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3日 星期日

第598篇:《求職》

小女兒一早從麥大校舍來電話報喜,原來她獲得卡夫Kraft食品公司錄取,成為暑假四個月職員,負責產品質量檢驗,待遇很好。她在網上將個人履歷表寄出,一個星期後獲通知前往面試,應徵者不少,能進入這全球第二大食品公司,她以為沒多少希望,想不到才幾天時間就接到好消息。

嘉珈(右)和嘉珮(左)兩姐妹相差四歲
她任職多年的銀行,其上司對她的評價頗佳,除了向卡夫公司提供良好職員證明,還恭賀小女有新工作,並坦言保留其銀行職位,任何時候都可以回來,下班後或週末若想要找點外快,也可以安排,總之大開方便之門也。她相信幸運之神眷顧,從15歲開始,她先後幹過的工作,十隻手指也數不完,從賣巧克力、賣校服、賣雪糕,到賣牛仔褲、賣手錶、賣內衣;從披薩店侍者到影院售票員,幹得最久的,是銀行這份優差,開始只是接聽電話,回答顧客疑問,後來調到貸款申請部門,如今是保險部門,負責審查顧客體康、病患、受傷賠償等。她人緣好,每次求職都很順利通過。

相反,大女兒就比較麻煩,她做過的工作比妹妹有過之而無不及,但總是做一行厭一行,她嚐試過的工作,不會少過十種,由超級市場、糖果店開始,而服裝店就好幾家,售貨員有佣金,收入雖然好,但壓力更大,曾經因為營業額達不到指標而被經理嚴厲責備,打電話回家叫媽媽去買幾百元衣服,最後當然是炒了老闆魷魚。18歲那年到銀行任職出納員,由於不小心,數錢時多付了幾張,要自己掏腰包填補,還被上司訓話,她當時咬緊牙關對自己說,有一天我一定會是妳的上司!

嘉珈麥大畢業,又到蒙大讀法律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大女兒中學畢業後就沒有讓我們操心過她的學雜費,她上預科時,還做兩份工,學業成績名列前茅,以優等生報讀麥基爾大學,不必考試。她讀國際貿易,週末到銀行接聽電話,後來調到分行出任貸款部經理,大學畢業後升為投資部門主管,有自己獨立的辦公室,有私人秘書和兩位助手,每天見客約會由秘書安排。當時她應該是春風得意,財源滾滾,但她就是不滿足現狀,一方面上網求職,一方面約見教授,聽他們的意見,是否繼續深造。我們曾開車陪她去首都渥太華一家著名上市公司面試,對方開出的條件十分吸引人,年薪是銀行經理的一倍,花紅就高達五位數字,但她的教授認為,股票交易,壓力會更大,對一位年青人來說,往往會導致精神崩潰,不值得太早就在金錢堆中打滾。她終於接受了教授的勸告,轉讀法律系,將來可以處理商業法律事務。教授告訴她,如果決定留在魁北克,留在滿地可發展,應該以法語為主,主張她報讀蒙大。

為了學業,她毅然辭去銀行經理一職,其上司搖頭嘆息,認為放棄大好前程太不值得,並再三挽留她,最後答應將她調到專門處理債務糾紛的部門,雖然時間只限週末,但薪金沒減,她有了這張王牌在身,可以放心到大學上課,每週兩天的收入,足夠她應付所有開支。我很欣賞她的當機立斷,也鼓勵她要以學業為重,錢是永遠賺不完的,身體才是最重要的本錢。她得了甲狀腺亢奮頑疾,就是在投資部門日夜搏殺時醞釀的,每天在外面應酬見客,又吃又喝的,才20出頭,何苦呢?

轉眼還有一年就唸完法律,她又開始要找出路了。這路子可真不好走,折騰了足足一個多月。首先,是30幾家律師行到大學物色培養對象,有的擺明只收一人,有的收兩人,如果被錄取,就必須簽約,合約中規定,學生可以獲得律師行提供學費直到畢業,可以獲得一筆金額、一部手提電腦,還享有健身中心全年免費等等,但畢業後就應該履行合約要求,留在律師行若干年,不許擅自離開。女兒一回到家就趕緊搞新的個人履歷表,加上成績表,彩色複印20份,一次過全寄出,又去買關於面試的參考書,一切準備就緒,餌已拋出去,就耐心等魚兒上釣。其緊張的心情,令我們做父母的,也被影響得坐立不安。一個月中連續接到十多家回覆,約定面試的時間表排得密密麻麻,很多課都沒上。通常要過三關,第一關是約見面,第二關是出席雞尾酒會,第三關是一起用餐。

在面試時要回答的問題有時還真離譜:是什麼原因令妳放棄銀行經理一職去讀法律?如果接到一單官司,是資方不肯依法付給勞工賠償金,妳會為資方贏得法律訴訟嗎?妳父親不是法律界出生,憑什麼相信我們會錄取妳?女兒一一作答,當問道「如果加拿大杯葛北京奧運,妳會支持哪一方?」她火了:「體育永遠不應該與政治扯上關係!」「我們說如果」,「我相信加拿大不會愚蠢到拿奧運來當玩笑,所以不應該有如果!」「妳的態度,不適合當律師,在律師眼中,顧客至上,沒有什麼是絕對的,只要顧客需要,就應該走法律途徑,將不可能的變成可能,不合法的變成合法。」

我聽完女兒的牢騷後,告訴她一件事,我有一位新來的工友,是危地馬拉新移民,由職業介紹所推薦,前天沒上班,昨天才回來,問他去哪裡?「坐去牢!」原來他的岳母控告他酒後恐嚇,謂會殺死全家人後自殺,被法官輕判入獄14天,每週末到監牢度過,這就是加拿大,這就是法律。
(2008.04.04《華僑新報》第89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