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4日 星期一

第573篇:《深情》

這兩個星期可真漫長,時鐘好像停止,我似乎像鄰居退休的老外,悠閒得有點不自在。昨天去找醫生檢查傷勢,依然不能正常活動,必須再休息兩週,10月初才覆診,看看到時能否做些輕活。

平時要多忙有多忙,如今除了在電腦前敲敲鍵盤,似乎什麼事都不能做,連俯身撿拾一張紙也十分吃力。晚上睡覺不小心翻身,壓到傷處,疼痛得醒來。清晨起床,想伸懶腰也不行。最要命就是鼻敏感,一想到打噴嚏就怕怕,猛擰住鼻子,能忍就忍,一旦忍不住,後果不堪設想。還有咳嗽、打嗝,甚至大笑都是飽受懲罰的違禁動作。問醫生有何良藥,答曰:只有止痛藥,除了休息,沒有什麼仙丹可以醫治。如果繼續大動作,患處不但無法癒合,還會加劇惡化。務必「奉旨休假」!

親友電郵、電話、傳真不斷,令我既感動又慚愧。感動的是溫馨的關懷,慚愧的是區區小傷,竟然大驚小怪,勞師動眾,於心何忍?受傷翌日,胞姐和甥女深夜到訪,煮雞蛋在患處來回滾動。譚銳祥壇主、伍兆職詩翁、何宗雄校長、雷一鳴先生多次來電話親切慰問,並與汪溪鹿詞丈、海語兄、李錦榮兄等不約而同寄來慰問詩作於《詩壇第402期》上發表。我在打字時將「盧師、墨師、恩師、詩師、詩兄」等都刪去,希望見諒。小潘媽媽在電話中對晚輩關懷無微不至,詢問如何將雲南白藥送交給我。鄭石泉先生來郵也提及雲南白藥,他認為洋醫師和中國傳統中醫雙管齊下,可能湊效一些。張清老師在電郵中問及我的傷勢。蘇朝大姐來電話與老伴長談,關切我的近況。在中國旅遊的曾習之老師和廖如真老師、香港郭燕芝老師、多倫多許之遠老師均多次來電話問訊。李錦榮兄嫂還寄來慰問卡,以隸書寫著「願快康復」,內中夾了一封信和一張支票,他夫婦的熱情我心領了,支票會以他倆的名義捐贈詩會。紫雲最早來郵:「俗話說:傷筋動骨100天,養傷不是休假,還是不要做事情為好。」懷石兄來電話長聊,叮囑有加,問我有何所需,我則認真的說:只要每週能收到詩糧,就是靈藥!雪梅兄寫了兩頁長信,並告知其老母親不慎在家中摔倒的事,幸暫無大礙。曾君榮同學親自到寒舍探望,並以祖傳秘方出示。巴黎幾位同學先後寄來電郵,關不玉同學說:「其實,我們都五十出頭,身手沒年輕時那麼靈敏,要處處提神,要不然就會“行差踏錯”。」郭同學說:「我們這把年紀,凡事動作要慢、穩、定,急性子萬萬使不得。」江同學認為:「有人說:50歲前搏命掙錢,50歲後就須拿錢保命,這話似乎每個人都適用。老同學!是該好好注意身體了。」許同學要我多加休息,她說:「肋骨裂,避免活動,讓骨骼有機會併合,要多多休息,多多保重,要恢復痊癒,閑不住也得閑。」人間有情!親情、友情、詩情、師生情、同窗情、筆墨情,在這一次工傷中都顯露出來,令我感慨萬千。患難見真情,我再一次感謝身邊朋友,謝謝你們!

幸好老伴因耳水不平衡辭工在家休養,我每天起居飲食由她一手包辦。6部電腦中的四部拿去修理,都是她一人捧出捧入;10天前由她種下的草籽,已經長出密密的綠苗;星期二晚上將多包垃圾和環保回收桶大堆報紙搬到屋外,以前是小女負責,她寄宿學校後,就由老伴頂替。每天清晨,我們到附近公園散步,我走得慢,她要扶我,這時刻才深深體會「執子之手,與子同行」的感覺。

女兒開車幫我去工廠見女秘書,遞交醫生簽發的工傷報告,填寫表格,領取支票,去藥房買藥,又幫我打電話去詢問電腦故障,交涉稅務局出錯,申報醫療藥品等。每天放學或放工回來,噓寒問暖,怕我悶得不耐煩,去租影碟回來,又陪我看抗日戰爭、新中國風雲紀錄片。星期五放學後到唐人街幫我拿大疊報紙,總之,不許我動!她說有幾天假期,可以在家陪我清理書房、紙堆,還答應下星期三晚上陪我出席McCord博物館《憶──此地留影》流光珍藏影集展覽開幕禮,屆時能欣賞何宗雄校長提供的珍貴舊相片。小女兒星期五放學後從宿舍回家,她提議週末全家去摘蘋果,我只許眼看、口嚐,手不動也。我答應一起將堆積多年的照片逐一放進相簿中,這項工作要費時多日。

由於長期值夜班,每天凌晨五、六點才放工,這十幾年來,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無牽無掛一覺睡到天亮。早睡早起,精神飽滿,「既來之,則安之」,本來很差的心緒,如今也漸漸平靜下來。試彈唱女兒電子琴,居然還記得鋼琴伴唱《紅燈記》:「臨行喝媽一碗酒,渾身是膽雄赳赳....」

休假在家,才有時間上網瀏覽,特向朋友推介下列一個網址。廣州黃伯華先生曾經到多倫多住過一段日子,在中國博客開設了「廣州老伯在多倫多」網站,回國後一直辦下去,網友遍及天南地北,內容非常豐富;他在多倫多與子漢先生過從甚密,子漢先生逝世時他已在廣州,網站提供最先報導,並有《紀念陳桂》,上面能看到有關之詳細資料、照片等。自《詩壇第399期》起,該網站增添《詩壇專輯》連續幾期轉載,詩友們可以到lbintoronto.blogcn.com網址點擊。
(2007.09.21《華僑新報》第86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