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8日 星期三

第838篇:《詩言》

本欄自1997年10月31日寫第59篇《詩緣》,15年來以「詩」為題目的隨筆寫了五十多篇,包括:第63篇《詩品》、第65篇《詩友》、第115篇《詩花》、第130篇《詩會》、第156篇《詩狂》、第165篇《詩季》、第166篇《詩路》、第168篇《詩業》、第169篇《詩興》、第170篇《詩展》、第171篇《詩潮》、第174篇《詩盟》、第175篇《詩朋》、第176篇《詩評》、第180篇《詩聲》、第181篇《詩茗》、第182篇《詩誼》、第184篇《詩聚》、第185篇《詩味》、第191篇《詩宴》、第193篇《詩圃》、第195篇《詩約》、第196篇《詩題》、第197篇《詩責》、第202篇《詩夢》、第205篇《詩果》、第213篇《詩癮》、第236篇《詩交》、第270篇《詩刊》、第291篇《詩畫》、第320篇《詩慶》、第321篇《詩訊》、第322篇《詩尊》、第345篇《詩園》、第361篇《詩壇》、第378篇《詩葩》、第382篇《詩筵》、第404篇《詩摘》、第488篇《詩集》、第525篇《詩記》、第527篇《詩穫》、第560篇《詩壽》、第567篇《詩誌》、第594篇《詩景》、第650篇《詩翁》、第679篇《詩誕》、第687篇《詩林》、第755篇《詩聯》、第761篇《詩音》、第774篇《詩旅》、第783篇《詩趣》、第788篇《詩侶》、第819篇《詩敘》,今期第838篇,題目就取名《詩言》吧!

除了上述以「詩」字開頭的五十多篇,其他談論詩詞聯曲賦的文章還有六十多篇;總計大約百餘篇,包括第18篇《押韻》、第23篇《平仄》、第28篇《填詞》、第32篇《錯字》、第61篇《唱酬》、第66篇《絕句》、第93篇《典故》、第112篇《聲律》、第129篇《改詩》、第146篇《詞花》、第160篇《詞譜》、第186篇《談詞》、第187篇《詞牌》、第188篇《入聲》、第189篇《詞律》、第190篇《古風》、第192篇《步韻》、第194篇《用典》、第201篇《推敲》、第203篇《賦話》、第207篇《駢文》、第233篇《知音》、第262篇《結緣》、第266篇《拋磚》、第317篇《研究》、第327篇《賡詠》、第338篇《尋究》、第354篇《文酒》、第366篇《雅聚》、第376篇《入門》、第387篇《嚼字》、第388篇《剖字》、第410篇《雅敘》、第417篇《聲韻》、第424篇《會慶》、第430篇《文誼》、第441篇《吟侶》、第456篇《聯吟》、第460篇《雅會》、第466篇《雅事》、第476篇《拈韻》、第489篇《統計》、第498篇《國粹》、第561篇《樂事》、第569篇《吟聚》、第570篇《鹿鳴》、第613篇《可余》、第631篇《紀錄》、第646篇《雅緣》、第663篇《雅趣》、第665篇《豐收》、第670篇《雅吟》、第684篇《喜訊》、第696篇《正音》、第710篇《吟緒》、第721篇《文集》、第726篇《文思》、第727篇《評點》、第759篇《喜錄》、第777篇《文緣》、第825篇《文事》。此外仍未計譚銳祥壇主數次壽宴、詠雪、詠花、悼念詩友、為詩集作序文等。欲閱讀上述文章,諸君到「無墨樓‧麗璧軒」網頁www.kokchailu.com上之「《麗璧軒隨筆》總目錄」點擊瀏覽。本欄今期以「詩言」為題,詳盡羅列百餘篇談詩論詞文章,是有其特別原因的。

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詩壇》於1999年11月12日開始在《華僑新報》刊登「試刊號」,一連五期後,遂於1999年12月17日開始正式刊出第1期,13年來未曾中斷,發表詩詞逾一萬七千餘首。由於本人長期上夜班,體力勞損,健康欠佳,年齡日漸衰老,精神大不如前,無法兼顧《詩壇》主編之工作,曾與壇主譚公提出辭呈,並獲得他和其他數位資深詩友之諒解,《詩壇》將在近日停刊。星期一那天,赴報社拜會潘潔心社長,與她長談一個多鐘頭,彼此取得共識,決定於2013年以前結束;也就是說,2012年12月28日(星期五)《詩壇第677期》是最後一期。我代表詩會衷心感謝《華僑新報》十三年來給予《詩壇》不遺餘力的支持,感謝《華僑新報》廣大讀者的擁護與愛戴,感謝各位詩友踴躍來稿,儘管這是一份沒有稿費的刊物,他們還是樂此不疲,從未間斷。忝為主編,我會辦好這最後幾期,不負眾望。常言道:「天下無不散之筵席」,《詩壇》完成了歷史使命,劃下句號,但詩會仍然存在,更大的任務正在等著我們去完成,就是出版《滿城賡詠全集》,精裝本,硬紙皮封面,厚上千頁,像一部大辭典,將一萬七千餘首詩詞全部搜集進去,永遠藏於各大圖書館。想擁有這部巨著的詩友,可以認購。每位詩友都有能力出版自己的個人詩集,給後人留點紀念品。詩會出版一系列詩集的夢想,第十本、第十五本、第二十本,這美麗憧憬希望早日能實現。
冰玉詩友來郵:「文由心生,心中有,則下筆輕鬆;心中無,再搜腸刮肚也難成一文。詩詞作為語言精髓,其對仗、整齊、平仄、押韻和精確都不是一般。能有十三年的持之以恆已屬罕見,更難得萬餘首詩,可流傳千古。祝賀各位詩友都有一書在手,於自己、於子孫有所交代。算作筆耕收獲,該滿心歡喜才是。」其他詩友信函和詩作都很悲傷,只有一位用「盡在不言中!」相當中肯!
(2012.11.30《華僑新報》第1136期)