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4日 星期一

第574篇:《惜才》

詩會聯絡電子郵箱見報後,很快就收到多封來信。有寄詩稿的,也有索取《平水韻部》和《近體詩格律表》的,還有提出許多疑問的,我都一一回覆。收到劉先生來郵,指出《詩壇第402期》中發現三位詩友的詩犯忌,有兩位犯「三平」,一位則平仄出錯,犯第二四六字同聲,問我是否因「病中疏忽未曾發現」?我讀後很感動又感激,立刻回函致謝。劉先生隨後寄來《移花接木集》、《論律詩和古風的平仄格式區分》、《關於簡化所致的聲韻混淆》等,令我愛不釋手,獲益良多。

滿地可藏龍臥虎,人才輩出,從劉先生的論文可以得到印證。他花了多少心血,將五言平仄格式區分,按數學上的組合公式計算而得出32種格式,其中除了4種屬五律常規格式外,其餘28種都被歸劃成古風。得出結論:五古可有32種平仄格式,七古可有128種平仄格式,但近體詩只能是4種常規和8種變化的平仄格式,「凡超越這12種律句格式,不論屬何名人手筆,一概不能排在律詩之例。」劉先生用科學的方法,系統化地將律詩和古風區分,把詩詞研究提升到理論之範疇上來。

對簡化字聲韻的探討,劉先生也下了功夫。由「發財、髮財」到「拉麵、拉面」;由「前后」到「王後」;由「萬裡長城」到「範仲淹」;由「一只鳥」到「隻要」;由「放松」到「鬆柏」,舉出無數例子,慨嘆今天的學生讀不懂自己祖國原來的文字,發人深省。對詩會堅持用正體字(繁體字)創作深表稱讚。我在想,這樣的好文章,若能讓廣大讀者也能分享研究成果,功德無量也!

今晚與老伴到McCord博物館出席《憶──此地留影流光珍藏影集》展覽開幕儀式,眼界大開。展出了陳超萬、何宗雄、李加弼、葉榮澤四個家庭提供的黑白舊照片,分成「象徵、遷移、移民、此地、創意、奇想、用品、遺落」八個單元,走進時光隧道回到數十年前,在歷史中沉思、追憶。

何夫人徐茹茵女士告知,何宗雄校長今天去醫院檢查,花了4個鐘頭,不許進食,又匆匆趕來赴會,以流利法語演講,不看演講稿,實屬難得。何博士在主流社會中具有極崇高的地位,他的健康更重要,我再三勸說他要保重身體,不宜操之過勞。他於是向我細述日前赴國家劇院觀賞表演時迷路的驚險經歷,令我捏一把冷汗。那晚司機將何校長送到聖嘉芙蓮大道東,而大劇院是在大道西,校長一路向途人打聽方向,被一名飛女當街攔劫,何老一面高喊「打劫!」一面躲閃,急中生智,從外套口袋中摸到一瓶水,隨即朝飛女頭部還擊,然後用盡全身之力奔跑;後面兩名男子追來,幸好附近有一家餐館,跑進去借電話報警,警察很快來到,才將何老安全送到劇院,有驚又有險。

何校長的歷險記,可以看到滿地可治安日益變差。他又回憶起急診室的親身經歷,從晚上10點肚子劇痛,飛車到醫院求醫,一直等到第二天上午9點,沒法再忍受下去,只好自己回家。政客拉票時都是一樣的臉孔,開了一張又一張空頭支票,到他們大權在握就違背承諾,大刀闊斧砍伐醫療預算,百上加斤不斷加稅,多少病人過不了急診關口就一命嗚呼,我與何校長求醫經歷就是鐵證。

多少才華橫溢的精英都被病魔煎熬,不堪回首。女兒的同學說,她們即使在窮困的巴基斯坦,看病也不會超過兩小時,哪裡有那麼糟糕。有人說,要扭轉局勢,應該多一些華人參政,你信嗎?

好友陸續來電話慰問,我說醫生除了給你止痛藥,就勸你多休息。日前在路上遇見張先生夫婦,他們叫我去取熊膽,加上潘媽媽的雲南白藥,雙管齊下,估計應該沒大礙。長輩惜才,不斷寄來詩稿勉勵,令我深感負疚。還記得上週四,懷石兄嫂到寒舍,閒聊詩藝,欣賞珍藏之各家墨寶,又瓜子琴和口琴合奏,不亦樂乎!雖然當晚胸部劇痛,但想起能與劉才子共聚,咬緊牙關就沒事了。

詩壇後浪推前浪,人才濟濟,詩圃百花齊放,來稿源源不絕。山菊、墨浪、蔡麗華、黃湯民、劉家驊、吳永存、黃國輝、劉運仁、李廣德等新詩友加盟,詩會惜才愛墨,謹借此文向諸君致意!

感謝汪溪鹿夫婦來函,謂「這幾天不停地想著你」,「為你求聖母給指示,祈望上天保祐」。謝謝伍兆職詞丈和海語兄,慷慨捐贈多本《滿城賡詠集》,我轉贈予新加盟詩友。感謝吉勝英女士電郵慰問,感謝散居法國、德國、美國的同學來電話、電郵。利用休假日子,整理各詩友傳真墨寶,妥為珍藏。誰說「文人相輕」?我則堅信有緣能相識,有情不相欺,有才應互敬,有義可同行。

也收到一些新朋友的詩稿,題材豐富,包羅萬有,感情真摰,可惜不講平仄,也沒押韻,或一詩數韻,只能割愛。我唯有將《平水韻部》和《近體詩格律表》相贈,希望他們認真閱讀,能對古典詩詞感興趣者,大都是飽學之士,各有所長,都有非常好的文學功底,只要肯放下架子,不講面子,毫不懷疑地全面繼承前人寶貴的文化遺產,一定可以寫出嚴守格律的好詩。可以預測:繼中樂、中醫藥之後,隨著經濟起飛,舊體詩詞將成為一項「文化時髦」,提倡舊體詩的高潮即將到來!
(2007.09.28《華僑新報》第86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