡便能閱讀的程度,切除白內障後,看書就要配老花眼鏡了。

我和伍老的感覺一樣,像上天賜予一雙新眼睛。我現在才明白,這「靈魂之窗」太重要了,想起盲人的痛苦,我更慶幸自己擁有的一切。感同身受,必須在你親身經歷之後才深切體會。四肢齊全,從未坐過輪椅的人,怎麼會想到傷殘人士不能過正常人生活的痛苦滋味,不會明白照顧他們、給他們提供方便的重要性。人只有失去自由,才知道自由的可貴,太子女芭麗絲‧希爾頓在監牢裡度過難忘的廿幾天,出獄後對人身自由倍感珍惜,發誓以後要做「乖乖女」,絕不會再回到牢籠。

昨天聽新聞,又有六名加拿大士兵在阿富汗陣亡,使死亡人數攀升到66人。如果這裡面有一位是總理哈帕的親人,他會有什麼感受?他還會不會又說出那番話:我們的士兵是為了加拿大犧牲的,我們保衛和平的神聖任務不會因此放棄,加軍會繼續留在阿富汗。像這樣的官腔,布什說得最多,伊拉克戰場3千多條美軍性命令總統麻木,如今,即使美軍傷亡再大,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猶憶前幾年陣亡加軍回國,總理親自到機場迎接靈柩,全國下半旗,葬禮可以媲美大人物,漸漸地,死亡人數增多,都麻木了!再也沒有下半旗,沒有隆重國葬,無名英雄回國的新聞不再是報章頭條。

還記得台灣當年對駕機「起義」回來的大陸飛行員重金獎賞,後來「義士」漸多,也就不了了之。台灣《自立晚報》記者徐璐、李永得首次到訪中國,所有報章連篇累牘,將他們每一天的活動詳盡報導,後來到大陸的台灣人一多,就沒有什麼新聞價值了。連戰到中國,傳媒轟動,宋楚瑜再去,氣氛還可以,郁慕明包尾,就遜色了,接下來的李敖,掀起一點小浪花,很快就沒有人提及。

打響第一炮的意義就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世間多少事,都是這樣大起大落,所以,聰明的藝人就善用「激流勇退」的一招,但切記不可食言,否則,「告別演出」之後又「復出」,就會有反效果。君不見,多少名人隱退後不知所終,任由搖筆桿文人加油加醋,就是不肯出面澄清。

感同身受,也多次發生在我身邊。很多夫妻鬧上法庭,最愛說的一句話竟然是:「彼此性格不合,因瞭解而分開」。有好友夫妻因緋聞鬧翻,粵諺曰:「寧教人打仔,莫教人分妻」,我們作為朋友,一定會好言相勸,看看能否有奇蹟出現。或許是一時衝動,待事情漸漸淡化,也許會有轉機。我們詳細分析彼此得失,衡量雙方利害關係,幾十年的夫妻感情,怎麼可能一刀兩斷,說離就離?「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或者是平時的小誤會沒有機會冰釋,積少成多,一發不可收拾。如果有第三者介入,只要夫妻同心,外遇的糾纏,謠言的干擾,都是暫時的,煩惱終將過去,多想到對方的優點,多回憶彼此的昔日是怎麼捱過來的,有痛苦,有歡樂,有辛酸,有甜蜜,這些歲月的積累,是一筆豐富的感情債,一輩子也償還不清。美色當前,男人會魚與熊掌,兩難取捨,但一腳踩上兩船,就踏上了不歸路,要付出昂貴代價,包括婚姻、家庭、事業、財產、名譽。我深知婚外情的危險,所以對感情路上的美麗野花,眼看手不採,觀賞也只能點到為止,不敢跨越雷池半步。

維繫婚姻的最重要因素,是「愛」字,只要有了這個字,對彼此的缺點可以包容、原諒、接受;只要有了這個字,就有任何理由去保護家庭不會被拆散,去冰釋誤會,去美化對方的缺陷,包括年紀、容貌、身材、學識、出身。當你將結婚戒指戴在對方的無名指上,你就已經對自己的選擇負上畢生的責任,不需要海誓山盟,不高談地老天荒,不稀罕幾克拉鑽戒,只要在有生之年履行你的承諾,攜子之手,走完人生最後幾年。謹以此文,贈予一對我十分敬佩、仰慕的夫妻,祝他們平安度過難關,度過婚姻危險期,珍惜來之不易的這段愛情,以愛的聖藥療傷,早日康復,永結同心!
(2007.07.06《華僑新報》第85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